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59)

  明楼脸色铁青。刚才,他似乎被当成了情杀的目标。

  这位叫尼娅的特工只为了她口中的鹰而这样做?他并不这样认为。结合她的神态、措辞、说话语气,他有另一种判断。

  他看向尼娅,嘴角微撇,这样说道:“说这么多话,归纳起来无非就一句:人心不足,蛇吞象。”

  “这算是自知之明?”

  明楼笑了笑,道:“我说的,是你。”

  他捏住明诚的下巴,面孔挨近,在他唇角咬了一口,留下一个鲜明的痕迹。接着抬起眼,悠悠道:“有的东西确然是很好,可惜,只能看,不能动。这滋味不好受,对么?”

  他望向尼娅,微笑着,刻意加多一句:“抱歉,我忘了一点,你没有那个功能。”

 

  尼娅盯着他,眼中先是燃起一簇暗火,片刻后便隐没,对他笑了一下:“你这个人,倒是有几分意思。”

  明楼没有回这句话,只附到明诚耳边,低声道:“这回你还没出来吧?下次再弥补。”

  明诚回以浅浅一笑,轻轻说道:“好。”神情和声音都是无限顺从的。

  那件事情对他而言本来不是必要,然而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喜爱。

  那是一种奇异的体验,温暖而甜美,像是做梦一样。

  在那种时候,即使明楼随意在他耳边说一句话,似乎都可以让他硬。

  而且,明楼的态度在改变。

  明楼在这事上有些像是个孩子,喜欢由着心性而来,但现在却已渐渐会做忍耐。

  就好像今天开始他很疼的时候,明楼怕他不好过,丝毫不动,只以双掌慢慢揉按。等他缓过来了,才开始慢慢插.他。

  他是很能忍疼的,向来也不怕疼,但他不能否认,这样的对待仍然对他有着特别的意义。

  他湿得一塌糊涂,几乎没法坐直身体。

  想要。

  想要亲密接触。

  想要融为一体。

 

  他开始有贪欲,可见人心向来是不足的。

  得了陇,便又要望蜀。

  好像有点克制不住自己。

  明楼这样说话,固然是存心刺激尼娅,但里面的欲.求是真的。

  那样的声音和表情,让一小簇青焰在他身体中无声燃起。

  他其实并不希望他走。

  想要一整晚地跟他做.爱。

  想让他一直插在里面。

  感觉到这样的意欲有些可怕,他伸手轻抚唇角的痕迹,不着声色地敛去了表情。

 

  明楼用的是耳语的姿势,但声音恰恰比耳语音量高出一点,尼娅是受过精英训练的特工,应该能够听得到。

  确定已经把人刺激得够了,明楼才从容起身,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慢慢谈。”

  他开门走了。

  尼娅走到明诚面前。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她从最漫不经心的闲谈开始,她说:“你挺适合穿白色的。”

  明诚向她笑了一下:“你这一身也很不错。”

  尼娅娇甜一笑:“昨天新买的,之前倒是没想到上海也能买到这么合意的。”

  明诚淡淡摇了摇头,道:“虽然是战乱时候,上海到底也是个国际大都会,没什么买不到的,只要有钱。”

  尼娅显出满意的样子:“那就好,我搞钱的能力一向不错。想来日子不会过得太差。”

  “打算长驻了?”似乎不经意地问了这么一句。

  “有可能,不过还是要看情况。”尼娅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接着反问道:“你呢?不打算回去了?”

  “回哪?”明诚笑了笑,仿佛不懂她的意思一般,“这里才是我的家。”

  尼娅看他一眼:“我大概打听了一下你的情况。你在汪的政府做事,想必是以这身份做着伪装了,还一做就是好几年。我不觉得,你会喜欢这样的生活,约束重重,限制众多。”

  明诚轻轻呼了口气:“很多事情,不是以喜不喜欢为出发点的。”

  尼娅却跟着追问道:“那么,如果中日战争胜利呢?你会离开这里么?”

  明诚微笑一下,答道:“这个问题,现在问早了些。”

  尼娅便不再继续问这个,而是转而要求道:“能帮我泡壶茶吗?好久没喝了。”


评论(89)
热度(614)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