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宠攻,虐受,HE。以及,谢绝转载。

【楼诚】威风堂堂(57)

  明诚问道:“先生想吃什么?”

  明楼睨他一眼:“这点小事不用问我。”

  听这口气,有几分不耐烦的意思。

  明诚察言观色,知道明楼心思,便从热乎乎的炒板栗袋子里摸出板栗,纤长手指微动,剥了几颗出来,递过去,温和道:“那么,请先生等我几分钟。”

  温润的板栗热气腾腾,还带着剥它的人身上的一点香味。吃进嘴里,入口即化的香软。

  菜市场这种地方,明楼是不喜欢的。喧闹,杂乱,满眼是人,吵得心烦。

  但他把手里的板栗一口口吃了,在菜市门口等待竟也变得没那么难以忍受。

  而且,明诚说是几分钟,就确然是几分钟。分针走过7小格之后,他就带着几样菜回到车上来,一点不让人多受罪。

  他实在是很体己的。

 

  到了明诚住的地方,明诚先用勺子背压了杯果汁出来,用热水泡热乎了,才递到明楼手上。市面上虽然有榨汁机,但作为外国刚流进来的新玩意,并不是一般人能用的。

  离晚饭做好还要一些时间,热果汁一则先垫垫肚子,二则端手里也可暖暖手。

  明楼踱到书架边上。

  书架看得到明显的木质结构,是拼接起来的,没有上油漆,还保持着原初的态貌。手指抚上去,能触摸到年轮和纹理。看起来应该是明诚自己做的。

  它被构建得简洁紧凑,并不显得粗陋,而是透露出天然的气息。

  书架上的书不多,大约几十本的样子。

  明楼顺着书脊外封一本本察看,基本都是些小说、诗集、画册,没有明显的政治倾向。这是比较安全的选择。

  看到里面夹着一本素描簿,明楼随手抽了出来。

  里面有不少速写的风景,但为数最多的,还是他。他的各种样子。

  行路时,会客时,休息时,用餐时……

  虽然只是用铅笔随手画出,画面依然显得层次分明,光影错落,有种莫名的温柔。

  不动声色地诉说着静恒如一的心情。

 

  明楼从头翻到尾,然后把它合上,毫无偏差地放回原位,就像没人动过一样。

  他将目光投向厨房里面正在忙碌的人。

  橘色的夕照光线透过厨房窗户照进来,洗手池、案台、置物篮、地板,每样东西都被夕照染成了橘色……明诚就在这样的光影里面,披着一身温暖的橘色。

  收音机在播完新闻后,放起歌来。旋律飘进耳朵里,稍觉熟悉。

  明楼想起,这是那天去买表时在宝格丽听到的一首歌,歌手似乎叫周璇。

  歌声低回婉转,宛若轻言细语渗入人心:

  无限柔情象春水一般荡漾

  荡漾到你的身旁

  你可曾听到声响

  ……

  

  空间中弥漫着将近出锅的肉汤味道,是肉香裹挟着姜蒜的沉郁香味。急火快烹不能这么入味,要耐心地熬煮,才能出来这么融合的味道。

  明楼走进厨房,从后面抱住他。

  他不喜欢进厨房,但这个人总能改变他的不喜欢。

  明诚略微侧过头来,问:“怎么了?饿了?”

  “嗯,饿了。”明楼语意双关地这样说道。

  “再一会儿就好了。”明诚笑了笑,神色温柔,细白手指拈了片切好的香肠,轻轻送到他嘴边:“先垫垫。”

  明楼张嘴吃了,问:“这歌叫什么名字?”

  “诉衷情。”

  “诉衷情?”明楼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我记得,你好像挺喜欢的。”仍旧是双关的说法。

  这一次明诚听出了其中的意味,不过他并不避讳,他的嘴唇安静地抿了一下,然后轻轻说道:“是啊,喜欢。”

  “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歌。”明楼慢慢说道。他微微笑了一下,渐渐压低了声音,贴着皙白的耳朵说:“不过,现在喜欢了。”

  明诚耳尖渗出一点红来。

 

  干净的桌布上面,摆上了温暖干净的家常菜。

  青白的莴笋叶,淡肉色的鸡脚莲藕汤,软红的糖醋排骨。还有一小碟切得齐齐整整的香肠,没加多余调料煎炒,只是简单蒸过,散出带着甜味的清香。

  只是看着,便会觉得唇齿生香。

  这世上有一种人,做任何事都能叫人赞叹。

  这餐饭吃完,桌子碗筷都收拾干净了之后,明楼下了命令:“去洗澡。”

  明诚静静望了他一眼,说:“好。”

  这个命令背后是什么意思,是毋庸去说的。

  他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那个不好言说的地方依旧红肿着。

  恐怕承受起来仍是要疼的。

  但,只要他要,他就会给。


评论(154)
热度(692)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