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56)

  在精品店挑了一阵,明楼最后只拣了把梳子。

  他去过明诚家里,知道他的经济状况,自然不会真正为难他。

  梳子这物件,就算是名品,价格也不会高得叫人不能接受。

  而且,是要每日使用的东西。用起来时,便会想起他。

  他要把他在身边揣着。

 

  既然知道了是自己生日,明楼便不打算就这么回家了。他说:“给我做顿饭吧。”

  明诚轻轻开了个玩笑:“吃之以恒。”

  明楼故意沉下脸:“你说什么?”

  明诚转了口风,道:“看菜吃饭。这样的话,我恐怕要先去买菜,家里菜不够。”

  明楼是不耐烦去菜市场的,他什么时候去过那等地方?然而,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他只能随意嗯了一声,表示许可。

 

  车开到半路上,明诚视线突然一凝。他若无其事地跟明楼说:“我想下去买点板栗。”

  这样说完,他便停了车,往路边炒板栗的小贩走去。

  有个外国女孩撞到他身上。

  这女孩不管穿着还是外貌都像个洋娃娃,极其可爱怜人的那种。

  以明楼跟她的距离,看不清她眼中的冷意,只能看到两人的动作。

  明诚将长风衣外套略拉开一点,温柔地将她裹进去,低下头,慢慢吻她。

  寒风萧瑟之中,这副图景相当美丽动人。

  明楼眯起眼。

  几个保镖模样的人从他们面前经过。

 

  她撞上明诚的第一句话就是:“吻我,吻得像一点。”

  她是个货真价实的美人,然而明诚吻她并不因为她是美人。

  她搂住他的脖子,将灵巧的舌头探进去。

  明诚微微一撇唇角,显然不以为然,但还是配合了她。

  那几个人走过去之后,他就轻轻把她推开。

  女孩在阳光下甜甜地一笑,天真烂漫的模样,但说出的话可一点也不:“久别重逢,太冷淡了吧。不过,嘴唇还是这么甜。”她微笑,娇美无比:“多谢款待。”

  明诚无视这种程度的挑拨,也懒得盘问她在这又惹出了什么麻烦,直接问最关键的问题:“为什么来中国?”

  女孩狡黠地笑:“你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对了,你觉得我吻技有没有进步?”

  明诚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丢了个答案过去:“还是那样,尚需成长。”

  他随手买了袋板栗,转身向车走去。

 

  回到车上,他跟明楼解释一声:“遇到一个故人。”

  故人?只怕还不是一般的故人。像是以前合作过的人。否则,不会有那样的默契。

  明楼这么想着,看了一眼他嘴唇沾上的一抹口红。还真是碍眼。

  女孩自己打开车门钻了进来,满脸的天真无邪,报了个地名,说:“送我过去嘛,离这里挺近的。”说完了,她转过头来,对明楼甜甜一笑:“您不会介意的,对不对?”

  这女孩有种让人情不自禁加以疼爱的气质,然而明楼心如铁石,且又知道她这副面孔恐怕全是伪装,自然不会中招。但他对明诚的过去很有兴趣,这女孩既然跟明诚有所关联,稍微听她说说话倒也无妨。

  所以,明楼微笑道:“当然不会。”

 

  只是,明楼低估了外国女人和中国女人的差别。这女孩直接往明诚腿上爬。幸而明诚并不纵容她,一手开车一手将她挡了回去。

“尼娅!”明诚略微侧首,淡淡看她一眼:“保持正常状态。”

  尼娅楚楚可怜道:“坐一下都不行?”

  明诚言简意赅:“自己坐好。”

  尼娅抬起眼睛,用天真口吻道:“要是我不想呢?”

  明诚笑笑,声音里却锋刃暗藏:“你可以试试。”

  尼娅低声嘀咕道:“你变了。以前你都让人家坐你腿上的。”

  明诚轻撇唇角,似是忍俊不禁,实则不以为然:“这话听起来好像我们有非常关系?”

  尼娅玩的是文字游戏。在训练和任务中,坐大腿只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没什么好拿出来讲的。只是,在不明情况的人听来,会感觉较为暧昧而已。

 

“哎,好怀念以前的博伊斯。”尼娅似模似样地叹息一声,真实度有几分只有她自己清楚。

  明楼默默听着,入定一般,并不出声。博伊斯是个俄语名字,翻成中文是狼的意思。他的猜想不错,明诚果然跟苏联是有关联的。他受训的地方,应该的确就是在苏联。

  尼娅从钱包里掏了张照片出来,手指在上面轻轻抚摩,显出几分怀念的意味:“还是这样的博伊斯比较可爱。”

  明楼目力凝聚,看到了那张照片。穿着校服的头发乌黑眼睛漆黑的男孩子,懒洋洋地半身倚在画架上。浅灰色的毛衫,黑灰色的短裤,藏蓝色的长筒袜,黑皮鞋。后腰略微露着一点凹窝,是细得只有一握的,半截大腿光着,线条优美秀气。嘴里含着根棒棒糖,将一边的腮帮撑得鼓起来,侧着半边脸,下巴尖尖的。整个人望上去哪儿都是软的,似是还没睡醒,有几分迷糊的样子。

  鲜嫩得能滴出水来的青葱。是他来不及参与的、属于过去的明诚。

  虽然在他想来,这副模样多半也是伪装,因为他从出生后就被剥夺了天真的权利。不过,他演得那么像,那就看起来着实是娇嫩无邪的,让人不自禁想咬上一口。

 

  临下车前,尼娅甜甜笑着,问:“我唇膏的味道好吗?好容易才找到这款海芋香味的。”

  明楼本来眉头锁着,此时却忍不住微微一笑。

  尼娅会特意去寻找这种唇膏,当然是因为明诚流露过对这香味的喜爱。

  而明诚为什么会喜爱,那答案他心知肚明。

  明诚扫了她一眼,语声轻淡:“不适合你。换一款吧。”

  尼娅下了车,意味深长地一笑:“上海很小,我们还会见面的。”

 

  待到尼娅走了,明楼从斜后侧盯着明诚的嘴唇。他淡色的嘴唇上多了一点鲜润的红,是真招人,也是真碍眼。

  虽然明白身在这个行业,身体便不能是自己的,而是武器的一部分,但,还是会不快。

  明楼若无其事地吸了一口气,将郁意压下去。

  他不能发火,那样太不成熟,也没有道理。

  他从兜里掏出一条手帕,递过去,说:“沾上了。擦掉。”

  其实明诚也有手帕在身上,但明楼不要他用那个。他要用自己的味道抹掉别人的味道。

  明诚接过去,将嘴唇上的唇膏痕迹抹去。

  看着他擦完,明楼直截了当下了命令:“丢了。”

  明诚便开了窗户,将手帕丢出去。它刚落到地上,就有一辆车开过,不偏不倚地从上面痛快碾过去。

  明楼这才往座椅靠背上一靠,仍是岿然不动的样子。


评论(93)
热度(625)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