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43)

  没有回答。

  睫毛微微扑簌几下,明诚仍旧闭着眼睛,像睡着了一般。

  明楼心底暗叹一口气,知道最好的时机过去了。

  他的问题启动了明诚的防御机制。

  明诚不会再像刚才那样,在颤抖中不自觉地用脸颊轻轻蹭他的手掌,对他无限依赖。

  明楼走出去,对门外的李秘书说:“去找辆车,送他回家。”

  然后,明楼离开医院。

  明诚这样,他当然不可能全然无感。他从没见过明诚这么脆弱的样子。

  但是,如果事情是假的,心疼和怜惜就会变得像个笑话。

  你不能奢求一个被欺骗的对象轻易放置情感。

  直觉上,明楼始终觉得,明诚生病背后绝对不单纯。

  而且,他要操心的事实在太多了,没有多耽搁的余裕。

  他订的计划是双管齐下的,为了加大成功率,中共和军统都要出手樱花号专列的行动。军统这边,明天要出任务的是明台。明台虽然是他的弟弟,但既然来到了上海,成为了他的下属,他只能狠心地叫他去出生入死。

  明天何其凶险,稍一不慎,九死无生。

  若明台真有个万一,他要如何去面对明镜?

 

  明诚起初还有几分清醒,只是身体绵软无力。

  明楼的气息始终裹着他。他意识到自己被明楼抱着,从办公厅出来,然后,在车上,在医院里,明楼一直抱着他。

  他其实非常辛苦,只是他不能说。

  所有的症状都是真的,是服用特定的药物造成的。粉碎计划定在明天执行,他需要混上樱花号专列。那么,他的缺勤就需要合理的理由,事后被人追查起来,有大量的人证、物证以兹证明事情跟他无关。

  否则,他一向出勤记录良好,偏偏在专列出事时请假,未免也疑点太大。

 

  他已经疲惫得太久,并无任何人可以依赖。

  当身体难得软弱下来的时候,精神防线不可能严密得毫无缝隙。

  空气里全是明楼身上的味道,这味道像一张遮天盖地的网,密密地覆盖下来,叫人无处可躲,只能被拘捕。

  明楼一直绷着脸。这既是演给其他人的戏,恐怕也是明楼内心情绪的体现。

  明楼不可能多相信这件事情。明楼对他的能力了解一二,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认为他的病倒正常自然。

  他的起意不是为了骗明楼,而是为了给自己造人证和物证。不过,在执行的过程中,明楼也成了他欺骗的一部分。

  明楼会对此感觉不豫,也是自然的。他虽不愿意骗明楼,但到底还是骗了他。

  如果换成一个性格暴躁的人,说不定还要掐着他脖子对他吼:你到底想玩什么?

 

  明楼虽然生气,但并没有发作,仍然照顾他。

  不管这照顾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它都是一种馈赠。

  他对这份馈赠心怀感激,和愧疚。

  他心知肚明自己给对方带来了麻烦。

  明楼天生有种迷人的味道,当他沉着一张脸、嘴唇抿成一条线的时候,只会更加诱人。

  像一种难以抗拒的召唤,他在渐渐昏沉的恍惚里一直凝视着明楼的脸。

  敬意和迷恋在胸口发酵,他甚至想要像一只小狗一样,用舌头去舔明楼的掌心。

 

  不知怎么,在漂浮的意识里,他竟然又重新看到了桂姨,年轻时候的桂姨。

  他好像又变回了那个小小的阿诚,只能无助地看着她拿着藤条步步逼近。

  他非常害怕。

  然后,明楼出现了。在那个总是一片漆黑的世界里,唯有明楼是发着光的,神一样的面目。

  明楼抱着他,安慰他,用最温存的动作和最柔和的语气。

  宛如神迹。

  当那句“你是谁”入耳的时候,短暂的神迹彻底湮灭,露出事情背后森冷的本质。

  神或许会偶尔抵临人间,但到底会回归琼宇,不可能长留于世。

  他们之间,终究是各有各的身份和阴霾。彼此最黑暗的部分,永远无法与对方共享。

 

  站台上军警林立,戒备森严。日本军人的刺刀,一排排铮亮地对着天。一片白烟袅袅升起,笼罩在月台上,汽笛长鸣,哐啷、呕啷!一辆专列缓缓地进站。

  明台拎着皮箱出现在月台上,他看见一名身材修长的女子正在后面的车厢门口接受开箱检查,隐隐听见她用日语介绍自己的身份,她叫千代惠子,是一个私人随行医生。

  明台不自禁多看她一眼。她的五官平淡无奇,却有种端丽的古典仕女般的味道,是这时代里早就消亡了的气息,像从俳句里走出来的人物。

  似是察觉了他的视线,那女子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不知何故,他隐隐觉得,那双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忧伤。

  他们都顺利地通过了检查,上了车。

 

  千代惠子走进列车员的车厢。要等到了镇江,中村千树上车后,她才能换到贵宾包间。非常严格的身份甄别措施。

  找了个包间坐定后,千代惠子通过包间的窗户,默默看着外面的站台,目光所及处,是陆续上车的官员。

  化妆技术可以使得一个人完全变成另一个人,让人完全辨认不出原本的面目。

  这是青瓷伪装出来的假身份。

  除了应用化妆改变脸型眼眉形态外,他还修改了一些基本特征。他的眼睛里贴着隐形镜片,将瞳色改成了浅栗色。身上涂了层胶液,以使得皮肤和女性一致。发型用的是真人头发所编织出来的假发,拟真度极高。颈部以一条素色的丝巾作为配饰,掩住喉结。假胸是用硅胶做的,即使被人碰到都会有真实的触感。

  这些都是简单的,唯一麻烦的是声音。这几天他都在吃一种药,慢慢改变声音的药。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在办公厅里伪装嗓子哑的缘故,因为他的声音每天都在变。现在,他开口的时候,虽然还有些低沉,但已经是女子的声音。

 

  他回想着刚才在站台上看到的那个乘务员。他一眼就看穿了乘务员的化妆。那分明就是明台,跟明楼办公桌上的那张照片里一模一样。

  他立刻明白了,明台已经成为军统的特工,要参与炸毁樱花号的行动。

  难怪那一天,明楼会那样愤怒痛苦,原来明台被人带走,是要他去做特工的。稍不谨慎就会万劫不复的工作,明家已经有一个人在做了,竟然还要搭上另一个。

  印象中,明台很贪玩,性格也有些冒失,当然,是很聪明,可是,这样一份需要无限谨慎和小心的工作,恐怕并不适合他。

  那么,为什么要是他?为什么即使用抓走的方式,也一定要他做这事?

  莫非……?

  他想到了一个最可怕的可能。他们是不是一开始就想要牺牲明台?

  军统的作风他多少知道一点,他们是不介意用棋子去填,从而达到目的的。 

  那么,明楼怎么办?

  明台会出这个任务,一定是出自明楼的授意。也就是说,他现在是明楼的下属。以后,明楼也会继续命令他去做许多事,甚至让他一步步入坑,恐怕都得由明楼亲自筹划、亲手实施。

  明楼……他默默念着这个名字。

  需要有怎样坚忍的心志和非凡的克制,才能涉过这片浊黑的深海?


PS,身高请忽略演员形象,想象成170吧。程锦云原著里就是身材修长的女子

评论(93)
热度(625)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