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41)

配图是穿着明楼制服的明诚,明诚是没有三颗星的,明楼才有

  明楼不敢见明镜,理由很简单,明镜决不会接受他当汉奸的事。

  但他既然在上海为官,便迟早会有被明镜知晓的时候。明镜终于找了过来。

  “大姐。”明楼站在明镜跟前,低低地喊了一声。

  明镜看着明楼,问:“你回上海多久了?”

  “一个多……”明楼张着嘴还没说完,明镜扬手就是一记耳光。把他嘴里那个“月”字生生打回肚里去了。

  “姓汪的当汉奸,你也要跟着她走是吗?”

  “明楼不敢。”

  明镜隐约听到浴室方向传来水声,面色一变,疾言厉色:“你还真的跟那个女人搞在一起了?”

  她快步向浴室走去。

  “大姐,那里面不是汪曼春。我真没敢跟她在一起。”明楼试图截住明镜。

  明镜头也不回地冷着脸,说:“还敢巧言令色!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真没骗您,里面是……”

  明楼话没说完,明镜已经一把将浴室门打开。

  然后,明镜呆住,反射性地立刻关上门。

 

  明镜虽然年逾40,但她扶弟守业,始终未婚,哪里见过这等画面。

  干净漂亮的年轻人,滴水的头发,濡湿的胸膛,下面只得一条浴巾。

  明镜面上染红,声音低下去:“他是谁?”

  “我的秘书。”

  “怎么不先讲清楚?”

  “您也没给我时间讲清楚啊。”明楼陪着笑,顺溜地卸责。

  他其实没怎么拦,也没真心劝。浴室有水声这种事情,明镜不亲眼看个究竟,怎么可能相信他和汪曼春没有瓜葛。何必枉费口舌?让事实说话就好。

  至于画面太超过,他也不怎样担心。以明镜的嗓音,明诚肯定听得清外面状况,会做些准备,不致让场面太尴尬。

 

  明镜定了定心,问道:“秘书怎么会在你这里?”

  “今天在路上遇到了一群进步学生,车子和人都……”明楼没将话说完,一是给自己留点面子,二是有意留白让明镜多少有些心疼。

  明镜心知他肯定是被学生用西红柿鸡蛋一类招呼过了,心里软了几分,但面上只冷笑一声,道:“那是你活该!他们怎么没在你头上开个坑出来?”

  “是、是……”明楼做诺诺状。他明白,如果辩解,只会让明镜更生气。只有顺着她的声气,才能慢慢安抚住。

  “你今天回家吗?”

  “自然要回。”明楼十分恭敬。

  “算你明白。”明镜转身出了门。

 

  明镜走了,明诚才走出来,他清楚明家人的谈话不是他该在场的,所以一直空开着水,在里面候着。

  沐浴过后,他穿着一身明楼暂借他的制服,本来是宽松了些,但武装带系好后,仍是英气笔挺。

  像一株乔木,冬日里依旧不改形容。

  明楼坐在带两个副位的长沙发上,他就在副位上坐了下来,说:“看来这一回,您家里是真挺生气的。”

  “很正常。今晚回家后才是重头戏。”明楼神情自若,全看不出刚被掌掴过的模样。

  “要进小祠堂?”

  “必然的。有些话,我大姐肯定要当着祖先遗像讲,用列祖列宗来压一压我。说不定,还要动用家法。”

  “看来是要演一场‘三娘教子’?”

  “戏码在她手上,唱本在我心里。”

  “您打算唱哪出?”

  “‘大保国’怎么样?”

 

  明诚皱眉,单单一个明镜的压力,不至于让明楼如此冒险。

  明楼知道透露身份背后的风险,但仍这样决定,那么,必然有悬顶压力,使得他不得不为。

  他有必须让明镜知道的理由。他需要明镜帮他做些什么。

  明诚不答反问:“她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想了一想,他说:“是炸药吗?”

  军统肯定有能搞到炸药的途径,但在沦陷区,形势瞬间万变,中间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使预定的事情无法完成。

  明楼无声颔首,对他举一反三的能力没有丝毫惊奇:“我这边的中转渠道出了点问题,炸药要半个月后才能到,那时就太晚了。”

  明诚沉默片刻。固有渠道出问题的话,短期内明楼不方便去开辟新的渠道,在这样敏感的时期。以明楼的高位,去沾军火的事,出事后太容易被查到。

 

  他思考一会,下了决心,看向明楼,道:“如果您真想问我的意思的话,我的意见是两个字:不要!”

  “怎么说?”

  “您应该很清楚,哪种人最方便被人探问到信息。是心高气傲且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一旦有突发事态,被有心人激得几激,便极容易脱口而出一些信息。您的大姐恰好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她一定不愿意您出事,也绝不会有坏心,但性格是那样,无法改变。所以,她知道得越少,对她越安全,也对您越安全。”

  “虽然如此,但是,时间太紧……”

  明诚一字一句,声音清晰:“炸药的事情,我有渠道。”

  明楼立时向明诚看去,他触到一双漆黑的眼睛,尽深处雪水一般,亮得像能通往另一个世界。

  他问:“可靠吗?”

  “我会亲自去提货。但是,需要钱,不能叫人家吃亏。”

  “几天内能到手?”

  “不会超过五天。”

  明楼问了下数字,只比正常价格略高而已。他点头应允下来。

 

  明楼没起探问渠道的心思,这对哪条线来说都是秘密。所以,他并不知道,明诚要因此承担的风险,比起他原来向明镜求援的选择,是双倍的。

  明诚在慈善晚会上着意尽心,当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为着人家的物资。

  有些东西正常的手续基本无法获取,不是光用钱就能搞得到的,得有相应的地位和人脉,才能由别的途径到手。慈善晚会上的那个女人,就是这样一个特权阶级。

  他知道她订了一批药品,原打算跟她通融一下,用稍高一点的价格,叫她让一点给他。

  但既然情况有变,他就将原订计划从医用品调整为了炸药。她拥有矿山,有炸药储备。

  这样做,当然有风险。首先,要有足够合理的理由,能将人糊弄得过去。同时,事发之后,还不能叫她联想到自己身上。

  相比较而言,倒是这条路风险更大。毕竟,明镜的性格虽然容易无意中漏口风,但到底是会尽量保护自己弟弟,多少会小心在意。

  而他跟别人却没有这样深切的羁绊。

 

  然而,他并不犹疑。

  这次的事情实在太大了,一旦那么多的日军高官被一锅端,事后追查的力度会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

  明楼负责沿途安保事宜的话,一定是日方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

  日本人从来不会真心相信中国人,尤其是对汪伪官员这些轻易投靠过来的软骨头。

  明楼的身份,实在不宜让明镜知道。万一日方从明镜处诱引呢?万一汪曼春刻意刺激她的宿敌呢?

  不可以留下这样的弊端。

  如果事成后日方追查起来,实在要搭上什么人的话,他更宁愿是自己。

 

  明诚起身,走到落地窗边,由半开的窗口望出去,说:“起风了。”

  阳光已显露出行将败落的迹象,在他身上投下所剩不多的光影。

  单薄的身体像是能被轻易卷走。然而,风过时,他身上熨烫过的制服十分笔挺,连一丝褶皱也没被带起。

  似静待的标枪一般,宁静优美。

  明楼接口道:“看来,是要变天了。”

  明诚转过头来望向明楼,目光温柔沉定。

  数点碎金吻在他的眼睛和嘴唇上。他轻道:“是啊。”

评论(87)
热度(650)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