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32)

  明诚跟一人寒暄完,走过来,顺着明楼视线望过去,笑了笑,说:“我刚见到他时也觉得惊奇,竟然有人能跟我长得这么像。”

  他视线黯了黯,想到这么多年了这人也没怎么变过,仍是这样稚气未脱的模样。像是时光都不忍心在他身上拉长年轮。只是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

  他跟明楼解释道:“他叫许一霖,从小就体弱多病,连学都不能正常上。医生很早就断言了,他活不过25岁。”

  过于美好的,便往往不能久存。

  至于其他的,明诚便绝口不提。

  比如,他其实并不是少女。

  比如,他从出生起就是天阉。

  比如,他为了成全爱着别人的妻子而跳水自杀。

  比如,他被人救起后却又惨遭暴行。

  幸而,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

  也幸而,他遇到了荣石。

 

  明楼又吃了一惊。难怪这人身形削薄得不似真人,眉间又隐隐萦回一段忧郁之色。

  但奇异的是,那张脸上的笑容却非常真心,好像对这世界十分满意。

  明诚问:“先生想认识他吗?”

  他引明楼过去,给他们做介绍。

  他知道明楼会想要结识一霖。

  如同镜像一般,一霖更符合明楼记忆中的阿诚。

  不沧桑,不冷硬,不黑浊。

  明楼记忆中的阿诚,跟现在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端。

 

  许一霖见了明楼,微微一笑:“你是明楼。”

  明楼讶然,不止为这句话。

  这个声音也有明诚当年味道。但他面上不露声色。

  许一霖伸出手来,样子是羞怯的,却问了句大胆的话:“要请我跳舞吗?”

  他的手亦跟明诚相差仿佛,毫无瑕疵的美。

  明楼用握惯了枪笔的带茧手掌执住了这只手。

 

  明诚随手拿走侍者托盘中一只酒杯,未待浅酌,一个跟明楼像足了八成的男人走到他身边。

  荣帮的少主,荣石。

  “他就是明楼?”

  “一霖都认得出,你自然更不成问题。”

  “他的确跟我很像。”

  “你更好看些。”

  “难得你这么诚实。”荣石理所当然地收下赞美。

  “第一次有人这么说。”

  “我不喜欢他跟一霖跳舞。”

  “你的占有欲一贯旺盛。”

  荣石不以为然:“占有欲又不是什么错。”

  “的确。毕竟一霖甘愿被束缚。”

  “你说得我好像坏人。”

  “难道你是好人?”明诚轻轻跟他碰一下杯。


  荣石望一眼大厅中央,皱起眉头:“我总觉得他对一霖不怀好意。”

  明诚一笑置之:“不至于。”

  “为什么这么笃定?”

  明诚略仰首,嘴唇轻沾一点红酒,然后放平杯子,微微一笑:“你可没付我顾问薪酬。”存心叫他着急一会。

  荣石另辟蹊径:“那就凭着我们之间友情,免费一次。”

  明诚不再为难他:“人会照镜子,但不会想要钻进镜子里去。因为但凡有理性的人都知道,镜子里面,并非现实的世界。”

  “这话也太深奥。”

  “总之,我向你这位园主保证,一霖安全无虞。”

  荣石感觉自己似乎被揶揄。

 

  他转而戳明诚软肋:“听一霖说,你喜欢这个男人。”

  明诚不否认:“一霖不会说谎。”

  “可我觉得你完全无所谓。”荣石旁敲侧击。

  明诚轻轻抿一口酒:“我不擅长控制人心。”

  荣石了然:“你不愿意束缚他。”他看他一眼,又道:“有时我真好奇,你什么时候会愤怒着急。”

  “或许,当你的帮派要垮掉,我失去一份饭碗的时候。”

  荣石佯怒:“说点正经的。”

  明诚望向大厅内醉酒笙歌的人群,多少人今夕不知何夕,不解自身之可悲。他饮尽杯中残酒:“没有酬劳的情况下,没人有义务解答他人的好奇。这世上,恐怕只有一霖永不会让你失望。”

  许一霖会回答荣石所有的问题。

  他天真得不懂得掩饰,而且,半点也不想拂荣石的意。

 

  荣石深以为然:“我的幸运。”

  明诚拍拍他肩膀:“好好珍惜。”

  “说来奇怪,你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我只将你当朋友。”

  明诚浅笑出声:“你试想象看看,我亲昵地将头埋进你怀中。”

  荣石略微一想那画面,立刻一阵恶寒。

  “人和人走到一起,不是相似,便是互补。一霖像兰花,需要水,需要肥,需要光,而你最爱给花浇水施肥。若换成别人,纵然面貌相同,也绝不可能合拍。”

  “那么,你是什么?”

  “我?”明诚将空酒杯放回托盘上:“杂草吧。”

  不需要谁来呵护。并且被践踏了也无妨。仍会重新立直。

 

  舞池中,明楼问许一霖:“为什么会认识我?”

  许一霖向他身上望去。在他看来,这人虽然面貌和荣石相似,但并没有那股勃发英气,身体又有些发福。一时半会间委实无法判定,明诚为什么会喜欢这个人。

  但他想,明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就像他会觉得荣石是世上最好的人一样,明诚心中,只怕也觉得这个人好得无以复加。

  他告诉明楼:“我十五岁的时候,就知道你。那时候,明诚是我的伴读。”

  明楼略挑一下眉毛,原来是因为明诚。

  由伴读这个字眼,他也立刻悟出,耳中听到的低沉悦耳的声音并不是变声期的缘故,而是因为,对方其实不是少女。

  不过明楼不关心这个,他只问:“他跟你提起我?”

  “那时候,我们无话不谈。”

  “他说我什么?”

  “明诚说,如果没有你,他大概活不到能够离开上海的时候,更不可能开启心智。他说,你是最初的那个让他看见天空颜色的人。”

  “他为什么会活不下去?”

  “他的养母一直将他当成小奴隶,每日虐待,经常没有饭吃却还要在明家干活,饿昏过去,就是一顿饱打。他每天夜里睡在冰凉的地上,常常想去死。唯一的希望就是亲生父母有一天会来找他,能够有一个自己的家,可是后来知道那全是痴心妄想。”

  “所以,他感激我?”

  “不只是感激。他勤于练字、记文章、问问题,固然是因为向学的心,但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那是唯一可以陪伴你的时光。”

  明楼听着这个有着明诚颜貌的陌生人将那些过去徐徐道来。

  “在上海重逢之后,我发现,他变了很多,好多话也不会再跟我说了。可是我知道,他还是和从前一样,照顾我、关心我,就算遇到危险,也依旧不变。”

  “你遇到过什么危险?”

  “两年前,我在爱多亚路大世界附近,空中坠下两枚炸弹。那时,我刚好遇见明诚。他用身体保护了我。他吐血受伤,而我却没有事。”

  明楼想,那应该是淞沪会战的时候,国民党空军的巨型炸弹误落下来,伤亡2021人。

  “我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说,因为我需要它。我又问他,那他身边有这样的人吗?他咳了一声,吐了一口血,告诉我,他不需要。”

  明楼沉默一会儿,问:“只说了这些?”

  “我还问了他,是不是还喜欢以前那个人。他笑了一下,告诉我,这不是一个问题。他要我抬头去看头顶。他说,即使在这样混乱的战场上,天空的太阳也只有一个。”


评论(119)
热度(816)
  1. 诗酒趁年华眉衡 转载了此文字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