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25)

谍战的皮,小言的核,雷人的推理,四个不要脸的人,三个表演艺术家


  会春居是一家日本料理店。

  明楼到的时候,南田和高木已经候着了。

  “抱歉,我来晚了。”

  南田洋子笑道:“哪里。是我们来早了而已。”她向明楼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又对明诚说:“明诚先生也一起坐吧。”

  南田洋子为明楼和高木做了简单介绍,高木微笑着对明楼伸出手来:“久仰明先生大名,幸会。”

  来了,明楼想。

  明楼不慌不忙地握上他的手,满脸笑容:“我也是久闻高木课长威名,可惜不得亲近,深感遗憾。”


  明楼初次跟高木正对面,这才完全看清楚这个男人。

  这位日本军官从内衬到风衣一色纯黑,全身上下没一点杂色。五官如同刀削般深刻,坐在那里,如同青松一般,有种卓尔不凡的气度。

  非常出挑的男人。即使让他置身在人群中,也一眼可以识别。

  高木一面往杯子里倒酒,一面说道:“我听说明先生到上海以后,为了稳定上海经济,鞠躬尽瘁,做了不少事情。可惜适逢我被调任,没有机会跟您做感情上的交流。”

  高木举杯,微笑:“借这个机会,我敬您一杯。”

  两人碰了盏,各自将一杯饮尽。

  高木问道:“明先生日理万机,不知日常可有什么爱好、消遣?”

  南田在旁搭腔道:“看来高木君果真是有心好好结交明先生,这话可没问过我。”带一点嗔意。

  这语气腔调,当她乔装成中国女子时,只怕听着会叫男人十分腿软。

  这位生于上海的日本特工13岁被送回神户间谍学校学习,然后返回中国伪装成女学生执行任务。在身份曝光前,不少南京军政大员都曾中过她的红粉陷阱。她窃走了许多重要军事情报,谋划了不少秘密活动,其中甚至包括两次谋杀蒋中正的行动。

  她以自身的女性特色,不着声色地柔化了这个问题。


  这问题明楼早有准备,当下借此侃侃而谈,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一心为新政府办事的忠贞之士:“明楼自来到上海之后,见上海经济低迷,只觉肩上责任十分重大,心中常自深思要推出怎样的金融政策,才能扭转局面。然而这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明楼每天殚精竭虑,兢兢业业,唯恐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到现在,也就是国库券的事情有所转机,其他的都还没有怎样顾及,路漫漫其修远兮啊。所以,现在的我还真没什么捡起个人爱好的时间。我以前年轻的时候,倒是很喜欢骑马,有空会去乡间打猎。”

  “明先生应该马术不错?”南田问。

  “当着您二位,明楼不敢托大。不过,寻常烈马,不在话下。”

  “打到过些什么猎物呢?”南田显出小女孩似好奇神情。

  “鹿、獐子什么的,都打到过。明家在乡间也有别业,打了猎物回来就可以叫人整治了下酒。”

  南田笑道:“有趣!可惜高木君爱好的是音乐,在这点上可能跟明先生没什么共同语言了。”

  对过身体特征之后,这是要往音乐会上引了,明楼想。

  明楼顺着南田说:“我平常偶尔也会听些莫扎特。”

  “昨晚有场音乐会,明先生知道吗?”

  明楼语气转为沉重:“知道。我还听说,音乐会上发生了一起不幸事件。”

  “如果明先生去了,以明先生的慧眼,说不定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明楼苦笑道:“明楼是学经济的,虽然担着特务委员会主任这个名头,但南田课长也知道,实际的事情都是汪处长、梁处长在做,明楼也就是枉担着个虚名罢了。就算去了,只怕也没多少用处。何况,我昨晚也还有要事在身。”

  “明先生晚上还在忙?”

  “不瞒南田课长,我近日在忙发行国库券的事情。但凡经济的事情,就不能光由个人意向而定,得有数据支撑才行。所以,我要等着中储银行的一份报告,才能定下下一步的决策。”

  “明先生一个人在等?下面的人呢?”

  “当然不是,明秘书陪着我。”明楼轻轻按了按明诚的手。

  明诚回以温柔的一笑,再看向对面,配合道:“是的,我陪着明先生一起。”


  南田浅笑着,用一种“我能好奇一下吗”的神情看着明楼。

  明楼扶了下眼镜,咳了一声,道:“这话说来有点不好启齿。在等待的时间里,我也稍微做了一点私事。”他将视线转向高木,语意暧昧:“高木先生身为男人,应该明白的。”

  南田略显俏皮地一笑,调侃道:“高木君可未必知道,他啊,可是出了名的眼里只有工作,不近女色,也不近男色。”

  明楼笑了笑,用过来人的语气说:“若是整天琢磨这事,那自然不行。但在工作之余,稍微放松一下身心,还是可以的。”

  明诚眼睫低垂下来,在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落下淡淡的阴影,手适如其分地略微一抖,筷子落到了桌子下面,靠近高木那一侧。

  高木低身将落筷捡起来,看到了他的脚。

  进房间是要脱鞋的,所以现在明诚脚上只穿着袜子。

  他穿的袜子不是高口的,坐下来的时候,裤脚折曲起来,会露出一截脚踝。

  在近乎透明的皙白上面,有两处红色的痕。

  像是两个镣铐,一边一个地缚住。

  高木看了一眼,便可确认,那是长时间的圈握造成的。

  那鲜嫩的伤痕是记录着时间、承载着温度、复现着画面的。


  高木在心中衡量了一下明楼的手掌尺寸,那的确是对方的手能留下的痕迹,长度和宽度都能对应得上。

  它们压上去,收紧,把这两只脚踝拉高、固住。

  随着情事的进程,手掌的力量渐趋沉重,到达极点的时候,男人会不能自控地留下最深的力道。

  这股力量最终在薄韧的肌体上沉淀下来,外现为两处鲜明的伤痕。

  两处伤痕的深浅、色泽相差仿佛,说明持续时间一致。

  那么体.位应该是正常位。骑.乘位、后背.位都不太可能。

  时间……应该在三十分钟左右。

  男人做一次的时间,从几分钟到十几分钟不等,顶多二十多分钟,通常不会超过半小时。那么,他们至少做了一次,可能持续二十余分钟。


  除了这种较深的伤痕之外,还有较浅的一种,在脚踝内侧。应该是肢体的长时间摩擦造成的,且要皮肤很薄,才能显得出来。

  依然是正常.位。腿挂在腰上的时候,而在内侧留痕。

  一般这么做,是不会有痕迹的。会有痕迹,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时间较长;第二,情绪较高。

  没有二三十分钟,不会有这种痕迹出现。

  那么合起来就是两次。都是正常位,姿势只有少许的差别。

  以渐进模式来推测,第一次,腿是挂着腰的。第二次,腿是被钳握着……扣在肩上。

  整个时间估计在四十到五十分钟。

  两次同样的体位是比较少见的,这说明行为实施者对施受者抱持着一种复杂的感情。所以,才会用牺牲部分快.感的方式,不想错过任何对方的表情。


  高木唤人进来换过筷子,问了个问题:“明先生,是喜欢明诚君吗?”

  明楼心下电转,高木不会无缘无故问这样的问题,如果他的答案跟高木判定的不一致,那就说明他在试图说谎和隐瞒。

  那么,高木所判定的答案是什么?

  他看一眼明诚。

  明诚同步地套入高木模式,快速思索。片刻间他就给予了明楼回应。

  于是,明楼从明诚眼神里读出深沉而复杂的感情。

  这就是他递过来的答案。

  明楼明白了,立刻开始考虑措辞和表演方式。

  他苦笑了声,说:“老实说,像我这样年纪的人,若认真说什么情情爱爱,未免脱离现实,太不实际。爱来爱去是年轻人的事情。不过,明秘书对我而言,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毕竟,我们以前就认识,他小时候,养母在我家做帮佣。有那么几年,我几乎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后来他们母子俩离开明家,好多年不见。再见面时,他已成了这么聪明能干的样子。有时候心里真不免感慨,有点像是那些过去的日子又回来了。虽然我也明白,时光不可能重回。但是,人总是会有幻想的时候。有的时候,偶尔纵容一下自己,也未尝不可。毕竟,在这样的时世里,谁知道自己未来会如何呢?不如抓住当下,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十分真挚,几乎连自己都能骗过去。


配图,料理店里的高木

评论(137)
热度(708)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