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23)

  走出明楼办公室的时候,他不无疲惫,胸中有物盘亘淤积,无处可去。

  但他依然一步步走得很稳,背脊挺直,不叫人看出任何异常。

  进了自己办公室里,在桌前坐定,他放平呼吸,用毛笔一连写了几张“定”字,由笔划的慢慢书写间渐渐澄神静虑,开始自审自己不当的言行。

  在他们的训练体系中,有对力量的追求,也有对心境的打磨。不修心者,力量再大,也不能充分适如地发挥作用,而且容易心态失衡变得疯魔。

  以往在训练基地中,有的人甚至在雪山上一待就是数月,只为了磨砺自己的心。险境、逆境、困境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奖赏,可以借助它让心在一遍又一遍的打磨中剔除杂质,变得通透澄明。

  他在修心上要走的路还很长,连入静都不能时时保持,不仅要自我暗示,有时还要借助外部手段,比如写字。

  方才跟明楼说话时,他的情绪实在称不上稳定。说出的话未经计算,到后来,已完全是情绪宣泄。

  这是应该避免的。他不该如此失态。

  被自己国土的侵略者灌注鲜血,而且还是一个手上不知沾了多少国人鲜血的刽子手。这当然是件恶心又怪异的事。但仔细想来其实没什么可抱怨,他还应该感谢对方。如果没有那些血,他应该会死,不可能活到今天。因而,不该以个人感受的好恶,而去否定事情本身的正面意义。

  这个世界混沌浊乱,所以更要“定”,即心内清楚明了地安住。不可主次不分,不可随意动摇。

 

  明楼站在窗户前面,平复自己呼吸的频率。

  他觉得,自己是有些失态了。

  他其实不应该那样苛责明诚。明诚做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明诚有自己的底线,当然不会跟侵略者有什么实际的关系。

  他那么聪明,一定避得过去。

  之所以会有所动摇,是因为没有料想到,亲眼看到那个画面会对自己造成的冲击力。

  跟日本人发生工作之上的交集这种事情,他之前觉得不太可能,现在却觉得,要重新推断。

 

  日本军官其实不会太把他们这些人当人看,基本是当作狗,会摇尾巴的那种。

  不管愚蠢或者聪明,本质上,都只是狗而已。

  就算客气,视线深处的那种轻蔑感仍是挥之不去的。

  那种高高在上、生杀予夺的轻蔑感。

  但高木注视明诚走上楼梯的方式不是这样。

  是一种带着迷惑意味的沉郁感。

  那可不仅仅是看一条狗。

 

  输血这事,更是怪诞荒谬之极。你能想象人给狗输血吗?

  何况这个人还是个面不改色杀人无数的日本情报部门军官。

  在这种人眼里,中国人只怕连狗都算不上,只是蝼蚁而已。

  他怎么可能做出在他心中屈尊降贵的事?

  只会加害的人,什么时候……会去拯救谁?

  在这个人内心深处,只怕是对明诚怀有一种微妙的、连他自己都不能解读的感倩。

 

  这是件好事,意味着明诚有可能从他身上得到更多的信息。

  可惜,他已经被调职到北平,否则还能更有价值。

  只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明楼心底有股似乎压不住的气血浮动之感。

  他不怎么愿意想象那个画面。

  一个日本军官的鲜血注入明诚的身体。

  他们因此而有了脱不去的关系,以血濡浸而建立起来的联系。

  白色的空彻中,相邻的两张床上,两个人的身体密切地联系着。

  通过一根管子,那个人的一部分进入明诚的身体,以最近的方式触碰他的内里。

  而明诚只能安静地躺在那里,被动地接受这种单向的侵略,任由不属于自身的血液通由破开的细小入口贯入。

  那其实类似一场仪式,或者说是,一种标记。

  所以,他暂时不想见到明诚。

  他不想看到他的形体,而一再地在脑海中浮现那样的画面。

  而且,于外人眼中,这么做是很合理的。

  明诚的前任绯闻对象再现,作为这一任,他不该毫无反应。

 

  但凡办公场所,便不会缺少小道消息。

  尤其女职员扎堆的地方,更是以传播和议论各种八卦而作为工作中的最大动力。

  明诚之前跟高木的那一段,一直在各种窃窃私语中被广为流传,并衍生出各色虐恋版本。

  毕竟,这事本身就很有那么些传奇意味。高木课长可是曾把明秘书抓起来拷问的人,听说出了刑讯室还严重到进医院动手术,可见被逼得多狠。

  就算明秘书不敢恨日本人,也不可能对高木课长有什么好感。

  可事情恰恰相反,高木课长从那之后待明秘书分外亲切,据说有人还隐约听到过高木课长低声唤明秘书名字,语气极为暧昧。而明秘书这边呢,对着高木课长也没那么端着,往人身上看的目光怎么说也当得上一句脉脉含情。

  多传奇!多梦幻!简直就像是小说话本里面的故事。

  到高木课长被调职,好多人都唉声叹气,从此后没有这般好戏可看。没想到明秘书仍旧不从话题中心退出来,还是给她们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素材。

  明秘书不用几天功夫,又搭上了明长官。听说,海军俱乐部舞会的时候,他们一起消失。

  但明长官也是个风云人物,不仅跟明秘书有一腿,还有一个余情未了的汪处长。听说,他们十几年前就在一起过。

  她们早私下压了赌注,就想看着明秘书和汪处长什么时候会对上。这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旦对上,谁会更占上风?身处风暴中心的明长官,又会更偏向谁?

  但这事居然迟迟没发生,真叫人失望得不行。

  由此可见,明长官真是个人物,坐享齐人之福还能不萧墙起火。

 

  明秘书和汪处长没斗起来,没关系。高木课长回来了!

  高木课长忘不了明秘书,居然从北平飞回来。

  高木课长约明秘书出去,还亲自送回来。

  他们在办公厅大门外举止亲密。

  明长官好像知道这事了,明秘书一回来就被叫进了办公室。

  然后,明长官就突然不准明秘书进他办公室了,所有的文件都要别人送进去。

  进去送文件的人看到明长官一脸阴沉,明显不高兴。

  好精彩!好有趣!好想看之后会怎么发展啊。

  新政府的女职员们,这一天精神是亢奋的。

  而身处她们话题漩涡的明楼,此刻,接到了南田洋子的电话。


评论(70)
热度(631)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