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楼诚】威风堂堂(21)

  我知道寂寞是深植在我们的根性里,然而如果我的生命已因你而蒙到了祝福的话,我希望你也不要想象你是寂寞的。 ——朱生豪

 

  剧院门口有严格的安保,检查进入的人有无携带凶器,这在平时是没有的。

  显然今晚有大人物会出现在这里。

  变装后的明诚顺利地走了进去,安保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任何异常。

  他对沿途遇到的每个人都报以礼貌的微笑,向后台走去。

  他穿过过道,几个拐弯之后,来到升降台。布置布景需要用到这个。

  上去了之后,便是一道贯穿整个舞台的长长横梁。

  此时正有布景挡着,观众看不到后面的人。但站在上面的人可以通过视角的调整,而看到对面的人。

 

  明诚走到横梁上面,蹲下身,打开了乐器盒子,取出单簧管。

  他将单簧管上的一些零件取下来,再重新组合装上去,片刻之后,便多出一杆长枪。

  他端起枪,开始寻找自己的目标。

  目标很快被找到,日本议会贵族院主战派参议员龙山克政。

  他扬起唇角,微微一笑。接着,又将枪收了回去。

  现在还为时过早,得再过些时候才能出击。

  乐队奏到高.潮部分的时候,他举起枪,再度确认了瞄准镜里的位置。

  扳机扣下,正中眉心。

 

  枪装了消音器,没发出任何声音。

  但龙山克政的倒下,理所当然立刻引发了警戒。

  现场会被封锁起来,无法出去。

  明诚将武器放回乐器盒子中,走回横梁边缘,轻盈跳下。

  两层半楼的高度而已,不是什么问题。

  在搜查展开之前,他已经快步钻进了洗手间,卸下窗户,跳了出去。

  那辆车正等着他,他上了车,车即刻开走。

 

  八点五十四分,他回到办公厅。

  九点十六分,他做好一碗牛奶甜蛋羹。

  九点二十分,报告送到他手上。

  九点二十一分,他推开明楼办公室的门。

  明楼还没醒来。

 

  他将甜蛋羹搁在茶几上,坐在沙发的另一头,阅读那份报告。

  报告并不会直接给出清晰的结论,因为人人都晓得推卸责任,不敢承担后果。

  但这对明诚而言不是问题。在校时他学的是经济,这是明楼会放心将几乎所有文件交给他处理的原因。物尽其用。

  透过那些官面上的繁冗文字,以数字为准绳,他做出评估。比预想中的好,发行国库券有一定问题,但不是完全不行。

  既然是这样的结果,也算了了明楼一桩心事。

  剩下的,就是如何筹措规划的事情了。

 

  他没有马上叫醒明楼。

  明楼有多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是真正的身心俱疲。

  他不忍心。

  他看着睡着的明楼。

  这个人背负的太多,心事太杂,不知在梦中能否得到短暂安然。

  然后,他发现明楼开始皱眉,嘴唇抿紧,似是做了噩梦。

  他便换了位置,坐到明楼身边,拉住他的手。

 

  这么痛苦的梦,不是自己受困,就是亲人受难。考虑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他想,明楼该是梦到明台遇到了不测。

  他俯下身,在明楼耳边,一字一字,清晰地跟他说:“我没事,我不会死。”

  于是,在明楼的梦中,满身血污的明台嘴唇蠕动着,也在跟他说那几个字:“我没事,我不会死。”

  他从噩梦中醒来,陡然坐起身,发现身边并非一贯的满室空茫,而是有人陪着,且有股温暖的食物香味。

 

  明诚松开他的手,一个字也不提他发梦的事情,只是平静地说:“先生,报告来了。”将一份报告递给他。

  明楼意识清醒后就会窘迫。那就让他投入工作作为转移。

  明楼不会愿意被任何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那是他的真实。真实的明楼怎么可以叫人看见?

  然而,谁没有这样软弱的时候呢?

  他做过许多年的噩梦。即使现在的桂姨已经发疯,被送进了疗养院,也还是一样。

  他承受过十年的苦难,受了十年的折磨。桂姨在他心目中犹如一个巫婆,永远呈现的都是幽暗的背影、沉重的影像。

  有很多次,他在梦里又变回了那个无力反抗的阿诚,又回到暗无天日做着小奴隶的时光。

  只有无助和绝望,冰凉彻骨。

  就算现在已经变得跟以前截然不同,但在生命的最初十年里的阴影,就像烙印一样,无法抹消。

 

  上个礼拜,他去疗养院看过桂姨,有看护妥帖地照顾着她。

  他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妇人,满眼迷乱,满嘴胡话,再不能欺负谁。 

  他觉得她是可怜的。 

  他曾经恨过她,但亦早已原谅她。 

  回想过去,也流不出一滴泪。 

  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已经没有眼泪。

 

  他给她安然的生活,良好的照顾,让她安度晚年。

  到底,是她把他从孤儿院抱出来,总不是毫无恩情。

  即使他永远忘不了生命最初的那些日子,永远都会做着同样的噩梦。

  在明家人看不到的地方,明楼的所有家务都是桂姨使唤他做的。他时常饿着,桂姨每日说到厨房拿吃的给自己,从来就没有过,饿昏过去,就是一顿饱打。

  那时候他很想去读书,很想出门去看马路上的汽车,他每天夜里睡在冰凉的地上,常常想去死。

  他也曾经有一个痴心妄想的念头,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有一天会来找自己,盼着有一个自己的“家”。

  也不是全无收获,他最终学会了再也不抱任何不切实际的期待。

 

  桂姨不准他往明家人跟前凑。但明楼终究是注意到他,拉了他一把。

  明楼对他很好,他真心感激。

  但他不知道那样的日子能维持多久,他太习惯被剥夺自身所有的一切。

  于是,每天的日子都像是偷来的。

  明楼虽然让他叫一声哥哥,但也就是个如同亲戚朋友的孩子相互间的称呼一般,没什么真实的意义。最大的效果也不过就是能搪塞桂姨一时,让桂姨不敢太欺负他。

  他不是明家人,他跟明楼没有任何实质的联系,所以,也就必然迟早有一天,会失去从来不曾拥有的东西。

  所以,每一天他都过得很认真。

  他会反复地练明楼教他的每一个字,会记得明楼读过的每一篇文章,也会努力地问出那些自己不懂的问题。

  小的时候不知道那是因为什么,后来长大了才明白,原来在他懂得喜欢这两个字的含义之前,就已经一心一意地喜欢那个人了。

 

  那时明楼还没到上海赴任,他也不知道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他无声地默念那个名字。

  每当那两个简单的音节萦回在唇角的时候,与之同时浮现的,就是那个一身中山服的青年。

  清瘦的颀长的身影,在阳光下行走,一切无所畏惧。

  时光荏苒,世事纷繁,但他记忆最深的,仍是那个人最初的模样。 

 

  明诚收回记忆,看明楼认真看报告的脸。

  他是个政客,也是个卧底。无论是哪种身份,都注定了他必须虚饰和伪装。

  光阴如梭,他已经不复年轻。

  身体开始发福,面庞爬上淡淡纹路。

  但这其实都没有关系。在他心里,他永远美好。

  像是时光重回,可以相伴的日子又回来。唯一的分别,是他们都戴上了面具。

  不会再有真心的对待。

  但他仍然愿意接受那些无处不在的戒备、刻意为之的漠视,甚至是如影随形的伤害,来换取这样的时光。

 

  看了一会儿,明楼抬头问他:“你看过了吧?你认为如何?”

  明诚说:“我觉得,可以开始铺路了。”

  明楼叹了口气:“报告写成这样,可见这些人心里打着什么主意。没一个肯真心实意好好办事的。”是真意,也是做态。

  明诚笑一笑:“他们一贯这样,也不是第一天。不过先生不用担心,人都有弱点,不是没有办法叫他们做些事情。”语气是冷的。

  这正是明楼想听到的。

  他看着面前黑色的明诚,就像看着自己。

 

  不管意识形态是否相同,总有个大义在,要戒备,但也要拉拢,要怀柔。 

       他问:“还疼么?”声音是温柔的。

  明诚说:“不怎么疼。”

  “有没有受伤?”

  “怎么会?”

  明楼继续表达关怀:“如果实在撑不住,明天准你休假一天。”

  “睡过一会儿已经好很多了,只是还有些累而已。”

 

  他将那碗甜蛋羹递给他:“做饭的时候顺便弄的,刚才热了一下,正好可以吃。”在时间差上说了个谎。

  明楼接过夜宵。

  味道毫无疑问的好。他做什么都很好。

  羹面光滑平整,半个气孔也不见,一点腥味都没有,嫩滑甜软,垫在胃里,是暖融融的热意。

  正是他爱吃的。但没人做出过这种味道。

  明诚对他记得很深,连这些习惯也能记得。

 

  明诚心机深沉,不择手段,是令人心底发寒的。

  但对自己,终究是有些真心。

  这一点点真心,在这个大世界,总也算是难得。

  未尝不是浮生中的些许安慰。

  就如他从噩梦中醒来,所看到的人影,所闻到的食物香气,俱是人间烟火。

  像是阴霾巨雨之中,在苍茫泥泽跋涉良久,灰蒙蒙的天空下面,前方蓦然亮起的一点灯火。

  刹那的温暖安定。

  即使只是短短片刻,又需回到现实。

 

  明楼放下碗,说:“脱掉鞋袜,我看看你的脚。”

  明诚略怔了一下,接着就照做了。

  以男人而言,他的脚亦很纤巧。足弓微妙起伏的弧度,像个艺术品。

  他的两个脚踝上面,都有一圈分明的红痕。

  因为那里的皮肤很薄,而显得十分触目。

  红色的痕迹像手铐一样,将他的两只脚都圈住。

  形似束缚。

 

  明楼说:“抱歉,当时太用力了些。”

  他执起他的脚,在那圈红痕上轻轻一吻。

  明诚忽然觉得脸上一热。

  很奇怪,虽然有那样复杂的经历,虽然更过的事也做过,但就是自然而然地、生起了这样的反应。

 

  他能分辨明楼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明楼说的是假的,他会体谅。

  如果明楼说的是真的,他会感念。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戳进他心里。

  他没想到明楼会突然说这么一句,而这句话是真的。

  至少,这一句是真的。

 

  明楼当然立刻捕捉到了。

  总是看不到真实表情的脸上,非常生动的神情。

  原来,他也会脸红。

  在明楼心里,有什么地方,轻轻地一沉。

 

注:明诚小时候的部分文字摘录自原著小说,乐器变枪的idea出自碟中谍5


评论(71)
热度(727)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