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周叶】单曲

叶暗恋周设定

【周叶】单曲

 

“抱歉。”

伴随着这个声音出现在门口的,是一道高颀的身影。衣裤笔挺,连衣领都熨烫良好,每日打理的下巴没给胡渣任何寄生的余地。是一照眼就非常容易予人勤谨端正印象的那种存在。

在室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集聚在他身上的同时,周泽楷敏锐地察觉一道尤其有别于他人的视线。

那不是他所熟悉的、叶修通常的随意的带着温度的目光。而像是一种刀锋,剔骨刀一般从他的身上穿过。

叶修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但仅仅是这道视线便足够令人感觉不安了。

周泽楷不至于不安,毕竟同为第一人的身份在那里,但叶修鲜少流露的模样已充分点出了他的行为的不恰当,即使他有很好的理由。

所以,周泽楷微微颔首,再度说了一遍:“抱歉。”

 

叶修没有立刻开口,仅仅是沉默地注视着他。

“这边有个空位。”喻文州出声招呼。长袖善舞的男人不管何时总会细致地照顾到他人的立场和心境,在联盟里广受欢迎再自然不过了。

周泽楷在圈成长椭圆形的会议桌落座之后,叶修开口:“各位都是老熟人了,就算是新人也至少有两年以上的资历,摆在眼前的局势相信不用我多说。是更进一步还是折戟沉舟,全看你们自己。”

叶修的视线从会议桌上的每一个人身上一一掠过,在周泽楷身上略一停留,便掠往下一处:“你们在俱乐部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规矩与我无关,但在这里,如果不能遵守我的规矩,很抱歉,我会请他离开。而守时,是最基本的一点。”

他的语气并不严厉,但跟平常仍很不一样。不是语音略带上扬的调笑口吻,也找不出一贯的懒散意味,声音平淡,却字眼清晰,是要让人细思的那种处理。

不同于前一日初会面时的随意,寒暄多于实质,从这一天开始,这个组合是真真正正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名为国家队的实体。

 

周泽楷目视着跟他有几人之隔的男人。

作为在座众人中入圈较晚的人,他委实不太熟悉叶修的这一面。不过看王杰希、喻文州等人毫不奇怪的样子,他大概可以推测出来叶修以前在嘉世手握绝对主导权时统御队伍的风格。到他在联盟里站住脚跟时,叶修的主导权已渐渐旁落,而这只有对同级别的人才需要的严厉,兴欣也是不适用的。

这样的叶修让他有些陌生,他所见惯的,是叶修较为随性的样子,且多有温情。而现在,被剪裁良好的运动服包裹的身躯所透露出的,是一股叫人无法忽略的干练和沉稳的气息。

短时间内对大量资料的研究让男人消瘦了些,且眼眶略微下陷,显得眼窝更深,而益发加重了面部的线条。嘴唇绷紧抿起的时候很有些严厉的感觉。

周泽楷对此倒并不反感,虽然集训第一天就成为了被批评的对象,但这不是私怨,而是公事公办。

叶修所接的摊子,说好也好,说坏也坏。好处在于大家都是大神级人物,技术足够顶尖。坏处也在于此,大神太多难以管束,没有良好的机制和严格的执行太容易成为一团散沙。

 

叶修对他的所做所说,既是警示,也算是一种立威。

而他恭谨地承接下来,不陈述理由,不抗辩,也给予了叶修足够的面子,对整只队伍的整肃有着正面的意义。

对上位者来说,管理时最讨厌面对的,就是找借口,将焦点转移。他会说出理由,但不会是在这种当众的场合,这不是管理者所需要的。在私下的场合做出沟通即可。

周泽楷能在轮回迅速上位,新人期就当上队长,当然不可能只是技术,对局面的把握是更重要。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不仅没被摧还活得很滋润,对人际的解读和处理不可能会弱。

叶修的杀鸡儆猴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内。叶修要从和他们平级的关系中跳出来,成为一个管理者,需要搭起些框架,建起些藩篱。所以叶修不会对谁留情面。时间太紧张,他希望能靠着严格的要求和细密的训练计划,完成团队整合最大化。

 

这样画风和寻常迥异的叶修一直持续到了世邀赛的最后一天。

在异国,在陌生的城市苏黎世,他们获得了比想象中更好的结果:冠军。

“你们啊,相当厉害呢。”叶修只是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样正面的、肯定程度极高的、毫不带嘲讽的话语出自叶修嘴里的评价还是第一次听到,虽然简单,却好像一切都已经足够了。

那时他们正在进行庆功宴,距离苏黎世体育场几分钟路程的一家中华餐馆,包下了一个包厢。

“终于又恢复原样了啊。”黄少天说。

所谓的原样当然就是叶修一贯的死鱼样,能省力气就尽量省力气的活不起状。

叶修懒懒地窝在宽大的沙发椅里,扫了眼黄少天,说:“你是有多喜欢被我管啊?不管你还不乐意了?”

“哈?我喜欢被你管?”黄少天立刻一千零一次地跳脚,“你问问在座的,有谁是欢欣鼓舞被你管的?”

“呵,虽然领队这段日子以来的手段是严格了些,不过结果很不错不是吗?没有这样的鞭策,我们也不可能取得现在的成绩吧。”喻文州没让这样无意义的口水战升级,微笑着总结了局面。

“是啊,我们都憋着股劲儿,想做点成绩出来,给国人们看看,而现在我们做到了。这就是最重要的了。”王杰希跟着说。

“干杯吧!”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干杯!”大家纷纷举起了酒杯。

 

这顿饭吃得热闹,之前的高强度备战有了最好的回报,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令人开心的了。

这种场合下周泽楷依旧维持着一贯寡言的状态,当然必要的回应他仍然在小心地注意着,决不会令人觉得高慢。

比起说话来,他更多的时间都花在观察和思考上。

他有点羡慕黄少天。

他明显地和叶修交情匪浅。他会调侃叶修,叶修卸下了领队的包袱后,也颇喜欢逗弄他。他们之间是相当和谐的关系。

而叶修对待自己的时候,则维持着一种适度的疏远。

不那么明显,叶修把握着那个度。但跟其他人对比起来,是有着微妙的差异的。

若说是出道的期数隔得太远,却也不尽然。叶修对待唐昊,甚至是对待理应有点感情复杂的孙翔时,态度都是较为自然的交流的态度。

唯独对他,稍显冷淡。当然,只是稍显,旁人不会觉察,他却因为持续的观察而有所感觉。

他很确定这并非是由于反感。

虽然集训第一天他的迟到被对方严厉地批评,但他已经解释清楚,也没有再出过问题。至于职场上面的“第一人”称号的易主,叶修也并不是那种心胸狭隘到无法容人的人。

 

包厢里的电视屏幕上播放着有关动物的纪录片,食物链上层的狩猎下层的,这是毫无语言障碍的全世界通行的画面。大部分男人都喜欢看这类节目,弱肉强食,这是他们骨子里都有或多或少的荷尔蒙因素。

叶修的兴趣不大,只是略微扫了几眼。也许是喝了些酒的缘故,他将头靠向沙发椅背,有些疲惫的样子。

因为好些时间都没打理的缘故,叶修的头发稍显长了些,尤其是前额的部分没怎么梳而滑落到眼睛旁,细软的发丝微微翻翘起来。带了几分他原本气质中少见的迷糊。

他的睫毛很长,眼皮略微低垂时,看得到细而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在眼睑上落下不定的光影。

“有点累?”周泽楷忽然低声问道。

叶修原本低垂的眼睑略微抬起,注目向他脸上,带着一种难解的表情。

 

是有些意外吗?周泽楷想。的确他采取主动的情况比较少,但如果他真想要去探询什么,还是会有所表达的。

“多少有点吧,努力了这些日子,总算走到了这一步。”叶修回答了他,以一种旁人难以察觉端倪的寻常态度。

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一种隐隐的矛盾。他尽力寻常了,也确实让所有人都觉得很寻常,但周泽楷依然辨认出了他眼睛里面细微的情感波动。

“我还没敬你。”周泽楷略微扬了扬杯子。

“不说敬酒词吗?”叶修小小为难了下他。

“你希望……我说什么?”一贯的诚恳姿态,但内容是别有含义的。周泽楷不会白目到不知道敬酒词该说什么,但他想多探探叶修的想法。

叶修似乎来了点兴趣,笑道:“这么听话?”

“我不听话?”周泽楷反问,暗指这段时间以来配合的态度。

“那好,就这么说吧:喜欢我,崇拜我,敬仰我,所以敬上这杯酒。”

 

这话简直羞耻play到极点,同为联盟大神,没可能说出这种粉丝言论,叶修当然也就是开个玩笑。

周泽楷做了折衷处理,他简单地说:“我喜欢你。”碰了碰叶修的杯子。

他不太介意说这样的话,即使数年来都是对手的关系,但内心深处,他和其他人一样,对这位第一期的选手有着发自内心的尊重和喜爱。

只不过,喜爱归喜爱,一般选手是不会说出口的。而他对面子没那么看重,如果对方想听到,说说也无妨。

他有一种相当乐意与人合作的作风,或许这就是他受人欢迎的根本原因。

 

叶修僵了一下,但短短一瞬后又恢复了平静态貌,笑道:“年轻人到底不一样啊,真敢说。”将杯中的残酒一饮而尽。

他的耳尖泛上了一层薄红,这不是因为酒的缘故。

他们喝的酒不多,而且点的是果酒,度数很低。他看过叶修喝醉的样子,几年前。叶修即使喝醉,从外表上也看不出什么变化的,何况现在还没醉。

那么,就是情绪引发的反应了。

叶修对那句话的反应这么大?

叶修……这么在意他吗?

 

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不在同一家俱乐部,但作为最大的对手,他是了解叶修的。

除了荣耀之外,叶修不执着于任何事任何人,他随遇而安,那些会让人跳脚悲观甚至一蹶不振的事情在他那里都只有平静的接受。

被抛弃也好,被抹黑也罢,他都无所谓。

他想要的,就是好好打荣耀而已。

所以,不管面对什么,他都泰然自若。

而在这个晚上,这一刻,即使外表上平静依然,周泽楷知道,叶修的情绪波动大到了有些不知所措的程度。

 

他从没想过,叶修也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

他太像个神了,而现在,则像是个人,普通平凡的人。

泛红的耳尖上能看到细细的茸毛,非常显明的生物的特征。

毫无预兆,措不及防,周泽楷突然看到了从没有人看到过的叶修。

推演其中的逻辑关系是周泽楷擅长做的事情,他习于进行各种各样的推演。而这一次的结果指向的是一个他未曾预料过的方向。

叶修喜欢他……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

 

他第一次见到叶修,并不是在联盟,而是在墓园。

擦身而过的时候,他注意到那双捧着栀子花的细长洁白的手。

很美的一双手,他没见过比这更美的手。

叶修在不远处停下来,将花放在墓前,额头轻贴上冰冷坚硬的墓碑,静默了好一会儿。

阳光暖暖地照下来,铺上他的脸颊。

他的眼睛是潮湿的,脸颊温软,像糯米糕。

 

后来在联盟里遇到,他才知道,原来他是圈内最有名的大神叶秋。

叶修告诉他,那天去见的,是曾经最好的朋友。

叶修没有刻意隐瞒过去的事情,但也不喜欢叙说从前,所以联盟中没什么人知道叶修这位英年早逝的朋友。

但他知道,如同共享一个小小的秘密。

 

江波涛曾经略带疑惑地问过:“你好像从来没有叫过叶神前辈吧。”

他不置可否。

他很难将前辈这两个字加诸在叶修身上。

不仅是因为实力上的平视,更是因为,第一次见面,他就见到叶修哭的样子。

很平静,很认命,不动声色的哀念。

不太真实,仿佛具备神性,却微妙地散发出招人疼爱的味道。

简单地说,让人想要慢慢走近、加以拥抱。无关性别。

 

他们有过身体接触。

有一次从机场出来,他看到前面雨中的人影。

天气预报失准,大雨突如其来,一向准备万全的叶修也是束手无策。

他出声打了个招呼,然后将雨伞覆上对方的头顶。

伞的大小有限,不尽力贴近就难免淋湿。所以,他揽住了叶修的肩膀。

一个带着雨水味的揽抱。

那一路,叶修出奇地没有说任何玩笑话。

 

这么想来,似乎并不是没有脉络可循。

而如果将所有的细节一一揪出来的话,叶修喜欢他应该至少有几年的时间了。

但叶修从来没有打算让他知道。

并不是因为害怕,周泽楷知道。

像叶修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介意什么世俗的眼光。世人如何待他,他都也还是一样。

叶修不想做的,是改变另一个人的生活。毕竟以中国的国情,另类群体的生存现状远不能令人满意,或冷眼或嘲笑或歧视是常态。

喜欢,可以只是一个人的事情。

无需改变他人的生命轨迹,在寂静中凝注便就够了。

 

周泽楷蓦地想起电影《后会无期》中那位桌球店老板。

她平平淡淡地将一切推给了身世,却不曾道出父亲过世后未曾断了音信的缘由。兄妹的身份是这茫茫俗世中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克制的感情比起惊涛骇浪的大悲大喜,有着更加撼动人心的力量。

 

在追本溯源的过程中,周泽楷也在思索着自己的心情。

他忽然想清楚了,长久以来他无法将叶修作为前辈来看待的原因。

这原因他从未深思过,却在今日被一点点迫着浮出了水面。

他其实是个很擅长拒绝的人,他有办法将每一次拒绝处理圆融,尽量降低伤害。

但这一刻,他听见心中不想拒绝的声音。

他不能拒绝叶修。

叶修所考虑的,的确是从正常意义上对他而言更正确的生活。但在想清楚一切之后,他的选择亦已一清二楚。

他愿意选择与正确背道而驰的生活。

 

吃完饭大部队回归住地,而他在几分钟后敲开了叶修的房门。

看到他的时候,叶修显出了明显的意外神色。

然后,他们就没有再看到对方的表情。

周泽楷的手臂很长,足够将人整个圈进来,彼此的味道纠缠在鼻尖上。

这是叶修全没料到的发展,太突兀,毫无节奏和提要。

 

在荣耀之外,叶修从不让自己对人和事执着,就连喜欢上一个人,也没有那种必须要得到的心情。

贯彻自己的初心,只顾前行便也就是了。

本就是一个人的心情,对方的回应与否能构成的充其量就是激励因素,改变不了事物的内在因果。

他不期待对方懂得,所以从未打算告白。不明白这件事情,对方的生活会比较容易。

这条路并不好走,不必因为自己的强求而擅改他人的人生。

 

周泽楷挺肯定地对他说:“你喜欢我。”

周泽楷从不认为有任何无法搞定的对手,即使叶修是最艰难的那个。

他们在近在咫尺的地方视线相对。

叶修没有否认,被戳穿了还否认也未免太矫情。他只是反问:“怎么发现的?”

“你的态度。”

“我以为我的态度足够中立了。”

“有破绽。”他点了点对方的耳尖,那里已然再度透出了薄红色。

 

“为什么……不说出来?”他接着问道。

 

答案他是知道的,但他依然问出来,目的是如同解剖刀一般,一点点划开对方的心理防御,暴露出真实的自我。

他习惯如此,将人一点点地迫进自己预构好的地方。

叶修望了他一眼。

“这事没什么好说的吧。”叶修随意地说,“左右都是自己的心情,不管回应与否,这份心情都在那儿搁着。”

“害怕……拒绝的答案吗?”

“不会有什么不同。也就是和以前一样,你总不至于因为这事就完全避开我,那与你的个性不符。大概率的可能是,你会感觉同情,甚至有点内疚,因为要拒绝我。”

叶修不需要同情,从来都不需要。

就算被践踏到泥里,也是他一个人的事情。

 

“如果……我接受呢?”

“对你而言,也不算什么好事。你顺风顺水了这么久,太多人想看你跌跤了。这事一曝光,铺天盖地的谩骂与攻讦便会随之而来。”

“所以,你保持沉默?”

“大概就是如此了。”叶修轻描淡写,“我本以为不会被发现的,奈何你的观察力太强了些。”

周泽楷望住他,慢慢说:“抱歉,我拒绝接受。”

不是拒绝接受这份心意,而是拒绝接受叶修的决定。

虽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是更正确的一条路。可以继续原本的生活,拥有世人眼中的荣光和正常。

但是,他不想对叶修无动于衷。

或者说,他不能对叶修无动于衷。

 

迎向对方显出疑惑的眼神,周泽楷伸出手,探至叶修前额,细软的额发略微翻翘,稍显凌乱。他以指腹轻轻压平、缓缓理顺。

“呼吸频率……变了。”他不动声色,像在说一句微不足道的话。

指掌徐徐滑下,数年前在墓园里惊鸿一瞥的、温软细白的颊。指尖的摩挲之下,薄红将原本的洁白渐渐晕染。

“隐蔽性……远远不够。”他慢慢地说,像在宣判。

“所以?”

“隐蔽失效,交手吧。”

他低下头,含住对方的嘴唇。

 

叶修并不拒绝,也不多问。

像他们这样的人,做一件事情之前,一定会思虑周全,想得清清楚楚。

如同他们在战场上的交锋,永远有一环套着一环的设计,旁人难以觑透,只有他们自己心中明白。

周泽楷既然这么做,就不会是一时兴起,必然是已经思前想后,考虑清楚这样做所必须负担的东西。

而对方愿意为此承担。

所以,他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也不需要多余的探问。

他这样地喜欢这个人,这么多年。

 

叶修的嘴唇很薄,能轻易地含进嘴里,软软地贴合住嘴唇上的纹路。

他向来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嘴唇也是如此。他嘴唇血色不足,颜色轻淡,原本温度略低,舔吮几下之后便被熏染成了同一的温度。

没人敢这么对待他,这是头一遭。

没做过的事情,即便他经过太多风雨,在这上面也是生疏到不行的。

他微微侧头,神色略带迷茫,似是要人慢慢来教。

巨大的倒错感。

 

周泽楷轻托着他的下颚,低声说:“让我进去。”

舌尖抵开柔软的唇瓣滑了进去,自然而然地勾住内里温热濡湿的舌尖。

倒不是周泽楷有多么熟稔,只是人类有天性的吸吮的本能。

更重要的是,他想探索这个人。

 

舔舐,纠缠,陌生的又仿佛是熟悉的交流。

只是喉结轻微起伏,喘息时眼帘微阖,睫毛轻轻颤动,微妙的隐忍感。

所有的一切都是毋庸言说的。

如同漫长岁月里那一句从未出口的“喜欢”。

 

非常喜欢。

评论(24)
热度(659)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