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周叶】慢递(下2完)

#不断错过但最终HE的故事#

【周叶】慢递(下2完)

 

  周泽楷对喻文州有着极高的评价,这是一位令人敬佩的选手。天生的缺陷没有成为他的阻碍,他在赛场上将控制两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在赛场之外的喻文州也没有任何可以让人指摘诟病的地方,在人际上的处理滴水不漏。

  看到他来了,喻文州招呼他:“周队来得挺早啊。路上没堵车?”

  “嗯。”他只应了一声,然后就低头盯着眼前的茶杯。

  联盟里的人都知道他不爱说话,所以也没人会因此而多想。

  “茶还烫着,喝不了。”叶修递了片果盘里码好的西瓜薄片给他,“先吃这个吧。”

  他看着叶修眉眼的弧度轻微舒展,胸口微微发热。


  喻文州拿走了叶修碗里的那片:“虽然味道不错,但不能多吃,会拉肚子。”

  “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叶修这么说,语气带点嘲讽,却没有拒绝的意思。

  那片西瓜的顶端红心浅浅地缺了个小口,喻文州毫不在意地拈在手里,慢慢解决。

  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迟到得无话可说。

 

  他的战场只剩下了一个地方:荣耀。

  他喜欢这片战场,钟爱高强度的对抗,他想把自己、把轮回带到更高的地方。

  心血的付出自然会有回报,轮回的成绩越来越好,他也闯出了越来越响的名号。

  起初他们叫他枪王,后来则干脆称他为无解。

  与他相反的是叶修。他的嘉世风光不再,他的表现也被人诟病。

  以他今时今日的眼光,当然不难看出,并不是叶修的状态下滑,而是身边缺少了支撑。荣耀从来都不是单打独斗的游戏。

  可是知道了也不能怎样。叶修不屑于分心在他物上,那些人人都会关注的生存的东西。

  叶修那么聪明,当然可以通过经营人际让自己过得更好,但他只是不愿意。

  他只能看着。

  直到叶修消失。

 

  他第一次在QQ上敲了喻文州。

  喻文州回他:“叶秋的下落,我跟你一样毫无头绪。”

  他打了一串问号过去。

  “没在一起挺久了。”喻文州这么说。

 

  没打算拯救。叶修不是公主,他也不是王子。

  叶修会自己拯救自己,不需要什么屠龙勇士,一直如是。

  但他仍然想知道叶修的消息。

  可就连这个期望都是不可能实现的。当一个人存心消失的时候,在茫茫人海之中,如同沧海一粟,就像不存在一样。

  他只能把跟叶修相关的记忆存起来,作为这个人曾经存在过的证据。

  他不知道叶修会去哪里。但他至少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更高的地方。

  如果够高的话,不管叶修身在何处,都一定会看得到、听得到。

  轮回在冠军的路上一路高歌猛进。

 

  看到龙抬头是一个意外,却也让一直隐隐悬着的心落到了实处。

  他会回来。

  周泽楷离开座位,走向选手通道。叶修想不被人注意地离场的话,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他看到叶修。黑色的头发,皙白的皮肤,秀颀的身形,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形容。

  “是小周啊。果然猜到了么?”

  “……嗯。”应了一声之后,他说:“跟我……再打一次。”

  “想念被我虐的感觉了?”

  “想。不会。”

  想念你。不会被你虐。

  叶修听懂了。

  “挺自信的嘛。行啊,等着。”

 

  于是他就等着了。等到叶修带着兴欣回来,等到兴欣终于成为一支配得上冠军的队伍。

  针尖麦芒,分土必争。

  都拿出了最强的状态,结结实实地杠上。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们最接近的时候。

  强度,气势,思维……都如同镜子的双面一般,可以相互因应。

  事情到了终局的时候,常常是最绚烂的。

  这就是终局,他看得出。

  叶修的手出现问题,再离开简直就是必然的一定。

 

  颁奖礼的时候,他等在兴欣的休息室门口。叶修回来了,微微挑起眉看他。

  叶修的表情不露端倪,一贯的平静淡然,但他手的轻微颤搐却瞒不过周泽楷的眼睛。

  他拉住叶修没受伤的另一只手。

  “去哪?”叶修问。

  “医院。”

 

  叶修接受检查的时候,他在旁边看着。

  他从没这么陪过他,因为他一直在迟到,从他还是个小孩开始。一晃眼,就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叶修不知道他的心情,他从来没有机会说出口。

  他们有联系的地方一直在于荣耀。而现在这唯一的联系将要断绝。叶修会再度消失,而且不会再回来。

  必须抓住他。

 

  叶修疼得很厉害,就算做了处理也还是一样,没有那么快见效。

  医生在留观室里给叶修开了张床,但是,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他的目力足以发现被子的轻微起伏,侧身躺着的叶修在颤抖。

  他想了想,将被子微掀开一角,上了床,和衣躺在叶修背后。

  他伸出手去,越过叶修的腰,虚圈住他。

  “别动,我想帮你。”

  他的手往下滑,握住叶修腿间的那一团柔软,轻轻揉弄。

  高.潮能够抑制痛感。

 

  他并没将手伸进去,他的手掌和叶修之间隔着一层裤子,不会让人太尴尬。

  叶修轻轻喘息,并不全然是痛苦。

  虽然有点抱歉,他仍然硬了。

  他不可能在抱着叶修、帮他做着手活的时候完全不作他想。

  身体的反应直白而客观。他想要叶修,没有一点生.理上的或者心理上的抵触。

  射.精之后身体有自然而然的满足和倦怠,叶修终于睡过去。

  护士已经将灯熄掉。黑暗里,他附身过去,吻了吻叶修的后颈。

  柔软的肤触轻轻贴合嘴唇,淡淡的草木气息无声地潜入嗅觉。他轻喃他的名字:“叶修。”  

  已经等了这么久,不能再允许又一次的错失。

 

  第二天又做了检查,情况基本被控制住,但想继续从事职业选手这么高消耗的工作却是不能够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叶修平静地接受。

  走出医院的时候,金色的阳光洒进眼睛里,一时有点无法完全睁开。金色的晨曦里面,人们忙碌地来去,开始一天新的生活。

  叶修问身边的周泽楷:“你是不是喜欢我?”

  周泽楷点头,说:“是。”

 

  他看着叶修。黑色的头发,皙白的皮肤,秀颀的身形,像一株乔木一样的叶修。

  初见的时候就是这样,过了十年也没有改变。

  他清晰地重复一遍:“是。喜欢。”

  “要是我不同意的话,你会怎么办?”

  已经笃定,毫无犹疑。

  他走过去,消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轻轻在他前额印下一吻:“你会同意。”

  我会让你同意。

 

End


评论(17)
热度(276)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