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周叶】慢递(中)

【周叶】慢递(中)

 

  过了一会儿叶修下班。他换了制服出来,有个跟他一般大的少年迎上来,他们手指相触。

  在他们走远之后,周泽楷才意识到它背后的含义。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他知道自己很受欢迎,从幼儿园开始就是,但他受欢迎的对象无一例外都是女生。男生和女生是天经地义的正常和自然,男生和男生则是离经叛道的,背离于社会的。

  他一直都算是听话的,师长说不能做的事情就不会去做,他是那种最乖的最好管理的学生。

  这一瞬,好几种情绪杂糅在一起,惊讶、失落,还有茫然。

  这种好像喜欢上一个男生的事。

  从来没想过的事,太奇怪的事。

 

  这事不能跟任何人说,会被认为是个怪人,只能把它烂在肚子里。

  再说,一时的感觉只怕也做不得准,说不定根本没到那个份上。

  但他还是忍不住经常路过那家鞋店,尤其是父母不在的时候。看着叶修安静工作无波无澜的样子,会有种安宁的感觉。

  叶修并不是全职,他打这份工的时间是有限的。他的那个同伴似乎也是这样,也在别的地方兼职打工。他们在兼职结束后会一起回去。在路上的时候,他们脸上有倦容,但却是心满意足的样子。

  贫穷,但是快乐。

  看了几次之后,周泽楷心底就慢慢定了下来。也不觉得怎样,心里也没有多的纠结。应该就只是一时的误判吧,毕竟自己并没有感情上的经历,出现谬误也是正常的。

  没到喜欢那个程度上,大概就是纯粹地欣赏那种状态吧,能让人得到平静。

 

  后来,他又发现了一件能让他沉进去的事情:荣耀。

  他在这上面很有天份,甚至比他一向擅长的课业还要厉害。为了这个,他挨打的几率又上升了几倍。

  这款游戏很热,很多学生都在玩。他和同学、学长对战的时候总是赢着的,有些暴躁冲动的人就喜欢在游戏之外找他的麻烦。

  他觉得这些拳头其实是软弱的表现,能力不够才要以规则之外的方法来欺压人。

  周泽楷是有些犟的,别人越是欺负他,他越是要在游戏里全力以赴毫不放水。

  除了不客气地压倒他们,还有什么更能让他们无颜以对呢?

  而且,为了反抗,他也有意识地加大了身体的锻炼。 

  他慢慢长高了,胳膊也变得有力,那些爱欺负人的渐渐地不再能欺负到他。 

  他以前就很受欢迎,现在则更加受欢迎。 

  他的确想找个喜欢的女生。要漂亮、温柔,最好荣耀也打得不错。 

  但他没有回应任何一封告白信。这里面并没有符合他心意的。漂亮的女生的确有几个,但没有哪个拥有那种真正的温柔。在任何事情面前都能一以贯之的始终如恒的温柔。 

  他看起来木讷,其实很敏锐,虚饰的和真正的怎么会不能分辨呢?

  如果不是真正的,就不如干脆不要。

 

  一个游戏里面,总是有一些风云人物的,比如一叶之秋,比如大漠孤烟,比如索克萨尔。

  其中风头最劲的自然是一叶之秋,这个人的竞技场胜率实在太高了,从开服至今,5000多场全胜的单挑战绩。

  荣耀一开始并没有邀战系统,都是系统随机分配的,这样的胜率是没有花巧可言的。后来随着游戏的进程,不少玩家抗议之下,邀战系统才姗姗来迟地上线,让玩家可以方便地挑选自己想要的对手。

  周泽楷想跟这个人打一场,他喜欢对手。

  打一场的结果是,他干净利落地输了。 

  他赢惯了,难得输一次,可是在失落之外,还有开心。 

  虽然不喜欢输,但是遇到的人都太弱了,总是赢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觉得寂寞,和在生活中一样。 

  这样彻头彻尾的输,昭示了一种方向,他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

  能看到那个方向,很好。

 

  打完之后,一叶之秋并没有退场,仍然站在原地看着他。 

  “你的年纪很小吧?”一叶之秋发出叶修的声音。

  周泽楷愣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 

  “有些地方的处理看得出来。不过,你很适合玩荣耀啊,你有一些突破思维常规的意外操作感觉很棒,连我都会措手不及。” 

  一叶之秋笑了笑,退出了竞技场。 

 

  一叶之秋就是叶修这件事情让人感叹世界真小,周泽楷平静的心里不免翻起了几点浪花。

  不过,也就是这样。

  他并没有刻意去接近,只是有时候会约战一叶之秋。

  他总是输,但能挨的时间慢慢增长。

  他并不太沮丧,因为能看得到自己的进步。

  叶修渐渐熟悉了他这个对手,说话方式也有了改变。

  “哟,又来找虐了,小朋友?”不难想象说话的人嘴边挂着的慵懒的笑意。 

  这并不是刻薄,周泽楷知道。

  叶修是在确认了他的承受力之后,才这样说的。

  有种朋友之间的随意和轻松。现实中的叶修不可能对他采取的说话方式。

  而且,他得承认,叶修的话很好地激起了他的好胜心。

  跟叶修对战的时候,是非常快乐的时光。

  嗯,尽管结果总是败了再败,但并不是毫无收获,时光蔓延出了一条清晰的成长的轨迹。

 

  好友列表上的那个名字有好几天没有出现了。

  至于鞋店的兼职,叶修早就已经辞掉。荣耀为职业玩家提供了一片沃土,他靠这个就足够维生。

  周泽楷没有任何能够找到叶修的方式。

  后来,叶修再度出现,他们仍在竞技场里碰面。

  叶修的技术娴熟依旧,他的败也没有悬念,但他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叶修兴致不高。

  “有个朋友死了。”叶修平淡地这么说。

  过了好一会儿,周泽楷才意识到,叶修所说的死亡,不是游戏里司空见惯的死亡,可以随时起身再来,而是现实中的那种彻底的消亡。

  周泽楷甚至也意识到了,叶修所说的那个朋友是谁。

 

  周泽楷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想走过去,拍拍对方的肩膀,说几句安慰的话。

  但叶修的样子太平淡了,什么样的安慰都会显得突兀。

  如果是女生的话,大概就好得多,出借一下肩膀让人好好哭一场就好了。

  可他事实上还没叶修高呢。

  所以,最终,周泽楷只是嘴皮微微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一次的犹豫,就这样横跨了十年的时间。


评论(11)
热度(207)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