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周叶】慢递(上)

#关于错过#

【周叶】慢递(上)

 

  周泽楷第一次遇见叶修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孩。

  那天他生日,父母忙于工作仍然没有时间陪他,只给了他一些钱,要他自己去买生日礼物。

  他决定买双鞋子,不是运动鞋,而是大人穿的那种皮鞋。

  想要快点变成大人。

  看到那家鞋店只是偶然,是他知道的一个挺有名的牌子,价格不菲。

  不过他是不在意价格的,他家境好,一双鞋的价格对某些人来说是好几年的学费,对他来说只是每天生活的日常,平淡无奇。

  玻璃橱窗里的陈列鲜明亮丽,室内的布置也亮亮堂堂,地板能清晰地照得出人影。

  那时候出现在周泽楷面前的,是跟他处于两极的叶修。穿着淡蓝制服的叶修蹲在地上,低着头仔仔细细地擦着地板。

  老板时不时地发号施令:“这里这么脏没看到吗?你眼睛长哪了?”

  叶修便走过去,走到老板脚点着的地方,蹲下,并不言语,又继续开始擦拭,一板一眼,毫无敷衍。

  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映着他的脸,是一张平静的没有一点怨怼的脸孔。

 

  看到有客人来了,叶修放下手里的活,过来招呼他。

  原来这人挺能说的。周泽楷静静听着他一双一双地给自己做着介绍,游刃有余侃侃而谈,难得的是并不浮夸,的的确确是根据着他的身形特点帮他有针对性地推介。

  周泽楷自己的话很少,很多话在他心里转了又转,却极少说在嘴上。初见面的时候,他还以为叶修也是个口残,所以面对为难才不发一语,原来并不是。

  他似乎就只是……认真地做着自己的事情罢了。

  叶修的眼光很好,挑的几双鞋子他都挺喜欢,他略微点了点头,叶修看了他的脚一眼,便按他的脚码找出了鞋子,单膝跪地,帮他换鞋。

  叶修有一双很漂亮的手,纤长洁白的指尖灵巧地绕动,有条不紊地细细打着鞋带。

  由他这个角度看去,看到的是叶修低垂的脖颈。在那段皎白的弧度上,快要隐没到领口的位置,有一道淡淡的红痕。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然后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快要中考的年纪,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再怎样的小孩也不会全然无知的。那是个吻痕。

  随着叶修的手部起伏动作,那道痕迹也就在他的领口里若隐若现。

  周泽楷觉得脸上有些发热,在他这样不上不下的年纪,青春期的意识刚刚萌动,看到有人接吻都免不了脸红耳热的,更不用说无意中看到这样暧昧的痕迹了。

  但他向来寡言又沉默,并不会把情绪露出来,尽力显出了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

  叶修的手离开鞋带,他系好的成品很漂亮,黑色的鞋带贴服又弧形优美,就像一个艺术品一样。

  叶修仰起头看向他,说:“好了。嗯,挺好看。站起来走走吧。”

  他清亮的眼睛里有种很柔和的东西,像静静的月光。

  会让人想一直被这样的目光凝视。

 

  周泽楷刷卡结账买了三双鞋子。这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但对挣扎在另一极的人来说意义却会不同。

  叶修并没有受困的样子,但他的贫穷是一眼可见的,他只是安静地面对、安静地承受,且毫无怨尤。

  这种宁和的态度是有感染性的,在他身边,似乎就会让人不自觉地感觉安宁。

  周泽楷提了袋子要走,叶修叫住了他。 

  叶修走到他面前,手腕轻抬,停在他领口。

  周泽楷这才想起来室内比外面热些,所以自己走进来后就松了领口。打开门后,外面的风吹进来是带些凉意的,叶修手指微动,帮他打理妥当。

  他还小,身量还没长成,站在身形修长的叶修面前,矮了一大头,颇有些小萝卜丁的架势。

  这是叶修会照顾他的原因。他在叶修眼里是个不懂照顾自己的小孩。

  “这种地方不注意的话,很容易生病的。生病了可就很多事都做不了了。”叶修微微一笑,放下了手,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出了店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并没有走远。

  他本来就不想做个小孩,现在更是加倍地不想做个小孩。

  为着什么缘由,他心里并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觉着,想要长高、长大。

  至少,应该长得比这个人更高一些。


评论(22)
热度(269)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