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周叶】Freefall(1)

 点文梗:

伶舞:吸血鬼始祖叶和最强吸血鬼猎人周相爱相杀


【周叶】Freefall(1)

 

  英国伦敦的一个下午,晴空万里。

  这样的天气在这座城市是难得的,褪去了雾雨阴霾,惯常显得暗沉的城市亦透出一种别样的生机来。

  没有享受这样的阳光,叶修仍然待在所住酒店的酒吧里。

  他并不是人类,而是在传说中只出没于黑暗中的种族。

  亘古流传的传说在他身上出现了偏差。跟其他的血族不同,他是不怕阳光的,就连十字架也不怕。

  如果不是必须以血为生,他简直不像个血族。

 

  就连在渴血这点上,他也和其他血族不同。他经常饿着。

  倒不是没有血。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能缺,唯独是不缺人的。他只是不肯将就。旁的什么他都是不在意的,唯独在天性的这点上,他从不肯妥协。

  虽然血液是人人都有的,但血与血之间的差距却是极大的。

  纯净的血液最为上乘,但很难寻。大多数的人类被形形色色的欲望所困缚,在其中挣扎不休,使血液染上涩味。

  其实涩味并不是那么明显,是可以忽略的,血族们一向所做的也就是这样。毕竟如果执着于必须是纯净的血,那么饿肚子是免不了的。

  但叶修不介意饿着。这样虽然会有饥饿和疲乏,但还不至于让他死。

  因为这个习惯,又加上最近的运气不够好,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进食了。

 

  他所住的是个大酒店,附属酒吧自然也是高档的,所以人流不多也不杂,白天更是少有人光顾。

  他点了酒精度最低的苹果酒,自斟自饮。即使已经饿了这么久,从他外表上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的。他看起来闲适而悠淡,似乎对一切都安然满意。

  “一个人?”

  他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人。

  一身银灰色风衣,高大身量,东方人面孔,俊美得带点混血儿的感觉。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他第一时间看到的,是对方的颈项。优美的净白线条,从皙薄的皮肤下面,透出一种淡淡的血香。

  第一眼,他的意识和身体就全面苏醒。

 

  他微笑了一下,向对方扬了扬杯子:“坐。”

  青年在他面前坐下来。

  “很少人喜欢白天喝酒。”

  “失恋。”青年一板一眼地回答。

  “真的?”

  是有点意外的。青年的面相气质在人类中是极出色的,怎么看都是被人簇拥而不是被分手的类型。

  “嗯。”

  “在一起多久了呢?”

  “单恋。”

 

  又一个意外。

  “没表白?”

  “没。”

  “为什么?”

  “不可能。”

  “没试过的事情,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我知道。”青年语气笃定。

 

  叶修没就这个点问下去,交浅言深并不合适。如果对方想说,自己自然会说,不用多加逼迫。

  他招呼侍者添酒,问他:“我请你一杯?”

  “嗯。”

  青年安静地任人安排,很乖的样子,像完全不沾世事,似乎是极好欺负的类型。

  不过,叶修当然不会忽略一些东西,比如青年搁在桌上的手,又比如青年眼中的底色。

  修长而有力的手指,清亮的眼神全无迷茫。

  这种人意志坚定且富有行动力,绝不像外表看起来一般柔软。

  他甚至想到了对方接近自己的一种极大的可能性:吸血鬼猎人。他们热衷于寻找血族然后消灭。这种可能性可以解释对方为什么主动靠近他。毕竟青年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一个喜欢搭讪的人。

  不过,即使如此,也不会改变他的决定。不管对方出于什么动机,他都没打算放走他。

  青年的血气从他的身体中徐徐地散发出来,光是由这股味道就可以断定,对方拥有的是那种最顶级的纯净血液。

  就算是吸血鬼猎人,也不妨交手一场。

 

  “是一见钟情。”青年自己接续话题。

  他轻轻握着杯子,琥珀色的液体在其中晃漾:随意地问:“很美,还是很可爱?”

  “是。”顿了一会儿,青年又说:“不是。”

  “又是,又不是,看来这个人很矛盾了?”

  “嗯,矛盾。”似乎找到了合适的形容词,青年又重复了一遍:“很矛盾。”

 

  说完这句,青年将目光凝注在他脸上,说:“你们很像。”

  有点意思了。

  他悠悠地靠向椅背,懒洋洋地晃了晃手中的杯子:“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会走得远远的,不会赶着上来找虐。”

  青年凝目望住他,说:“走不开。”

  青年的手越过桌子,轻轻覆在他的手上。

  “是么?”叶修瞳孔微微收缩,却依旧不动声色,甚至没有尝试挪开自己的手。

  青年的手由覆住变成了钳握。

 

  一种灼烈的痛从手上蔓延开来,叶修的手已经被银粉染成了一片银色。

  对方的手牢牢箍住他,且在渐渐加力,加剧疼痛。

  丝毫不受疼痛的影响,叶修仍旧慢悠悠地说着话:“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

  “还好。”他点点头:“否则猎人这份工作也未免太难做了点。除了武力解决,还要负责编故事。”

  “跟我走。”青年言简意赅。

  “是啊,换个地方吧。否则难免会把这里的人吓坏。你挺细心的嘛。”

 

  他们拖着手出去。

  一路少不了招来一些异色眼光,路人必定认为他们甜甜蜜蜜亲亲热热,连路上都舍不得放手,哪想得到这是要打生打死你死我活的一对。

  他是故意让对方抓住的。将计就计是他一向喜欢用的策略。

  他想好好看看这个猎人到底有多大手段。


评论(22)
热度(315)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