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看同人文,不能接受恶意扭曲角色

【周叶】Addicted 3

【周叶】Addicted 3


  周泽楷适时地停了下来。这是周泽楷的行为习惯,他永远知道什么时候该进攻,什么时候该停下。

  他从不出错,除了那个不存在在他记忆里的头天晚上,以及,他还没有理出头绪的方才那一幕。

  但即使出现了这样的失误,他也很快调整了自己,又回到了一贯的衡量局势的状态下。

  醒过来的叶修一点也不慌张,而且还在游刃有余地逗弄自己。没错,周泽楷知道那是逗弄。说话少不代表他傻。一个能在战斗意识上跟荣耀教科书相互应和的人,如果你认为他傻,那么被打脸的机会将多到数不过来。

  叶修的状态说明对方清楚昨晚发生的事情,所以才会不慌不忙。

  那么他要做的就是问清楚这一点,而不是在茫然的情况下耽溺在莫名的纠缠中,把事情搞得更加复杂。

  这就是周泽楷在这一瞬间立即得出的结论。

  而一旦他想清楚了这一点,他就连丁点的犹豫和迟疑都没有,就这么急停了下来。

  即使年轻的身体存在着与之相反的叫嚣,但他的意志却断然地从它上面踩了过去。

  他是不需要别人支撑也能维持稳定的人,和叶修一样。


  “为什么?”他问叶修。

  江波涛可以翻译周泽楷的话,那么叶修可不可以呢?

  答案是,可以。

  要明白周泽楷寥寥数字的含义,需要的是一定的逻辑推理能力和对其人思维方式的了解。

  逻辑推理能力,叶修不缺。而周泽楷对叶修而言,也绝不陌生。对于一个有能力成为他最大对手的人,他能陌生么?反复的研究那是少不了的功课。

  完整的问题无非是两个走向,一是问现在,二是问过去。

  问现在的话,你为什么要吻我?这个答案显而易见,周泽楷自己也心知肚明,在那短暂的一瞬间,他有了迷惑,有了向往,于是叶修很干脆地给了他。所以周泽楷不会问这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那么就是问过去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床上?

  这个问题就稍稍有点棘手了。

  于是叶修反问:“你不记得了?”

  “嗯。”

  收获意料之中的肯定回答一枚,周泽楷对自己喝完酒之后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

  叶修接下了新任务:找回周泽楷失落的记忆。以周泽楷一板一眼的个性,是不会容许自己被糊弄过去的。


*****

  事情其实很简单。

  一个赛季结束了,不管最后收获的是失落还是满足,奋斗了一整个赛季的战队都有一个聚在一起喝点小酒的理由。

  轮回和兴欣凑巧选择了同一家饭店,既然碰到了,那么就干脆地拼成了一桌。

  职业选手的酒量都很差,所以,当叶修因为不胜酒力而倒在旁边人身上的时候,撑住他的那个人其实也已经醉了。

  他们醉的方式不太一样,叶修醉了之后会身体发软,周泽楷醉了则是意识出现一些模糊,外表上却不怎么看得出来。

  把叶修拖抱到旁边的沙发上去的时候,周泽楷看起来还是很正常的样子。


  他模糊地感觉到怀中的身体在发烫。

  不那么清晰的视界中,因为离得很近的缘故,而看到一些平常不会注意到的东西。

  比如苍白颈项上泛着的红潮。

  比如在眼尾处弯出的微妙弧度。

  比如微微绽开的漫着水光的菱形嘴唇。

  因为身体紧密贴在一起,所以这些映像也随之带了温度和气味,生鲜、潮湿而闷热。

  周泽楷的意识是有一些模糊了的,意志不像日常一般在身体中占据着强硬做主的地位。

  缺少了强横意志的制约,身体的某个地方自是不如往常乖顺。

  叶修感觉到了,他轻轻地笑了。

  他问:“要做么?”以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气音,贴在对方耳边说。

  看不到反对的样子,他又问:“你有地方么?”


  周泽楷把叶修带回了家。

  周泽楷在关门之后,抓住叶修,拉过来,按住,压上去。

  身后的门在这样的顶撞下变得又热又凉。

  周泽楷进来的时候,叶修没有出声,只是往后仰起了脖颈,咽喉起伏的线条微妙地打破了某种藩篱。

  周泽楷开始咬他,并且就着咬住咽喉的姿势,开始往深处压去。

  他能感觉到分明的阻碍,也听到叶修闷哼了一声。但他依然采取了自己一贯的行为方式,无视抵抗强行突破。

  这一次的突进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更加困难。

  他每动一次,叶修的脖颈就会更往后仰一点,嘴唇上温湿的水泽简直像是有了颜色一般。

  他又开始咬他的嘴唇,同时维持着慢慢将腰推入的节奏。

  叶修的眼角渐渐染上了绯红的湿泽。


  鼓动的炙热感。

  焦躁的贪欲。

  逼扯向临界点的忍耐度。

  “我想进去。”咬着泛红的耳尖舔噬的时候,周泽楷说了四个字。

  叶修的背部颤了一下。

  在数次的冲击之后,比想象中还要窄的部位才有了轻微的松动的意思。

  只是那么一瞬,周泽楷就给予了致命一击。

  即使他的意识缺失了一部分,但是,任何一个细微的空隙他都能及时地捕捉到,然后完成自己的进攻意图。

  他擅长强攻强杀,却也不乏滴水不漏的耐心。

  他瞅准的时机很毒,恰恰抓住了窒碍最低的那一刻,抵到了最深处。

  这一下进得极狠,强大的冲击力让叶修的背部跟门发出了一声沉重的撞击声。

  而周泽楷却还不罢休,没有机会,他可以保持充分的耐心,可当机会出现了以后,他却不会再保留。

  他拉高了叶修的一只腿,以前臂挂住,深深地顶撞。

  抵在身后的门发出持续地闷响。

  一声。

  再一声。

  

  密集的攻击下,叶修原本颜色浅淡的嘴唇染上了温湿的艳泽,微微地颤动着,从齿缝间泄露出了喘息的声音。

  周泽楷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他的攻势却丝毫没有放松。

  这就是他一贯的风格,只做不说。

  叶修却没忘了说话。

  他的身体是在不断的荡着、晃着,好像完全抓不住主导权似的。

  但,并不。

  他在破碎的喘息中贴在周泽楷耳边,用沙哑的声音低声说:“稍微……浅一点……”

  周泽楷做出了微小的调整。

  “嗯……再左边一点……”叶修以轻到几乎听不见的气音要求着。

  由声音的变化感觉得到非常接近的程度。

  周泽楷完全理解叶修的意思。他们的同步率相当高,意识、判断,很多地方如出一辙。这是他们在赛场上就发现了的一点。

  周泽楷几乎就是没有变位,几乎就是擦着原本顶撞的地方,猛然地贯穿。

  但叶修的声音却完全不一样了。

  仿佛哭泣一般的湿润声音。

  而周泽楷也在这一瞬间被他吸得几乎麻痹。

  为了听到更多那样的声音,周泽楷并没有就此释放出来,他忍耐下了企图向外迸发出来的热流。

  他的手象铁箍一样扣住对方的腰部,不断地攻击着那一点。


  “很好?”舔着那原本苍白现在却染上红潮的脸颊的时候,他问。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几乎是被柔软地绞拧着往里吸。

  “嗯……很好……”叶修断断续续的声音很轻、很轻,像服了麻药一般。


  第一次结束了之后,他把全身无力的叶修抱到床上。

  叶修就像全身没骨头似的,慵懒地躺在那里,用湿润的眼神望过来。嘴唇微张着喘息的时候,看得到里面红色的舌尖。

  像是某种艳丽的飨宴。

  周泽楷开始吃他。

  白皙的颈项,荏薄的双肩,平坦的小腹,直到大腿的内侧,都留下一个个瘀红的伤痕。

  然后,以手掌握住一边的脚踝,再度进入那红润而潮湿的中心。

  因为很久没做的缘故,这个晚上相当、相当的漫长。



评论 ( 11 )
热度 ( 420 )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