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没有CP洁癖,只有攻受洁癖

【周叶】Addicted 1

【周叶】Addicted 1

 

  雨一直下着。

  空旷而昏暗的室内也像是浸透了水一般,被黏腻而潮湿的空气泡蚀着。

  沉厚的双层遮光窗帘的缝隙间,间歇性地、却没有止息地映出一线一线将天空切割碎散的雨丝。

  周泽楷恢复了一丝蒙昧的意识。

  他的嘴唇仍然挨蹭在一小片柔韧的皮肤上。在意识到那是什么之前,为那柔和的触感所牵引着,他在不甚清醒的困怠中对那小片皮肤轻轻吮了下,顿了顿,又吮了下。仿佛婴儿出生后的本能。

  直到一股迥殊的味道悄无声息地弥散了唇齿之间,才是真正清醒了过来。

  淡淡的烟草味,分泌的汗水味,以及,将这些气味柔和地裹覆住的,仿佛颤动在叶脉之间的原初嫩绿汁液的甜味。

  他睁开了眼睛。

  手臂中的肢体虽然纤细,但仍明显是属于男人的轮廓。

  他闭上了眼睛,片刻后复又睁开,瞳孔中的映像不动依旧,手臂上的重量也没有消失。不是做梦。

  下半身不同于自己解决的欣快感不动声色地揭示着跟对方发生了身体关系的事实。

 

  他并非初哥,中学时代就有过数次在体育馆被学姐推的经历。但他对这事并不耽溺,青春期过剩的荷尔蒙被他尽数耗在荣耀里。这些年来,跟人上过床的次数是一个手指就能数得过来的。而跟男人则是他从未涉及的领域。

  轮回王牌的坚韧意志在此时发挥了作用,对于不在计划之内的异事表现出了非同常人的接受力。

  静静保持了这个姿势两秒钟后,他才沉默而坚定地移开了嘴唇,并轻轻抽出手臂。

  离开了手臂的支撑,怀里的男人似乎觉得有些不适地微微歪了歪头,然后翻了个身。

  阴雨的微黯让房间里铺满了暗沉的色调。灰黑的底色上,只窗帘的缝隙间透过一缕薄明的晨光,在光与暗的变调中,浮现出来的面孔鲜明如同浮雕。

  他神色一震,削薄的嘴唇骤然绷直。

 

  在满目凝重冷色中现出的,是很熟悉的一张脸,很悦目的一张脸。被联盟主席孜孜不倦地寄希望了那么多年的联盟脸面首选,有自然而然的秀逸出色。

  但比这张脸更先声夺人的是他的口舌。那是不输给任何一件银装的几乎可以具现化为风刀霜剑的存在,让人在注意到他的眉目之前,先行给这张脸贴上了嘲讽的标签。

  但现在他是安静的,那张嘴并没有吐露一丝一毫跟嘲讽相关的音节,模糊轮廓中只见出眉宇特殊的清黑,如同水墨画就。

  他有一瞬间忘却思想。片刻后,他才沉默地将视线投向了男人的手,那是一双修长美丽的手,手指纤细白皙到连指甲都看不出瑕疵的程度。

  那么,没有疑问了。面孔可能有相似,但是,这双手对他而言,却不存在多少错辨的可能。

  叶修。

 

  那一年他17岁,初出茅庐就担任了轮回的队长,是联盟最闪耀的新人,但轮回却在对嘉世的团队赛中一败涂地。

  为什么会输得这么惨?

  赛后走过过道的时候,他仍沉浸在这样的困惑中,抿紧了嘴唇,未发一言。

  突然他的头顶被什么东西轻轻抚过。

  像是安抚小孩子一般。

  顶上的灯光穿过空旷的通道,落在嘉世队长放在他头发上的手背上。

  “技术挺不错。但是,荣耀……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哦。”安定沉着的温柔声音悄然地播散于空气之中。

  那是一张一点也不嘲讽的脸。

  而且,莫名熟稔,明明初次相见,却似久别重逢。

 

  那时候的叶修是所有人都要费心翻越的一座大山,而那时候的周泽楷,虽然很优秀,却还没到那样的程度。

  然后渐渐迎来了转折点。

  嘉世日渐衰弱,轮回却稳定崛起。

  叶修第一人的地位不断受到质疑,周泽楷第一人的呼声日渐走高。

  联盟该变天了。这样想的人里面,却不包括周泽楷。即使在轮回双冠、眼看将要攫取第三冠建立轮回王朝的路上。

  他被人称之为无解,日渐成熟起来的他,好像谁也没办法挡在他夺冠的路上。

  胜利,不断的胜利。联盟比赛成了轮回一骑绝尘的舞台。

  轮回,无敌。周泽楷,无敌。这样的评论甚嚣尘上。

  或许唯有他心里才清晰地意识到,他的两冠……是没有那个人的阻截的。

  第八赛季,叶修中途退役。第九赛季,叶修没有参与的资格。

  可是,那个能够一眼看穿他的弊端的人,真的无法阻截他吗?

 

  他们最终在第十赛季的总决赛中狭路相逢。

  然后,再度看到所谓标杆的存在。

  即使,他已经走得够远,登得够高。

  生死毫发的关头,曾经以为无法突破的职业极限被悍然破开。然而,被惊呼为重新定义荣耀的华丽技巧却被平淡无奇的质朴招式破解。

  在那一刻,他才真正读懂了对面这个人的强。

  高,是一眼可见的。深,却非一下可以看透。

  最土的打法却能遏制最华丽的,背后的深意耐人探寻。

 

  这个人,居然会出现在他床上。

  即使以他一向的坚忍沉定,也无法做到全然无动于衷。


评论(12)
热度(679)
©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