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26.舞

  跳舞的目的无外乎两种,社交或者谈情,而眼下哪种都不是。

  很纯粹,没有目的,只需要任由旋律牵动着身体,由这头到那头。

  当你喜欢的孩子在你面前欢笑时,你会情不自禁地放弃复杂,不由自主地笑和放松,暂时忘却并不美好的世事种种。像有一方与外界隔绝的天地,绿草如茵,有温暖的阳光流淌。

  “我想到了一幅画。”明诚说。

  明楼立刻意会内容:“《春》?”

  在波提切利的那幅画的左侧,三美神身着薄纱翩翩起舞,轻快优美。

  明诚第一次在明楼膝头上看到那本画册就眼睛一亮。翻到《春》的时候,他不由自主轻轻抚摸着页面,说:“好美。”

  “是啊,非常美。”明楼说道。

  这是他很喜欢的一位画家,所以买了画册收藏,真品基本上不可能收得到,太珍贵了。他以前也和同学朋友谈过,但别人并没有强烈的感触。喜欢这个事是要讲缘分的,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你很喜欢的东西在他人那里可能只是普普通通。

  “喜欢这种色彩,好像会流动。”

  “你的感觉没错,这副画画的是生命,流动的感觉其实是生命感。”

  “生命……是流动的感觉?”

  “古人早就说过,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生命就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就像花园里的花草,每天都在长?”

  “理解得不错。”

  “左边的三个人是在跳舞吗?”

  “是的,你仔细看看她们的动作。”

  “乍看身体有点别扭,再看又感觉到了柔软和开心。”

  “这是一种技法,画家技巧很成熟,否则她们的线条不会有这样仿佛断裂却又一气呵成的连贯柔美。”

  “而且,每个人都很不一样。”

  “对,她们的肢体语言流露出了性格特征,活泼、羞涩、稳重的各不相同。”

  那天他们就这副画谈了很多,它有太多值得抠挖的细节,每一寸都美得诱人。

  即使年龄的差距那么大,但彼此的距离却那么近。人与人之间的很多事情常常奇妙得无法解释。

  明诚说自己最喜欢的还是阳光,虽然画面上看不到太阳,但无论怎么看都觉得画中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鸟语花香。 

  明楼说,这是一种很高级的表达,有些东西不见得非得画出来,能让人没看见却感觉得到,其实是更好的。

  派对里,听了哥哥的回答,明诚点点头:“嗯,就是那幅,跳过舞之后,更明白它有多美了。”

  “奇妙的事情……语言往往难以传达,但是画面可以。”

  “能够画出来让人感觉开心,也很奇妙。”

  “所以这世上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成为画家,感触、技法、表现力,缺一不可。”

  “我想长大以后做一个画家。”

  “啊?那你得非常努力才行。”

  “我肯定会努力的。”

  他开始期望。

  他对未来有了自己的向往。

  他觉得跳舞很美妙,就想把美妙的东西留下来。

  他觉得自己有能力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明楼亲一下他乌黑的发心:“也许以后你能开自己的画展。”

  并不是无的放矢信口开河,在艺术上面,天赋远大过于努力。学画一年,看得出来,小孩儿的画里是有生命的,虽然目前笔法还相当稚嫩。要成为一个画家肯定有许多许多的障碍,不过那些且不去管它,都是后天的事情。于先天上条件优越,那么便值得尝试。不管最后做不做得成画家,都会收获不少。

  小孩儿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人。眼里看着,心头不由自主地漫出喜悦和甜蜜。

  你从他积雪的世界经过,一点一点地给他温度,慢慢的,雪融化了,化成了雨滴,飘落在头顶的天空。因为你他学会了笑,他学会了希望。生命的千变万幻,还有比这更快乐的事情吗?

  “那你会来看吗?”

  “当然,我要做你的第一个观众,给你意见。”

  “每一张都看?”

  “每一张都看,不管你画多少张,只要我在,就会做第一个观众。”

  “说好了?”

  “说好了。”

  “一直在?”

  “永远有效。”

  跳完三支舞,明楼转去与别人跳舞,任何聚会都是社交的场合,无一例外。

  明诚去一边吃东西。若说他最大的弱点,大概就在这上面。因为饿了许多年,即使现在学会了举止文雅不去地上捡东西吃,对食物的喜好仍然抹不掉。

  糕点和水果不少,他专心地吃,同时看着衣香鬓影的大厅。

  很多很多的人,可是很容易看得到哥哥在哪。

  跳舞的好坏在有比较时最容易辨别。哥哥跳舞肯定练过多年,无论面对什么舞伴都应对自如。

  中间休息的间隙,明楼回转来,问:“闷不闷?”同时手中叉了一块西瓜送入小孩儿口中。

  当然孩子这么大了其实是毋庸喂食的,不过虽然食量可观,但离白胖娃娃的差距仍然很大。在他身上,长肉是这么难的事情,有时候就忍不住自己上手了。

  “不,我想,有一天我会把眼前的一切都画下来。”

  这会是一幅很复杂的画,现在还没能力画得出。

  “我在这副画的什么位置?”

  “中间,最显眼的地方。”

  “谢谢你给我一个好位置。”

  “因为跳得最好。”

  “真的?”

  “要跟多少舞伴练习才能跳得好?”

  “不多,几十个。有的是世交,有的是以前的女朋友。”

  “今天的是女朋友?”

  “是过。”

  “分手是因为不喜欢了吗?”

  “是的。”

  “喜欢……很容易变成不喜欢吗?”

  “有各种各样的因素,会让喜欢渐渐褪色,不能持续。”

  

  舞池中,沈剑秋与舞伴交谈。

  “剑秋,你今天话好少。”

  “在想些事情。”

  “能说给我听吗?”

  “徐志摩写过,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偶尔投影就能念念不忘,那么,如果一直投影呢?”

  “无法自拔是肯定的吧。”

  “天长日久,只看着一个人,只聆听一个人的声音,到最后大抵就两种可能,不是恨到不行,就是爱到不行。”

  “这简直是一定的。”

  “如果本人心智成熟,是自己的选择还好,若是旁人代做的选择,就相当于在非主观认定的情况下将人生早早决定,这样该算是善意的施予还是无心的戕害呢?”

  “为何你今天这么像哲人?”

  “只是随便想想。”沈剑秋微微一笑,“好了,我们谈别的吧。”

评论(22)
热度(38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