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25.鱼儿慢慢游

  明诚抬头看了一眼哥哥,然后说:“不会。”

  这不是一个随口的回答。

  看得出来,沈剑秋和哥哥不是朋友。沈剑秋没有正面回答是不是朋友的问题,而且哥哥说的话也显得过于客气,维持着基本的礼貌而已,背后相当冷淡。

  如果哥哥有一天这样对他说话,他会伤心得要死。

  既然两人关系不好,像是结过仇,那么自然不能给出肯定的回答,虽然直觉上觉得眼前并不是坏人。

  沈剑秋看起来毫不在意:“我可以教你。”

  “一直踩客人的脚不礼貌。”

  沈剑秋明白了,笑一笑:“看来我们今天不能继续做朋友了。”继而俯身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个地址,语声温和,“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可以来找我。”

  沈剑秋接着对明楼颔一下首:“失陪。”然后转身离开。

  等沈剑秋走远后明诚才开口:“哥哥不喜欢他?”

  “有过一点摩擦。”

  “因为什么?”

  “约会了同一个Beta。”

  “三个人不能一起约会吗?”

  “不可以的,需要一对一。就像跳舞,一次只能有一个舞伴。”

  “那怎么办?”

  “打了一架。”

  “打架不对。”

  “是不对,不过人不可能时时刻刻都理性、正确。”

  “想不出哥哥不理性的样子。”

  “我不是神,只要是人就有犯错的时候。”

  立刻想要安慰人:“没关系的,跟我约会就好,我会只跟哥哥约会,这样就不用再打架。”

  “谢谢你。”明楼笑出来,俯身亲了亲他发心。话是孩子气的,但是很贴心。

  留声机里飘出悠扬的旋律:“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啊燕子啊你说些什么话……”

  小孩子说:“我想跳舞。”已经能自然地提出自己的意见。

  十岁和十一岁,仅仅差一年,却是天差地别。以前说话没人听的时候,总是沉默,不想说话。现在有人听的时候,自然而然想要跟这个人说所有的心思。

  明楼微笑:“当然可以。”口气中尽是纵容。

  家里的小朋友学什么都很快,虽然一开始的确是被踩了好几脚。

  “疼吗?”小孩子担心地问。

  “你再长胖二十斤的话,也许我能有点感觉。”

  虽然得到了安抚的回答,但是小孩子还是很在意,抿着嘴,非常非常地专心,集中精神在脚步上,没多久就跳得很好。

  前进,后退,旋转,像会飞起来的小鸟。

  黑玉的瞳仁亮光闪烁,很容易就变得开心。

  有一天,小孩子会真正成为天空的飞鸟。

  他不会是小可怜,也不会一无所有,如果在前十年没有被好好地对待,就用今后漫长的岁月用心善待。

  要作为第一个爱他的人,守着他,看他长大,一点点舒展挺拔,在爱里长成繁花千重。

  希望看着他生命的阶段一步步遍历,青涩初恋,步入社会,渐渐成熟。不过,私心里,希望这一天来得晚一点。

  养育一个孩子,并不是单方面的付出,抱着他,听他说话,看着他,在在都有快乐和慰籍,不会孤独。

  一个人是无法跳舞的。一支舞曲,总需一个舞伴。

  这是最可爱的舞伴。

评论(33)
热度(41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