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23.夜灯

  有两年的时间,他们在家里的那间大书房里渡过大部分的下午和晚上的时光。

  他学会了读和写,学会了四则运算,还有美术和音乐。

  明楼在他身上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他知道。大学生的功课虽然比较轻松,但余下的时间大部分人会用来做社团活动和交友出游,而不是回家陪着一个小孩。

  被稳妥地照顾和温柔地对待着,这世上极少的人能做到这样。至少这样的人从未在他的生命里出现过。

  变聪明之后大概就不会那么惹人讨厌,可以被身边的人接受和喜欢,以前他是这样想的。后来却慢慢觉得,只要被哥哥喜欢就很好。

  明楼上午不会在家,大学的课基本都在上午。尽管没有人督促,他也会拿出课本自己读,等明楼回家之后,把自己写的字和做的题给哥哥看。

  学习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笔划过纸面的沙沙的声音像有魔力,非常好听。两个月之后,他已经可以看懂三年级的课本。没有任何辛苦,功课只要一样样地做起来就会慢慢熟练,而且内心满足。

  有时候会回想起以前在这间书房里的经历。书房的窗子要擦得亮亮的,书桌要擦得一尘不染,书房的椅子他永远不能坐,书桌上的书不准他碰一根手指头。

  过去觉得,这间书房像一个大世界,有那么多的书,像会通向一个个未知的遥远的地方。现在书柜里的那些书不再遥不可及,他都可以触碰。它们对他来说依然挺难的,但是,有的书已经能稍微看懂一点了,慢慢地读下去,总有一天都能懂得。

  明楼订了阅读计划,除了从藏书中挑选之外,也要求他每天从报纸上选一篇喜欢的文章读出来。

  一开始他读得坑坑巴巴,不认识的字太多了。明楼说没有关系,越读就会越好。明楼要求他把不会的字用笔圈起来,然后在他读完之后,一个个耐心地跟他讲。他会把每天遇到的生字记到生字本上,然后自己一遍遍地读和写,记住它们的读音和形状。常用字是有限的,渐渐的,就没那么难了。

  这个时间并没有很长,不久以后,就有了一篇他可以完整读完的文章,明楼说他比自己预想中做得更快而且好。

  每天都写阅读笔记,对当天看过的故事或者报纸文章写下优美词汇、精彩语段、阅读感想,每一篇明楼都会写评语。

  比如《老鼠嫁女》这个故事,就有不少相似、相近或者相反的词语:发光、光芒、世界、骄傲、乌云、女儿、可怕、可爱、女婿、生活、幸福。“幸福”的“幸”字不太好写,他写错了,把下面那一竖写长了,写到了两个点之间,明楼把它圈了出来。

  在阅读感想的部分,他写:老黑鼠不用费力去找最厉害的女婿,互相喜欢才能结婚。茵茵当然要嫁给冬冬,因为冬冬对茵茵好,在猫来了的时候保护茵茵。

  明楼说,就像人和人在一起,最重要还是喜欢,不是附加的条件。

  他想了想,说:“我希望你不要结婚。”

  “为什么?”

  “长大之后,我想跟你结婚。”

  “原因呢?”

  “因为你对我最好,没有条件。”

  “等你长大后,哥哥就老了。”

  “我会照顾你,就像你现在照顾我。”

  这些话背后的心情,是害怕。

  一直没人要,突然从天而降一只手,把他捞了起来。可依旧是怕的,担心有一天哥哥也不要他了。

  已经成为心里最重要的人,就不想再失去。

  对结婚的理解基本都来自童话故事,结婚之后往往跟着这样一句话:他们幸福快乐地永远生活在一起。

  想永远跟哥哥在一起。

  有一天读报纸,看到一篇文章,美国有人在实验室里给一只小白鼠换上了另一只小白鼠的肾,说有一天可能能够在人身上实现这种手术。

  明楼说,即使有这种技术,也不好实现,主要是很难找到人愿意把自己的器官给别人。

  很难吗?他不这样想。只是肾有什么关系?

  “如果需要,我可以把我的心给你。”

  每个月中有一天被明楼定为休息的日子,这一天哥哥会晚归,而且身上松木的香味较平常重得多,还会掺上一些别的味道。多出来的气味是变化的,每变一次,大约就意味着换了一个人。

  对于哥哥身上特殊的气味,他已经知道这是信息素的味道,是性别分化为Alpha或者Omega之后才会有的。信息素每个月会爆发一次,需要经过两性之间的连通才能平稳下来。哥哥是Alpha,Alpha可以和Beta或者Omega连通。连通的方式他不太清楚,明楼没有做具体的解释。

  明楼回来得很晚,总要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夜色沉沉寂静无声。

  外面那么黑,院子里没有灯,所以,每一次,他都会去院中等。

  学过冰心的《小桔灯》之后,他们一起做了小桔灯出来,可以提在手里,成为夜幕中微弱的光芒。桔皮不耐久,放几天就枯,不过没有关系,等它枯萎之后,重新做过就好。

  日积月累,它成为他做得最熟练的手工。

  明楼说过他几次,要他不必出来等。但在这一点上他始终没有听话。

  小灯的光亮固然微渺,但总能在夜色中照亮一方漆黑,使得归家的路不会难行。

  有时候,他也会轻声唱一首歌,他喜欢的一首歌:“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等上一些时候,便会有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缓缓归来。

  是不是太黏人了?可是没有办法,已经不习惯一个人睡。床铺很柔软,但要有哥哥才会有暖和的感觉。

  明楼有过一次特别晚的时候,到半夜都没有回来。

  夜色无边,悄无声息,时间变得很长。觉得累了的时候,他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静静地望着前方一眼望不穿的黑夜。

  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总会回来的。

  明楼回家的时候吃了一惊,显然很意外他还在等着。

  这天晚上没有睡前故事,因为实在太累了,被抱回卧室之后,一沾床他就睡着了。

  那一晚之后,再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明楼每一次都会按时回家。

评论(29)
热度(44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