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植物园ch22.求学

  当夜,被尖锐的爪子撕碎的一刻,他从噩梦中醒来。自己居然并不是躺在冰凉的地上,而是在柔软的床铺上。眨了眨眼睛,他想起来自己是在眀家的客房里睡着的。但这里不像是客房,而且……边上多了一个人。

  身边的人将床头灯按亮,室内浮起一层淡黄色的光,夜色无声远去,光里面是他新的哥哥。 

  每一次半夜醒来,都会觉得特别难过,常常想去死。仅仅是活着,都是一件要用尽勇气的事情。但那一次,并不那么难过。

  灯光让对方看起来比白天更温和,身上隐隐散发着松木的芬芳。这是一种温暖干净的味道。

  明楼解释道,因为他睡得不太安稳,所以才把他抱了过来。

  明楼没有问任何问题,只说:“等一会儿,我拿点东西过来。”

  几分钟后,他手里多了杯热腾腾的牛奶。

  然后明楼开始讲一个故事,一个童话故事。

  牛奶暖而甜,故事是《小意达的花儿》。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骨裂和一些外伤,但是,胃袋被填满,耳朵里漫进来温柔的声音,让疼痛和恐惧不知不觉变得和缓。

  在渐渐睡着之前,他最后的意识是,背部被柔和地一下一下地轻抚着。

  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声。

  第二夜,也还是一样,在发噩梦之后被抱过来。那之后,他们就一直一起睡了。直到他提出异议之前,始终分享着一张床。

  那是一张雕花的红木双人床,不华丽,但是很舒适。

  人体散发的松木的芬芳成为世上最好闻的一种味道,似乎连梦靥都会失去一贯的阴森的力量。

  这里没有凌虐,也没有谩骂,可以静静地养伤。

  他不太清楚明楼为什么会收养他。怜悯?同情?或者别的什么?但他没有问过这个问题。答案也许不那么好,不知道的话,至少可以维持表象的平和,不会失落。

  他只希望他的新哥哥不要变得太快。不过看起来,哥哥一时半会还不至于异变成另一个巫婆。

  总之他跟了他的姓,有了姓名。

  养好伤之后,他得到了书包和课本。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好,他可以读书了。

  然而事实上他只在小学里待了23天,尽管国文老师告诉过他他是最肯学的学生,比所有的孩子都能坐得住。

  他只觉得用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学习的机会这样难得,怎么可以不珍惜?

  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这所小学是很好的学校,放学后校门口停满了各种洋车,就读的孩子非富即贵,一个个都是少爷。在知道了他的身世后,欺辱开始了。

  剥掉西装制服和衬衫,扯脱西式短裤和长筒袜,然后逼迫在地上爬、学狗叫、钻裤裆之类的,他抗拒,然后就会被殴打。

  光着身子,周围是一圈盯着他大笑的人,被称呼为卑贱的野狗。

  一次都没有哭过,也没有哀求。总有些人喜欢用各种方式虐待别人,而且是非常固执地要这样做,泪水和求饶只会助长他们的意愿。他们的力气并不比养母大,虽然疼痛,但比起藤条来,其实是可以忍受的。

  能够上学已经够幸运了。学校是必须要来的,想要学习,想变得聪明,不再呆傻。

  每一天,又学会了几个字,又会做了几道算术题,这些……都是会让人感到开心的事情。

  转折点是有一天他被推进了排水沟,小腿很疼,像是脱离了身体那样疼,没有办法爬起来。

  明楼出现在学校。

  哥哥的怀抱温暖有力,松木的气息是安全的味道。明楼带走了他,把他抱进了医院。

  医生说了很多话,可是都听不懂,他只能征询哥哥:“我的腿会断吗?”

  “不会,只是骨折。医生要给你做一些处置,会很痛,但你要忍住。”

  他松了一口气:“我不怕痛。”腿不会断的话,只是痛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

  那个被称为正骨的过程他不想回忆,为什么小腿的上端和下端要同时往两个方向掰扯不太明白,不过只要这样能让腿好起来,那么他就会尽力坚持。

  两个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其中一个开口夸奖他:“真是个勇敢的孩子。”

  勇敢吗?其实只是习惯忍痛。疼痛的日子已经过了十年,痛得快死掉也只是痛得多一些而已。

  上好了夹板之后,明楼把他抱出了医院。

  “我很抱歉。”在家里,明楼是这样说的。

  他很惊奇,这事明明跟明楼一点关系都没有。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明楼又说道:“让你读这所学校是因为我希望你能受到更好的教育,我觉得这样对你比较好,但是……”叹了一口气,明楼说,“是我考虑不周,我应该想到这种情况的。跟身边的同学在一起,这段时间里,你一定过得很糟糕。”

  “不,没有那么糟糕。”

  “没有吗?”

  “因为……学到了东西,虽然也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人。”

  “喜欢读书?”

  “非常喜欢。”

  “学校里的事为什么一直没提过?”

  “因为……一个月前,我看到你打了电话,买了礼物。”这所学校一定不容易进,否则明楼不需要去拜托别人。

  那天晚上他听到明楼和明镜在客厅里讨论他的事情。

  明镜希望给他换一所学校。明楼却说暂时打算由自己来教。明楼说了跟学校老师交流的情况,也说了他们下午的谈话。

  明楼说:“这孩子很聪明,还有非常明确的向上的动机。只要给予合适的指引,就会成长得很快。刚开始的阶段,我不希望他再受到伤害。”

  动机是什么意思他不知道,不过大致的话里的意思是明白的,是正面的、肯定的看法。

  明楼接着又说:“我知道姐姐觉得这孩子不够阳光,也不活泼可爱,但是,以他的经历来说,已经很好了。虽然沉默寡言,但他愿意跟我沟通,也会体谅我的处境,大部分的孩子都做不到这样。我很喜欢这孩子,很想要教他,而且我知道他不会让我失望。”

  这是真的,他不愿意让人失望,更不愿意让明楼失望。

  因为……这是第一个说喜欢他的人。一直以来,都是被人讨厌的。

评论(31)
热度(45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