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凌李】望远攻略(9)

  凌远静了一会儿之后,才有些无奈似的用左手扶了一下额:“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呢?”

  李熏然犹豫地轻咬住下唇,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总不能说是有个作妖的系统在,总是不安分地给他的言行加码拼命勾引吧。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你。”

  凌远的低语声响起。

  “只要稍有空余,就会想起你。”

  凌远深黑色的瞳孔锁住李熏然:“虽然想不通……你为什么总是这样,给我各种各样的暗示,或者说是明示,接着又泼上一盆冷水,但我没法不让自己想着你。”

  李熏然又咬了咬嘴唇。

  这一刻,他有些混淆了。游戏和真实的分界到底在哪里?不管是环境还是人物,基本都跟现实没什么差别,里面的角色有着丰富的情感和敏锐的判断,并不是生硬的勾引就能攻略的。

  看着凌远认真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无法简单地把这只当成是一个游戏,也无法把眼前的人只当成一个角色而不是现实中的那个人。

  凌远伸手过来,握住了李熏然的手。这只手坚毅、有力,掌心烫热,仿佛烧灼一般。用的手劲太大了,让人感到有点疼。

  “我不喜欢不明不白。”深色的瞳孔一瞬也不瞬地凝视着李熏然,“所以,我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

  两人的视线无声地纠缠着。

  李熏然不知该怎么措辞。

  “不好说吗?”凌远沉吟了下,“那换个说法好了。就按你刚才说的,假如我真的想把你从头舔到脚,你怎么想?”

  凌远话说得太直白了,李熏然不自觉紧张地舔了下嘴唇,他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真的这么想?”

  凌远看向他:“作为一个正常健康的成年男人,你不能指望我在看着你的时候纯洁地什么都不想。”

  李熏然脸上不可抑止地发热。

  凌远接着说道:“现在,回到我的问题,当你知道了这点,你怎么想?讨厌吗?”

  他的语气显得很冷静,眼里却充满了一种沉沉的说不清的东西。

  面对这样的眼神,李熏然直觉性地摇了摇头。如果说否定的答案大概就会伤害到对方,而他不希望伤害这个人。

  凌远似乎是松了口气,盯住他:“那么,喜欢吗?”

  凝视的目光传递过来无声的张力。

  李熏然认真地想了想:“我不知道。”他诚实地说,“老实说,有点害怕,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

  凌远紧绷的表情变得缓和了,松开了一直抓着李熏然的手,转而摸了摸他的头发:“我知道了。那么,等我下班,可以吗?”用的虽然是问句,但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77(我好喜欢你)。】

  ……

  凌远走了之后,李熏然问系统:“凌远说的话的意思是,要跟我做?通过这种方式来测试?”

  系统的语气有点欣慰:【你总算还不是迟钝得无药可救。】

  李熏然想了想:“现在离开是不行的吧?”

  【不想攻略的话,当然可以走。】

  李熏然听出了系统的潜台词:“这样的话,好感度会降、黑化度也会上升,对吧?”

  【没错,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李熏然又思考了一会儿:“只要做一次就可以了吗?”

  【床上是最容易加好感度的地方。】

  果然是邪恶的系统,李熏然想着,但是,事情发展到这样,想抽身也不太现实。

  在他心里最担心的就是,凌远黑化度进一步上升。

  他不想要凌远变成他不认识的凌远。

  ……

  “上去吧。”

  车子停在凌远家楼下的地下停车场。

  李熏然闭了闭眼睛,鼓足勇气走进了电梯。

  进到凌远家里,门在身后关上的时候,他心中无可避免地生起了一种强烈的想要逃的感觉,但他尽力控制了下来。

  “很紧张?”一只手温和地摸了摸他的头发,“你是不是没有跟人做过?”

  李熏然诚实地点了点头。

  这个答案显然取悦了凌远,因为抚摸头发的手指变得更加充满柔情。在舒缓头皮般的抚摸持续了一阵之后,凌远才开始吻他。

  湿热的触感并不讨厌,仅仅只是停留在浅表的吻。花费了相当时间吻遍脸上的每一部分之后,才循序渐进地加深了程度。

  那种被眷恋的感觉让人脑海浮上轻微的眩晕。包括被要求张嘴的时候,李熏然也不自觉地照做了。

  等到被推倒在床上的时候,他才惊得颤了颤,因为解开衣服的胸前被一双唇吻住了。

  又不是女孩子,也可以这样被人吻吗?疑惑地这样想着的同时,无法抗拒的酥感已经涌了上来。

  虽然没有丰满的胸部,凌远的嘴唇却像胶着般不愿离开。在淡红色的尖端吻了一段时间之后,又转为了稍带疼痛的轻咬。

  李熏然起初在意识里抗拒过自己沉迷于这种温暖的触碰,但理性却不受控制地渐渐褪了下去。他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问题,然而这事似乎并不是努力就有用的。人的身体仿佛天生就不能抗拒这种亲密的行为。

  膝盖被一双手弯起、撑开,凌远将头埋了下去,李熏然连脚尖都在颤抖。

  他没法思考了。

评论(21)
热度(274)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