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凌李】望远攻略(8)

  这个世界并不是现实的那个世界,但是,所有的一切却又显得那么真实。所以,心头的郁结也是切实的。

  梦中的凌远,实际的凌远,温柔的,凶狠的,冰冷的,强制的,淡漠的……每一种形象都在李熏然脑海中翻来覆去。

  最后,总会浮现出冰冷的一句话来:“请你离开。”

  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似乎重逾千斤,压得心头沉甸甸的。

  胸口很胀,一步一步走出了大楼之后,他忽然很想抽一根烟。

  一辆车在眼前停下来。

  薄靳言摇下了车窗:“怎么还在外面晃荡?上车!我今天心情还不错,勉为其难搭你一程。”

  没有计较这种毒舌,李熏然迈动沉重的腿,上了车。

  【叮!凌远黑化+10,当前黑化度45。】

  听到系统提示,李熏然从车窗玻璃望出去,视线中出现了站在家中阳台上的凌远,看不清神情。

  车驶远了,凌远的身影隐没。


  几天之后,李熏然去医院复查。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李睿看他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好像知道点什么似的。

  李睿说:“解开上衣,换药。”

  李熏然低头解扣子。

  李睿腰间的call机响起,来了急诊。

  凌远走了过来:“你去吧,这个病人我帮你处理。”

  凌远在面前坐下,李熏然不由自主地紧张。他在李睿面前脱衣服无所谓,在凌远面前脱就感觉浑身不对劲,手放哪似乎都不对。

  【叮!凌远好感+1,当前好感度71(我依然对你……)。】

  李熏然更不知道手往哪放了。

  【叮!凌远好感+1,当前好感度72(我依然对你……)。】

  凌远似乎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过来帮他解扣子。

  李熏然顿时觉得自己不会好了。

  他宁愿再挨一刀,也不愿意拙到在凌远面前连扣子都解不开。或者即使傻逼到不会解扣子,他也不愿意悲摧到让凌远帮忙干这个。

  凌远一板一眼的态度看不出异样,接着就开始诊视。

  李熏然更紧张了,虽然知道人家是在工作,但毕竟是露着胸给人看,他又不是没神经。

  凌远扫视了他的身体,即使是正常的程序,他却完全无法放松下来。

  那双黝黑的眼睛里仿佛有某种东西,让他觉着自己是不是看起来像个糖人。

  室内的空气显得紧绷。

  李熏然有心缓和一下气氛:“我恢复得怎么样?”

  “很好。”凌远的嗓音有些低哑,他开始换药。

  这感觉很怪异。非要形容一下的话,像是被侵犯的感觉。凌远的触碰是娴熟且专业的,似乎不带任何感情,但是,李熏然就是觉得非常不对劲。

  凌远的视线定在他胸口。

  这样的触碰,这样的目光……让他胸口小小的突起不知不觉挺了起来。

  李熏然更臊了。他又不能把它摁回去。

  【选项A.“你在看什么?”;选项B.“能不能快点?”】

  小李警官从小文明礼貌,所以不礼貌的B是不会选的,A成为排除法后剩下的选择。

  他靠近凌远的耳朵,轻声低语道:“你在看什么?”

  耳畔私语?说完系统台词之后,李熏然尽力忍住了自己想骂人的冲动。系统给他附加上了动作和语气,勾引的意味不要太鲜明。

  “没什么。”凌远的嗓音更低哑了。

  【选项A.“所以,你没有在关注我?”;选项B.“是假话吧?”】

  李熏然分析了一下,两个选项意思其实差不多,只是措辞上有点区别,他选了措辞和缓一点的A。

  “所以,你没有在关注我?”手指轻轻牵着凌远白大褂袖子的一角,他嘴角噙着一丝轻笑问道。

  这一回,李熏然已经懒得吐槽系统加的戏了。勾引就勾引吧,认了。

  “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而已。”

  【选项A.“真的没有在关注我?”;选项B.“不想跟你说话了。”】

  虽然对系统加戏不满,但是选项B明显刷不到好感,李熏然只得认命地选了追问路线。

  “真的没有在关注我?”他再次低声问道,手指从凌远的袖口滑到手腕上,指尖微微扫过皮肤上略凸起的血管部分。

  “你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选项A.“你的目光看起来像是想把我从头舔到脚。”;选项B.“你的目光看起来像是要吃了我。”】

  可以有这么限制级的选项的吗?

  李熏然免不了为难了好一会儿。两者都很羞耻,但“吃我”这类话还是更难说出口一点。

  李熏然轻轻一笑:“你的目光看起来像是想把我从头舔到脚。”他的指尖在凌远的手腕上如拂尘般扫过。

评论(54)
热度(273)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