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凌李】望远攻略(7)

  凌远怔住了。

  系统昭显存在感:【选项A.“来,张嘴。”;选项B.“不吃算了。”】

  前一个选项比较羞耻,后一个选项纯属作死。在羞耻和作死里面选,还是羞耻吧。面对黑化度这把悬在头上的刀,做出选择大概花了5秒钟的挣扎。

  李熏然说:“来,张嘴。”

  系统智能地转换了他的语气,将“勉勉强强地”转成了“温柔地”。

  凌远怔了更长的时间,然后接受。

  【叮!凌远好感+10,当前好感度72(是毒药也得吃啊)。】

  李熏然低头挖了一大口饭。这个游戏最羞耻的一点就在于,凌远的心情会由系统提示的方式呈现出来,即使对方面上平淡不露声色也忽略不过去。

  这感觉带来一些现实中不会有的异样,好像卸掉了对方冷静的伪装似的。

  可以这样影响一个人,这么说来,自己还算是挺有吸引力?

  想到这里,李熏然脸有点热。

  那么,要像系统说的那样,想办法留在这过夜、快点将好感度刷上去吗?

  凌远又不讨厌,各方面都挺优秀。一咬牙,大概也能挨得过去?

  想到此处,李熏然不自觉哆嗦了一下。不行!还是办不到。

  他确实挺喜欢凌远,现实中的,但是,是作为朋友的那种。绝对不蕴含任何不正常的要素。


  吃完了饭,虽然凌远表示了不用,李熏然还是主动收了碗去洗手池。尽管他不会做饭,但光吃不干活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他正准备开水龙头,凌远说:“等一下。”

  “嗯?”

  “戴上手套吧。”凌远说着,手指拂过他的手背,“洗涤剂会伤手。”

  李熏然一笑,语气轻快:“我从来不戴手套洗碗啊。”

  “还是注意一点。”凌远盯着他的手,“你的手很美。”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赞美让李熏然脸上有点发热。

  凌远将一双薄薄的橡胶手套给他戴上去,动作敏捷熟练,就好像已经这样做过很多遍一样。

  李熏然免不了抬头看了凌远一眼。

  看来,只要凌远愿意,就可以是一个体贴系的男朋友。

  他问:“你总是这么细心吗?”

  凌远笑了笑:“不,看人。”

  李熏然心里突然甜了一下。这世上没有人是不喜欢被人关心的。

  李熏然洗碗的时候,凌远就在旁边,用干布将一个个碗上面的水擦干。

  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凌远跟他离得很近,他们的肩膀挨在一起。李熏然希望自己不要太僵硬。


  “你像一个小小的太阳,有一种温暖,总是让我将要冰冷的心,有地方取暖……”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李熏然走回客厅,从沙发上拿起手机,来电显示为薄靳言。

  他去阳台上听电话。内容很普通,薄靳言要求至少要有三条鱼,因为傅子遇要来。

  挂了电话,李熏然免不了内心吐槽:鱼~鱼~鱼~,翻来覆去就是鱼。薄大神本来是该投胎成一只猫的吧?

  他回到客厅,擦干碗之后的凌远也在里面,嗓音低沉地问道:“是薄教授?”

  “嗯。”李熏然随意答了一声。

  “倒看不出薄教授这么喜欢打电话。”凌远的声音无波无澜。

  李熏然一笑:“他啊,只要有需求就会随时打电话的。”跟高得不像话的IQ比起来,薄靳言的EQ低得令人发指。惊人的反差,也是很有趣的一点。

  【叮!凌远好感-2,当前好感度70(……)。】

  李熏然:“……”

  这一次的系统提示怎么回事?省略号是什么意思?

  “你喜欢他?”凌远的表情莫测高深,声音则是一贯的平淡。

  【选项A.“喜欢,他是我的偶像。”;选项B.“讨厌,总是支使人。”】

  李熏然考虑了一下,虽然被支使,但并不讨厌,能为大神做事还是挺开心的。

  李熏然声音清晰地:“喜欢,他是我的偶像。”

  【叮!凌远黑化+10,当前黑化度15。】

  凌远声音中浸入了冷戾:“抱歉,我没听清楚。”

  一模一样的选项:【选项A.“喜欢,他是我的偶像。”;选项B.“讨厌,总是支使人。”】

  虽然黑化度这把大刀到头顶了,但是,不可能说违心的话。对于自己崇拜的人,对于自己想要学习的人,无论如何,不可能说讨厌的。

  李熏然直视着凌远的眼睛,重复道:“薄教授是我的偶像。”

  【叮!凌远黑化+10,当前黑化度25。】


  凌远的身影整个压了下来,李熏然的下巴被掐住,他被迫仰起头来。接着,嘴唇被弧度优美却绷紧的两片唇贴上、封住、胶黏,一阵一阵的热流传过来。

  跟第一次轻柔的吻截然不同。

  现实跟梦境诡异地重合了。那种强制,那种几乎像是带着恶意般的渴求,仿佛勒索般的索取,冷酷而残忍,狂烈又冰冷。

  被热吻的感觉如此真实,李熏然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唇,手也圈住了对方的脖子,以使得他们更加接近。

  几分钟之后,他们终于从气喘吁吁中分开。

  凌远虽然松了嘴,却仍然牢牢地盯着他:“为什么……要回应?”

  【选项A.“我不讨厌你。”;选项B.“我也喜欢你。”】

  李熏然下意识做了选择。

  李熏然:“我不讨厌你。”

  凌远直视他:“但是,比不上薄靳言,对么?”

  【选项A.“无从比较。”;选项B.“比不上。”】

  这是一个很容易做的选择。

  李熏然:“无从比较。”

  一个是偶像,一个是朋友,怎么比较?完全不同的个体。

  【叮!凌远黑化+10,当前黑化度35。】


  凌远神色不明地沉默了一阵,终于,他开口了:“请你离开。”

  李熏然凝视了凌远一会儿,接着弯身从沙发上拿起了自己的外套,手指轻微抖了抖。

  他尽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平常:“那么,再见。”

  他打开了门,然后,门跟门框发出了一声闭合的钝重声响。

  一扇冰冷的门隔开了他们。

  李熏然静立不动,身体微微发抖。

  最后,他抬起头,挺直了背,走下楼梯。

评论(37)
热度(26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