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凌李】望远攻略(4)

简介:一款羞耻的攻略游戏

PS,傻白甜恶搞文,不要认真


  李熏然好死不死跌进了凌远怀里。凌远及时扶住了他。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27(却之不恭)。】

  李熏然:||||||

  凌远把这理解成啥了?

  以及,这是什么琼瑶剧情?!

  他在脑子里质问系统:“是你干的吧?”

  系统很正义地:【剧情发展需要一些适当的巧合。】

  【选项A.仰头,闭眼;选项B.亲凌远一下】

  李熏然差点拍案而起。

  他敲打系统:“这两选项有区别吗?”

  即使没谈过恋爱,他也翻过简萱的爱情小说。

  系统很无辜地:“有的,被动和主动的区别。”

  李熏然委委屈屈地选了A。

  深感无力的李熏然略微仰头,对上了凌远深邃的目光。

  “我日。”他在心里低咒了一声。

  【不好意思,是他日..你。】系统适时地打击他。

  “日?”李熏然跟系统交流的声音中带了不可置信,“敢情还有18禁内容?”

  【没错,我是一个很完善的系统。】系统尽职地解释。

  李熏然乏力地闭上了眼睛,睫毛一颤一颤,仿佛贴上了柔弱buff。

  凌远凝视他一会儿,下一秒,小李警官的初吻灰飞烟灭。

  嘴上麻酥酥的,小李警官连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

  【叮!凌远好感+10,当前好感度37(嘴唇很软)。】

  电梯里响起一片抽气声。

  “TT~我的凌院长……”

  “不,是我的凌院长!”

  “55555,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韦天舒震惊后向凌远比了个大拇指:兄弟,你牛。

  满脸通红的李熏然不想把头抬起来,脸埋在凌远肩膀上。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42(撒娇萌cry~)。】

  李熏然:“……”

  并不是撒娇好不好?!


  电梯到了一楼,里面的人陆续走了出来。

  站在电梯门外,凌远问:“要一起吃饭吗?”

  【选项A.要;选项B.不要】

  李熏然不假思索地选了B。

  刚给了这么大刺激,还不准人缓冲一下了?

  李熏然一声不吭,抬腿走人。

  在他身后,韦天舒嘿嘿一笑:“老凌,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你面子吧?”

  凌远一本正经地:“这是情趣。”

  韦天舒一脸怀疑:“你还知道什么是情趣?”

  凌远语气肯定:“字面含义,情和趣。”

  李熏然耳朵没有聋。

  所以,李熏然想龇牙。

  李熏然没有龇牙,但是回转身,将右肘抬起,比了下拳头。

  凌远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47(小拳头好娇俏,喜欢~)。】

  李熏然:“……”


  韦天舒经常以查房为名到李熏然房里溜达,频率是过去的十倍。每次来了,都叽叽喳喳地说一大堆。内容基本都是他和凌远的陈年旧事,这许多年。

  这些是不是真的,李熏然不知道,毕竟现实世界里韦天舒并没有跟他这么热络,没事就热情地充当小广播不知疲倦。

  系统及时地释疑:【这部分数据采集自玩家的原世界。】

  李熏然还有疑问:“那角色性格呢?我怎么觉着跟我认识的凌远不太一样?”

  【该角色数据由玩家原世界身边的人身上收集而来,然后做了立体建模。】

  “可我认识的凌远没有这么跳脱。”

  【经检测,该角色的行为模式没有问题。】

  李熏然想了想,的确,凌远说话时依旧带着现实世界中令人信服的安心感,并没怎么变。准确来说,跳脱的部分应该是每次好感度变更提示时的括弧里内容。

  【根据调查,有些人的外表跟内心是存在偏差的,外表严肃、内心放飞的不在少数。】

  韦天舒喋喋不休地问问题:“所以李警官你喜欢哪种类型啊?”

  “哪种类型?”

  “嗳,打个比方好了,我这一型的,还有院长那一型的?”

  李熏然眼角瞄到门口掠过的一个人影,一歪脑袋:“你啊。”

  韦天舒满脸笑容变成了苦哈哈。

  李熏然补充解释:“有趣,活泼,话多。”

  韦天舒浮夸地双手抱住了自己:“你是得不到我的心的!!”

  李熏然无所谓地哦了一声,开始解病号服上面的纽扣。

  韦天舒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你要干嘛?”

  李熏然很坦然:“换衣服啊,睡觉时出了点汗。”

  他很快把上衣脱了,洁白的胸膛上有一道斜向贯过去的伤口,痂已经脱落,长出了粉红的新肉。

  这道伤口很长,险些就能要了他的命。

  站着没动的韦天舒腰间的传呼机嘟嘟地叫了起来,他接起来听完,一叠声道:“是!是!我马上过来!”说完快步出了病房。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42(我生气了)。】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47(可是又很心疼)。】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52(我很心疼)。】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57(我感到了害怕)。】

  李熏然陷入了沉思。

  害怕什么?害怕我死吗?

  李熏然有一点触动。


  李熏然出院那天,薄靳言出现了。

  这个世界里没有简瑶那一家子,剧情跟现实世界有一点不同,李熏然兼职做了薄靳言的助理。

  李熏然觉得这大概是这个世界唯一好的一点,典型的“大神在身边”版本,有了可以学习的机会。

  薄靳言低沉醇厚的嗓音没有半点起伏:“请你算一下日子,你有多少天没给我搞想吃的东西了。”

  李熏然默然,薄大神的臭脾气跟现实世界真是一模一样。

  他嘀咕一声:“吃鱼那么重要吗?”  

  薄靳言微微一笑答:“不。但是欲求不满我会变得很暴躁。”*

       李熏然:“……”

  为什么吃鱼这种事能说得这么有颜色?

  韦天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偷眼觑了一眼凌远脸色。哗,好家伙,沉如锅底。

  系统选择出现:【选项A.和薄靳言离开;选项B.留在凌远身边】

  李熏然也想翻白眼了,第二个选项是啥?这不是出院吗,咋留下来啊?

  别无可选地选了A之后,李熏然拉住薄靳言的手,可怜巴巴地摇了摇:“知道了,我明天去钓鱼,行吗?现在走?”

       李熏然:“……”

  为什么要给我加上这种疑似撒娇的动作?

  空气里的气压陡然降低了。韦天舒不敢去看凌远现在的脸色了。

  【叮!凌远黑化+5,当前黑化度5。】



注:

1、标*部分引用自《他来了,请闭眼》原著小说

2、除凌李外不包含其他CP

评论(44)
热度(31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