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凌李】望远攻略(2)

简介:一款羞耻的攻略游戏


  凌远的眉头皱得更深,他知道李熏然说的不是实话,一个刑警队副队长不可能记错这种事。

  凌远的语气变冷了些:“希望李警官遵守医院的规章制度,根据首诊负责制,李睿医生是要对你全权负责的。”

  【选项A.别这么说嘛,多大点事啊。选项B.帮我这一次,好吗?】

  李熏然松了口气。总算有都比较正常的选项了,但第一种说法赖皮了些,第二种礼貌一点。

  出于礼貌,很轻松的,选B。


  凌远感觉到自己白大褂的下摆微微一动。

  李熏然伸出手来,苍白纤细的手指捏住了他的衣角,仿佛是不想再听这种冷淡的官话了。

  李熏然的手很轻,只用了一点力气,稍一让身就能摆脱的那种。

  李熏然垂下眼睫,看着自己平放在被子上的另一只手,低声说道:“帮我这一次,好吗?”

  他的长相是那种很端正的英俊,眉目乌黑、唇红齿白。也就是人人看到他,都会觉得小伙子很精神漂亮。当了几年警察后,气质更硬朗,也更冷峻*。

  但是现在这种气质有了微妙变化。有点可怜兮兮,像个小动物。


  说完了台词,李熏然僵硬了。

  说的话内容是很正常,但耐不住系统加戏啊,添了多余的动作,还调整了语气。他听着自己的声音都有点瘆得慌,既有术后的沙哑,又有些乏力的绵软。

  凌远立在原地没动,过了一会儿,才微微叹了口气:“好吧,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6。】


  凌远一面坐下来开单子,一面随意聊道:“介意说一下你受伤的具体情形吗?”

  李熏然按照系统背景陈述了一遍,主动作为人质交换,为了拯救市民而大出血。

  凌远默然了片刻,随即问道:“这么做,值得吗?”

  没有选项出现,李熏然就凭心而答:“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有什么值不值得的?”

  凌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挪开了目光,继续写单子。

  【叮!凌远好感+5,当前好感度11(我想和你做朋友)。】


  从开始游戏到现在,李熏然终于获得了一点安慰。

  这么看来,这个游戏也不是太难?做朋友?在这个糟糕的游戏里面,这是一个看起来多么正常的走向啊。

  这才对嘛,现实世界里他们就是这样的。

  朋……友。


  凌远把只有主任医师才有权限开的药开好,将单子递了过来:“有一点我还是没想通,这事你为什么找我?”

  【选项A.我想知道,你会不会帮我。选项B.我只是想看看你。】

  李熏然打了个寒颤,选了相对正常的A。

  浓秀的长睫毛忽闪了一下,李熏然抬眼看向凌远:“我想知道,你会不会帮我。”

  凌远疑惑:“我会不会帮你,对你很重要吗?”

  【选项A.很重要。选项B.只是想做个测试。】

  后面那个选项……不太礼貌吧?出于礼貌,只能选A了。

  低垂了睫毛,李熏然喃喃道: “很重要……”

  凌远盯着他打量了一会儿,若有所思。

  【叮!凌远好感+2,当前好感度13(我要和你做朋友)。】


  李熏然稍微楞了一下,“想”和“要”有什么区别吗?

  没等他想清楚,凌远已经转换了话题:“术后恢复得怎么样?还疼吗?”

  李熏然:“也不怎么疼。”

  他的声音虽然虚弱,却很温柔。

  李睿在门口听到,顿住了脚步。这是死撑啊,谁昨天让我开止疼片来着?

  凌远知道手术时间,估得出后续效果,摇了摇头,说道:“是吗?”

  【选项A.嗯,有点疼,要你摸摸才能好。选项B.嗯,有点疼,要你亲亲才能好。】

  听完了系统音,李熏然血涌到了脸上,这也太不要脸了吧?无论哪一个选项。

  游戏策划的脑子里装的什么?怎么想出这么破廉耻的台词的?

  两害相权取其轻,他硬起头皮,选了恶寒程度稍微低一点的A。

  于是李睿看到的就是这样:

  李熏然歪一下脑袋想了想,点了点头:“嗯,有点疼,要你摸摸才能好。”

  门口的李睿差点打了个趔趄。

  原来你是这样的李警官。咋突然撩起来了?

  不过,凌院长是不可能被撩到的,这可是个铁石心肠的主儿。咳,不会当场让李警官下不来台吧?

  李睿将戏看下去。

  凌远眼神跳了跳,接着伸出手来,摸了摸李熏然的脑袋,语声温和:“好好养伤,我们市民还需要警方的保护。”

  【叮!凌远好感+3,当前好感度16(可爱的小孩)。】

  李睿:“……”

  摸……头……杀?!

  这是什么鬼马剧情?


注:标*部分引用自《他来了,请闭眼》

评论(31)
热度(316)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