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19.裂痕

  这个问题的实质是:爱了,就不会离弃吗?

  弃……

  这是埋在内心深处的裂痕,外面覆上了一层壳子,于是看上去完整无缺。

  意识到这问法过于尖锐,明诚轻轻地呼了一口气,说道:“这只是一个假设,大哥可以不必回答。”他目光移向窗外园子里两棵并生的香樟,问道,“15岁的时候我跟大哥讨论过一本俄国小说的剧情,不知道大哥还记得吗?”

  明楼记不起来,十数载的相处,他们讨论过的书太多。

  “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小说一开头就给了结局,安娜卧轨自杀、陈尸车站。我问过大哥,那么炽热的爱情为什么得有这么惨烈的结局。”

  明楼一怔,接着想起来:“你还记得。”

  “记得每个字。大哥说,爱情是最不可捉摸的,开始时最鲜艳动人,随着时间和境遇的磨蚀,人性的缺陷一一暴露,感情一点点变得面目全非。到尽头时,有的人可以克服这种创伤,有的人不能。爱的反面常常是恨,善始善终很难,划句号时形同陌路已经是挺好的结局。”

  明楼叹一口气:“这些话……我大概跟你说得有些早了。”

  明诚摇摇头:“真相往往不美好,知道得早,比因为不知道而犯错要好得多。那时候我还问过大哥一个问题,没有永远的爱吗?大哥说,有,但不常见,最稳固的是父母兄弟之爱,家庭是永远的港湾。”

  明楼苦笑了一下:“老实说,我的话里是有私心的,我不想你太早接触这种事情。”

  “即使有这方面的考量,但大哥说的也并不是假话,不是吗?爱情……是很容易变化的,而且结果往往糟糕。”明诚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也不是没有幻想过恋爱的场景,都是些很普通的生活画面,比如两个人窝在不够宽大的浴缸里洗澡,我帮他擦背,他帮我洗头发;一起吃饭的时候,我给他夹爱吃的菜,也把自己不想吃的夹到他碗里;饭后我们可能一起洗个碗,他从后面抱着我;事情做完之后,我们可以在客厅一起看书,间或讨论一下;做|爱当然也要有,我们喜欢尝试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地点……”

  明楼静静地听着,突然开口问道:“如果是画面的话,没有具体形象?”

  明诚摇头:“没有,就是一张模糊的脸。我也试过把身边一些人的脸贴上去,但是,太别扭了,就干脆地放弃掉了。”他的声音不疾不徐,“在这些想象里,我没有一次……将大哥的脸贴到那个形象上。”

  明楼沉默了一会儿,说:“原因呢?”

  明诚垂下眼睫,睫毛在眼睛上覆下一层浅浅的阴影:“我不想对大哥产生额外的感情。我们目前的关系很安定,一切都很顺利,好像不管经历多少时光,我们之间都和从前一样,稳固而恒定。而一旦牵涉到爱情,变数就太大了。我不知道爱情具体是怎样,所以,即使有期待也很有限。但是……”他停了一下,露出有点困扰的表情,“和大哥相爱这种事情,对我来说足够诱惑。如果放纵自己沉溺的话,我会不自觉产生一些过甚的不现实的期许。”

  来到眀家之前,在一片荒芜中,他尽力让自己做到不要自暴自弃。之后的十几年里,那些细小的点滴温暖像是对失去的快乐的一种填补,似乎这里可以成为真正需要他的地方。漫长的时间里,一切的交集如果要用一个名词来归纳的话,不是单纯的“教导”,而是“陪伴”。

  它无声无息,然而无处不在,如果有一天需要割裂,如果现在的喜欢在某一天变成了不喜欢,心碎将无可避免。

  “是什么样的期许呢?”

  “只看着我,只爱我,一直都对我说,你爱我。”

评论(42)
热度(478)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