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18.黑洞

谢绝转载


  没有对大哥有过爱情意义上的期待,因为早已习惯朝夕相处的相伴,平淡,自然。从早晨起床打点衣服开始,到夜深人静道晚安止,都会在一起。这些天唯一的变化也就是多了一项床上运动,其他的都跟以前一样。

  骤然听到这些话不无意外,但是,很满足,像是某个黑洞得到填补。

  被抛弃过两次。

  一次是在尚未记事的年纪,刚出生没多久,就被父母丢下。

  很渴望他们的爱,然而对他们毫无记忆,可想而知是找不回来的。

  第二次是在四岁,慈爱的养母突然变身成了恶魔。

  她曾经爱过他,但一旦不爱了,就变成了反面。如果他死掉了,她会很开心,这样的态度。

  你是一个坏孩子,最坏最坏的孩子。这是被下的定义。

  不被谁需要,也不会成为谁的最爱。很长的时间里,他都这么认为。

  眀家像是一个世外桃源,然而这个世界永远存在反转,随时随地。你无法预料它会在何时发生。

  大姐很亲切,像个母亲,但毫无疑问爱的是明台。他短暂地渴望过母爱,后来就不再期待。讲故事、洗澡洗头,类似这样的事情她只会对明台做,明台跟他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也不能说大姐不爱他,只是,没那么爱。

  明台很可爱,早些年总粘着他一起玩,但大了之后交了不少同学朋友,就没那么粘了。比起家里,更喜欢外面花花绿绿的世界,也不是能撒娇的对象。

  只有大哥,一直像个父亲,抚养他,照顾他,温柔地对待他。

  但是,并不是他渴望的那一种,那种完全的爱。

  如果不够优秀,就会让大哥失望。

  如果任性妄为,就会让大哥生气。

  如果再过一点,就会失去大哥的爱。

  人无完人,他当然有想要发脾气的时候。

  11岁的时候,大哥买了一辆小火车玩具给他做生日礼物,被明台拿去玩了半天,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损坏了。

  很心疼,也很生气,便跟明台打了一架,然后被大姐止住。

  这事被归结为孩子之间的不懂事,大的没有让着小的。

  虽然后来买了个新的,但是,已经不是原来那辆了。

  是想要任性地发脾气的,但是理智知道不行,没有道理。

  会被讨厌。

  不想独自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绝对不想再一次被抛弃,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自我约束,力求上进,做个好孩子。

  并不是想要堕落,既然活着便该尽可能地留下对社会有益的印记,不过,真的很想有一次,哪怕仅仅有一次,放纵自己,不讲道理,也不会被责怪放弃。

  百分之百的爱。

  

  明诚没有立刻接话,过了一会儿,才开了口:“真的吗?”

  “我没有骗你的理由。”

  “只爱我吗?”

  “非你不可。”

  “如果我做了不可理喻的事呢?”

  “比如说?”

  “比如说周末赖床不肯起来,你开车五条街买到了刘家食铺的包子,我却嫌弃它凉了点,把它丢进了垃圾桶。”

  “你是觉得我会生气吗?”

  “正常情况下应该会,不是吗?”

  “一般人这么干我的确会心烦,但如果是你的话,性质不一样,我的态度也会不一样。”

  “什么性质?”

  “这种对别人而言司空见惯的事,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情况。你从来不是任性的人,永远在严格地约束自己,所以,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那就意味着,这是你心理期待的投影,你希望我不合常理地与众不同地对待你。换言之,你极度渴望我的爱。”

  明诚沉默了几秒,才慢慢道:“一直以来,我都想要一种完全的爱。这想法可能太任性,也偏离实际,但我没法从脑子里去掉它。”

  明楼叹了口气:“的确有些任性,但不算没有道理。”

  伤痕记忆塌陷下去的黑洞在黑暗中悠长地旋转,看不见的引力无声地对现实施加着影响。

  明诚抬起眼睛,用平静的声音说:“那么,你会这样爱我吗?”

评论(63)
热度(53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