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17.表白

  明台目光灼灼:“反正已经犯了忌,所以再做多少次都无所谓,对吗?”

  明诚依旧平心静气的:“或许……这就是人性的弱点。”

  这在明台眼中,完全是雷打不动、油盐不进的模样。如果仅仅是一次意外,还有借口可讲,现在这样完全是自甘堕落了。

  明台忽然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当事人对这种事缺乏廉耻,旁人说再多又有什么用?他觉得心头一阵烦恶。

  “以后不要再来我学校做家长了。”明台沉声说道。

  明诚明白这里面的潜台词:我没有这样的家长。他摇摇头:“那得你不犯事才行。”

  这种游刃有余的腔调现在听起来说不出的刺耳,明台斩钉截铁:“你放心好了,不会再劳动你。”

  明诚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上只有标题的悔过书:“那你自己写完这个吧。否则,校方明天只怕还是要找我过去的。”

  “不用你操心。”

  明诚依旧八风不动:“你慢慢写,我出去了。”

  

  明楼仍然在书房看文件,明诚走到椅子背后,俯身揽住他的脖子,下巴轻轻磕在了左肩上。

  明楼没回头,只问道:“怎么了?”事实上,他的心理并不像外表这么平静,心跳显明地快了一拍。因为长大的缘故,明诚不像小时候那么黏人,这种带有撒娇意味的举动很久没有过了。

  “有点累。”

  明楼放下文件:“明台又任性了?”

  “倒不能说是他任性。如果我是他,大概也无法接受。”

  想了想,明楼问道:“他知道了?”

  “嗯。”明诚把在明台房间的对话说了一遍。

  明楼平静道:“他知道也好,迟早要知道的。”

  明诚沉默了一会,才叹了口气:“我想了想,有些事我应该向你坦诚。”

  “意外发生后的第二天晚上,在饭桌上,你向我道歉。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这样。我不愿意你把前一夜视为过失,当作负担,怀抱歉疚,然后因此跟我保持距离。”他顿了顿,继续道,“我所想到的办法就是,把已经做错的事继续做下去。只要让它持续下去,你就不能因为这个理由而疏远我了。”

  “释放出信息素,再加上那几条理由,都是有意的设计,本质都是自我作祟。其原因归根结底只有一条,不管要付出什么,失去什么,触犯什么,我都绝对不愿意跟你疏远。”

  明楼尽力控制了声音的平稳:“所以现在,你是因为这种设计而觉得愧疚?”

  “是的,明台的指责让我意识到,我太任性,也太自私。我知道自己喜欢跟你做,也感受得到你喜欢跟我做,A和O之间的吸引无可否认,所以,我利用了这一点,提出了生理满足的建议。我知道,你跟我做得越多,就会越离不开我。我的出发点……相当恶劣。”

  “那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不想再隐瞒了。Omega的事瞒了几年,心理负荷已经很大。现在这种恶意的设计就更过分了,尤其是意识到它会对家人造成的伤害之后。我不愿意,再隐瞒你任何事。”

  明楼想了很多,他觉得,差不多该可以说了。在之前,他不愿暴露自己的心思,因为认为一旦暴露了,就会让对方决定终止。但现在他知道不会了,明诚对他的在乎比他想象的更多,即使一时对这种异常的情感不能接受,也不会远离,顶多是困惑。

  他叹息了一声:“你真的……对自己太苛刻了。对于你的陈述,我先纠正一点。我喜欢跟你做,不是因为你是Omega,而是因为,你是我的阿诚。”他慢慢抚摸着颈上的手,“我跟你做得越多,就越离不开你,这点不假。但这对我有什么损害吗?我本来……就离不开你啊。”

  明楼侧转身将对方拉到身上来,盯着他的眼睛:“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些真正可怕的事情。如果说你的那些想法都能被归为恶劣的话,那我的这些,就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了。前几天你谈到标记的事,我没有否认我想标记你,但你不知道程度是多少。事实上,从第一天有意识地跟你做开始,每一次,我都想在你的生殖腔成结、释精、标记,让你怀上我的孩子。不是出于什么见鬼的Alpha本能,而是因为,我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光明,我想独占你。”

  明诚睁大了眼睛。

  “做出提议那天,你说,在这世上你不可能爱谁胜过爱我。我没说什么,因为我不想让你感到惊惧。但今天我想把自己的态度说出来。在这个世界上,我可以失去一切,但不能失去你。”

  明诚想了想:“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大哥,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你以为呢?说个更可怕的妄想吧。如果没有理智约束的话,我甚至想把你关到谁也无法接触和看到的空间去,只属于我。”

  极端到近乎错误的占有欲。但是,这样的话语引发的并不是恐慌,而是……仿佛突然炸开了一样盈满胸口的甜蜜感。

评论(68)
热度(574)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