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15.限定

  “如果会破坏当前的生活状态,我会不会去标记一个Omega?”梁仲春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狐疑地看向明诚,“难道你想向我取经?”

  “取经不至于,就搁你身上想了想这个问题。”明诚说,“你看你现在的状况已经挺麻烦了,家里一个外面一个,两边难周全,这时候你再发现一个信息素契合的Omega,你会去标记吗?”

  “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明知道我家里是这样,还拿这个刺激我。”

  明诚直接忽略了他的抱怨:“你的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至于这点承受力都没有?就说说会不会吧。”

  “这种问题……有哪个Alpha会给出否定的答案吗?Omega那么少,再加上信息素契合,你不是不知道这种几率有多低吧?换成你你会放过?”

  明诚抬起眼睛:“但这基本意味着你的生活会天下大乱。三个,你确定自己搞得定?”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再混乱也总有出路。我很确定,如果有一个合适的Omega摆在眼前,我却没去标记将其留下来的话,一生都得遗憾。”

  “至于吗?不惜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乱?一个Omega而已。”

  梁仲春摇摇头:“这你就不懂了。”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诡异,“你是没尝过Omega的滋味,那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水准,就像鸦片一样,会让人上瘾。”

  “也就是某个部位的满足度罢了,有那么重要吗?”

  梁仲春呵呵一笑:“等你跟O做过再来说这话吧。人生在世求的不就是那几样,食色性也。信息素契合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儿,办事的时候跟登仙也差不多了,放过这种天作之合得是多有病啊。”

  “行了,知道你把这种事放在第一位了。”明诚结束了这次闲聊。


  第二个对象是唐山海。

  唐山海比较龟毛,反问道:“什么样的Omega?有大概描述吗?”

  啧,真麻烦,明诚随便想了下,丢了个例子出来:“就比如说我这样的吧。”

  唐山海并没有考虑这种举例的可能性,这太反人类。他只是就事论事地摇摇头:“太极端的例子了,这种情况的话,这里所有人都会陷入暴动。”

  “太夸张了吧。”

  “夸张吗?你以为你是谁?一个能打趴一群Alpha的Omega,如果真存在这种事的话,没有人会放过你。”

  “包括你?”

  唐山海笑了笑:“我知道你的意思,像你这样的肯定会制造一大堆麻烦,而我很不喜欢麻烦。但是,不管多么麻烦, 如果能标记你,所带来的价值远远超出那些麻烦。”

  “但这样我们肯定就做不成朋友了,决裂是必然的。”

  “有关系吗?Alpha的本性就是征服,面对一座高山,没人不想把它踩在脚下。如果标记你需要以牺牲友情做置换的话,这种置换没什么不能做的。”

  明诚仍旧不动声色:“友谊变成仇恨也无所谓?”

  唐山海摇头:“就算仇恨,也是暂时的。AO的绑定关系不可逆转,生理吸引无法抗拒,一直干你就行了,不断扩散的感觉迟早有一天会转化成爱。”

  明诚手指上略用一点力,在烟灰缸里按熄了烟头。

  

  调查的第三个对象,明台。

  对家里人,他的问题更直接一点:“如果我是Omega,你会想要标记我吗?”

  明台简直要哭了,在心里说:谁还不知道你是Omega啊?能别这么考验我吗?

  他期期艾艾地吐出一个字来:“会。”接着当机立断地把明楼拖下水,“即使是大哥,也会这么想的。”

  “你什么时候能做大哥的主了?”

  明台振振有词:“虽然你们很亲近,但你毕竟不是Alpha,体会不到Alpha的心情。大哥的那些伴我基本都认识,还是很有发言权的好不?”

  “随便说说。”

  “那我说了啊,但你不能告诉大哥。”明台先为自己找后路。

  “行了,说吧。”

  明台侃侃而谈:“大哥的伴不少,但里面没有Omega。所以,如果真遇到O,特别是像你这种本来就有感情的O,怎么可能想放过?O没被标记的话就意味着随时可能被别人标记,大哥不会喜欢这种危险的。所以,不管嘴上说得多漂亮,他都肯定想标记你。不想遭殃的话,就得尽量保持距离。”

  明诚挑一下眉头:“遭殃?”

  明台面色严肃:“AO在一起靠的不是爱,而是征服。在你的假定情形下,即使大哥做了什么,那也纯粹是生理的驱动,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在欺负人。”

  明诚不以为然:“你的用词太严重了。”

  明台一本正经:“并不严重。没有Alpha能够拒绝Omega,这是刻在我们骨子里的本能。打个比方,如果你在我面前散发出信息素,我只会有一个念头,跟你做,标记你,让你怀上孩子。这不是因为我在平常对你有什么想法,我很清楚我们是兄弟,但在生理本能面前,这是无关紧要的,我会毫无障碍地占有你。它就是有这么可怕。即使事后我会后悔,或者会被大哥揍,但时光倒转一千遍我还是会这么做。这就是本能的力量。”


  应该……不需要再收集样本了。明诚基本确定了明楼身为Alpha的想法。

  本能是深刻在Alpha骨子里的,即使是自控性很强的大哥,也不可能完全杜绝。还有,危险性上的考量也是现实的。

  这一天,做完之后,他主动提起了这件事:“哥哥。”

  “嗯?”

  “你想标记我吗?”

  明楼答得很有技巧性:“不能说完全没考虑过。”

  明诚的声音轻而清晰:“我不想被标记。”

  明楼抚摸着他的头发,语声平淡:“我知道。”

  明诚继续说道:“有三个主要的原因。第一,如果被标记,我会很容易受孕,那么就不得不从目前的工作中退出,这是我不能接受的。第二,一旦被标记,信息素的味道会融为一体,很难继续伪装我们目前对外扮出来的不和。第三,战争结束后,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在已经被标记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跟对方在一起了。”

  明楼无法否认自己被扎了一刀,但这一刀是完全无心的,他甚至不能对此做出声明。

  他看着明诚的脸,眉毛浓秀,鹿眼清澈,眼神里带着分明的自己的主张。

  这是他一手养大的孩子,也是他深爱的人。

  “我爱你。之所以接受这种身体关系,目的只有一个,一天一天地感化你,让你和我一样,有一天爱上我,而不是别人。”类似这样的表白是不能出现在目前这个时间点的。

  明楼很清楚,如果他这样说了,让明诚知道自己对他并不是解决生理上的欲望那么简单,而是带了更深层次的感情上的期许,就会当机立断地终止这种关系,以避免让他陷得更深。

  这是不能接受的。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下一刻,明楼就在心里理清了心绪。虽然明诚这番话现在的确产生了一些冲击,明确了彼此之间并不是双向恋爱,但它实际造成了什么损失吗?没有。所明确的这一点并不新鲜,在他心里早有清晰的判断。

  这场战役只不过才刚刚开始,现在所感受到的心理上的挫折……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得到丰盛的回报。

  明诚某种程度上相当固执,没有经历过恋爱,不懂得爱情,也对它没有期待,更关注信仰和工作。

  这没什么不好。这意味着,当事情反转,尘埃落定之后,他的所得会丰沛到不可思议。当有一天对方终于学会,他就会成为他第一个和最后一个爱上的人。

  最终明楼这样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所以我绝对不会违背你的意愿,”他加了个限定条件,“除非……有一天你主动要求。”

  说完这句,他把弟弟抱起来,重新进入。

  他们第一次尝试这一种,明诚闭上眼睛,说:“有点奇怪。”

  “不喜欢这种姿势?”

  “不,很舒服,我想自己动一下。”

  “那就试一试。”

  明楼手按在弟弟细薄的胸口,慢慢抚摸那小小的凸出的部分。明诚轻轻摇动着腰,温湿的内部好像裹着他缓缓抚动一般。

  这感觉如梦似幻,似乎快要被溶化掉,一段时间之后,明楼就无法控制自己,抱住那纤细的身体,在里面注入了热流。

  有好一段时间,他都维持着这个静静拥抱的姿势,没有动。良久,他叹息了一声:“有时候,真想在你里面生根。”

  接着,他感觉到弟弟在他耳边轻软地呵出了气息:“我也不想要你出来。”



评论(63)
热度(476)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