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10.思慕

捞《戏文》: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183c1debJaE4Iv&id=565151008621

  做完一场后挺累,四肢犯软,但这是种宜人的疲惫,像淋了场雨,骨髓里都浸进了慵怠感。

  成年挺久了,早就不像小时候跟哥哥那么黏糊,昼里夜里都要不即不离。但在这场合是可以纵容自己的,身体中荡漾着怠惰的慵倦,他更深地依进了明楼怀里,像要化在哥哥身上一样。

  有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暂时不需要。比起口头上的言语,身体语言也是交流的一种,带着恬静而缠绵的安宁感。

  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但两个人依然彼此纠缠着,明诚闭着眼睛,明楼轻轻亲着他的鼻子和脸颊,手在他的后背上慢慢摩挲。

  白生生的身体,柔润光滑的皮肤,视觉上和触觉上都很有些刺激性,但此时引起的思绪却与欲无关,明楼想起了一些从前的事情。

  那是明诚读中学的时候。

  有一天从外面回来,他看到门口有个男孩子,手里还拿着枝玫瑰花。

  男孩这个年纪还不能对信息素做到控制自如,身上散发出了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是个Alpha。

  明楼起初怔了一下,这算怎么回事?

  在他心里,弟弟还小,还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儿。

  然而,在别人眼里显然情况有点出入,是吾家有儿初长成了。

  Alpha追逐Beta很寻常,毕竟社会上Omega那么少。

  进了屋,明诚在书房里安静地做作业,穿着夏天的校服,干干净净的,露着一小截雪白的手臂。少年的身形清瘦秀美,端端正正地坐在书桌前面,低头书写的姿态带着优雅的美感。

  因为一直在身边养着,忽略了时光的痕迹,齿轮一直在转动,小孩儿一天天在长,不知不觉就到了留不住的年纪。

  “有个男生在门外等你。”明楼说。

  “知道。”

  “班上的同学?”

  “嗯。”

  “他是不是想追你?”

  “差不多。”

  明楼点点头:“你这个年纪,是该有追求者了。”他声音中掺了感叹的味道,“不少人的恋爱都是这时候发生的。”

  明诚摇头:“不喜欢这种事,麻烦。而且拒绝了也没用,非说要感动我。”

  明楼笑了笑:“那只是因为你不喜欢人家罢了。要是喜欢的话,天天时时都想在一起,不会觉得麻烦的。”

  明诚依旧摇摇头:“每天只嫌时间不够用,哪有空耗在这种事上?”

  这种论调失之于天真,是没谈过恋爱的人才能说得出来的话,然而明楼并没打算匡正他。

  虽然是荷尔蒙的年纪,但也是求学的时候,愿意贯注心思在学问上没什么不好,不下大功夫无以成栋梁之才。

  “酸梅汤应该冰镇好了,要喝吗?”明诚问道。

  明楼点点头,明诚去厨房盛了两碗酸梅汤过来。

  明诚的手艺是没话说的,酸梅汤做得酸甜适度,喝下去口舌留香。

  明楼慢慢喝着,心里突然有点感伤。

  弟弟现在不懂情爱,倒也罢了。若是有朝一日懂了,便会去给别人做这些了。不管怎么精心地爱护、养育、照顾,那一天都迟早会来,只是时间或长或短而已。这是人生必经的阶段。

  世上怎么就非得有这样的事呢?

  私心里面,想把他在身边留得久一点。

  一些无谓的纠缠还是尽早斩断的好。人是感情动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心软了。

  明楼想了想,问道:“那个男孩子,你是怎么拒绝他的?”

  “没可能的,放弃吧。”

  明楼摇摇头:“太温和了。对血气方刚的人只有反效果,想把没可能变成可能。”他往窗外看了一眼,男生依然在大门外守着。

  “大哥会怎么说?”

  “可以说一下自己的情绪,描述得夸张些,如果是无感,说的时候要升级成厌恶,而且最好用上‘滚’字,加些助动词。”

  明诚讶然:“有些无礼了吧?”

  “要拒绝得干净利落,话就得往狠里说。出刀不见血,就没有出刀的效果。”

  在这之后,再没有人来家门口蹲岗。

  想起旧事,明楼心里有些慨叹。其实,是在潜意识里就早早布了局。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把弟弟交给任何人。

  那些暧昧不明的心思归因起来,是暗隐的深沉的思慕,它长久地掩藏起来,然后在未经预计的某一天破土而出。

  ——你怎么就不能是我的呢?漫长的十六年,就算是块冰也该被捂化了,何况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呢?

评论(36)
热度(53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