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隔岸ch2.close

  叹息过之后,明楼丢掉了燃尽的烟头:“我倒是记得挺清楚的,你那时候小小的,非常可爱。”

  这个话题令明诚有些烦躁。

  时过境迁,像是上辈子的事了。有些事提起来不仅没意思,还大是讽刺。

  在年幼的印象中,明楼的形象是温柔而亲切的,通身正气。可现在却自陷泥沼甘当汉奸,不能不说是世事无常。

  在曾经一片黑暗的世界里,只见过那么一点明亮的东西,他并不想看到对方变得不堪。

  内心固然五味杂陈,他语气仍是平的:“我不爱听这话。”

  明楼淡淡一笑:“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

  因为立场而引起的负面情绪是不便透露的,明诚把烟掐了:“你喜欢被人说可爱?”

  明楼泰然自若:“看人。”

  这个问题没必要扯下去,明诚端起从大厅里拿出来的酒杯,略微啜了一口:“为什么决定为汪主席工作?”

  “你很关心这一点?”明楼微笑。

  “多少有点好奇,你的路很多,不止这一条。”

  明楼想了想,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汪主席这尊佛固然大,但并不是我要拜的对象。”

  明诚持杯的手一顿,杯中殷红的酒轻轻荡漾,映进他眼睛里:“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眀家有位生意场上的故交,从前也是风光过的,被派了个私通共党的罪名,一夕之间产业被日本军部查封,人也被抓进了宪兵队,就没再出来了。淞沪会战刚过那段时间,眀家的产业门前也不是没被堵过门,只不过幸运地化解了。在如今的上海,如果没有一个过得去的政治身份,有今天不知道明天。这种情下接到新政府的邀请,正常人都不会拒绝。我不求升官发财,但求家宅平安。”

  这番话有头有尾,说得情真意切,唯一的问题是,直白了些。

  明诚目光一闪,随手把酒杯放到一边:“这话不当说吧?”

  “掏心窝子的话当然不是对谁都能讲的,分人。”明楼拿起酒杯,嘴唇不差分毫地落在他喝过的那部分杯口上,将剩下的酒液一饮而尽。

  这句话水分很大,真没到掏心窝子这种程度。76号的组成中不少人前身就是军统或者中统的特务,被抓了过来受了刑或者威逼利诱而改换了门庭,就此为新政府做事。上头也不是不知道这干人的忠诚性,反正用萝卜大棒政策,能叫他们乖乖做事就行。

  他的一席心境陈述谈不上多离谱,人人心知肚明的事实,只不过不会轻易搬上台面说而已。

  明诚扯了下嘴角,这话的潜台词就是:我跟你掏心掏肺,你也该对我坦诚一点。

  玩这种招数,那就陪着玩一把好了。

  他随便想了想,开了口:“今天听到了不少我跟南田课长的传闻吧?”

  明楼简单地说:“略有耳闻。”

  明诚漫不经心道:“传闻水分很大,我跟她没什么可能。也不是针对她,只是我对女人不感兴趣。”

  明楼的表情一点没变,好像他刚听到的话里没有流露出任何特殊的含义:“那么,谁有那个荣幸呢?”

  明诚倚着廊柱,目光如水,像望不见底的深潭:“尚缺。”

  明楼往前了一步,没有触碰到他,却以柱子和身体构成了一个无形的桎梏,在昏暗的光线里,轻声问道:“真的?”

  这是个有点暧昧的姿势,明诚却没有什么局促的表现,只抬起头凝视对方:“真的。我有个毛病,因为无亲无故,所以尤其不愿相信人。”

  他的身份和来处决定了,他要扯数不清的谎。但这句话透露的信息却基本属实。扯谎不代表要满嘴谎言,九分真一分假才更不容易被戳穿。

  无亲无故?明楼思忖着说:“桂姨……”

  洁白的指尖抵在淡色的嘴唇上,明诚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简洁地说:“不要提这个人。”

  不管是养母,还是养父,都是生命中最黑暗的噩梦,像是逃不掉的劫数。

  不过生活总要向前走,既然已经走了出来,那些不堪回顾……就没有翻捡出来的必要,永远掩埋就好。

  看来当年之事另有隐情,明楼这么想着,却知道不是问的时机,只把疑问埋在了心底。

  此刻他们的距离只在咫尺之间,令每一个纤毫都清晰,月光从藤蔓的缝隙间漏过来,抹在被酒沾湿了的嘴唇上,像一段温存的梦乡。

  大厅里的留声机已经换了一首歌:

  you stood there in front of me just

  你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

  Close enough to touch

  距离太近,几可触碰

  Close enough to hope you couldn't see

  距离太近,但愿你不能看清

  What I was thinking of

  我正在想的事情

  在切近的距离里,他们看到对方显得悠远的表情。

  明诚想起了这首歌的名字,低声说道:“take my breath。”咬字很轻,柔软得像一片飘忽的云。

  在安然的皎白月光下,淡色的嘴唇泛着湿润的色泽。

  乐曲仍在继续:

  Drop everything now

  放下一切

  Meet me in the rain

  雨中相遇

  Kiss me on the sidewalk

  道旁亲吻

  Take away the pain

  将痛楚带离

  ……

  尘埃膨胀,一个吻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评论(24)
热度(30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