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9.翻飞的微尘

《戏文》本宣预售:

http://luonianyan.lofter.com/post/3afa78_125f2bf4

  明台觉得自己快发疯了。

  因为和一起玩的同学发生了点不愉快,他提前回了家。

  家里不太对劲,饭桌没有收,桌边还散落着二哥的衣服,从军服到贴身的内衬一应俱全。

  这意味着什么,是很清楚的事情。

  虽然一直被家里的人当成小孩子,他也乐意以幼稚的形态讨长姐欢心逗她高兴,但从十五岁分化到现在,好几年下来,已经足够让他了解这一幕背后的含义。

  家里除了两个哥哥不会有别人,所以,他们在做什么,基本上可以定论。

  不敢置信。

  明台试探地拧动大哥书房的门把手,并没有锁。他们应该认为他不会现在回来,所以才遗漏了这一点。

  略微迟疑了一下,他小心地推开门,走了进去,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里间的卧室里飘出来。

  那是二哥的声音。

  不像日常中的沉静柔和,是破碎脆弱的。

  明侦探破了案。

  虽然隔着一道门,但是那些压抑的轻喘和吟唤,成为无法辩驳的铁证摆在他面前。

  明台全身僵硬,一时无法动弹。

  尽管想要闭塞住耳朵,但事实上听觉感知却放到了最大,一分不漏地将声音尽数收入耳中。

  大哥和二哥……

  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发展出这种关系的?

  狩猎是Alpha的本能,除了Omega之外,有些长相出众的Beta也会成为Alpha的狩猎目标。可是对家里的兄弟出手这种事,不像是大哥会做的事啊。

  空气中闻不到松木的香味,大哥没有散发出信息素,也没有发情。

  那么,为什么非得选择二哥呢?

  卧室中低低的喘息依然不断地飘出来,明台的血充到了头顶。

  明诚不像平常那样称呼大哥,而是用着早几年前就不再用了的称呼,伴着轻哼和气喘的低音水一般的流淌出来。

  “嗯……”

  痛苦的、艳丽的低鸣。

  “哥哥……”

  亲昵的、绵软的呼唤。

  “好深……”

  “慢一点……”

  颤抖的、虚弱的呜咽。

  低哑的颤音里仿佛藏了信息素的香味,从禁忌中透出罪恶的诱惑,弥漫出让人深觉饥饿的甜气。

  太像Omega了。能引发Alpha的本能,让人想把他逼到极限的声音。

  荡入骨髓的求恳起到的是反效果,大哥明显没有停下来。在越来越大的身体撞击声中,大哥比平常低沉得多的声音响起来:“有点困难,你里面太滑了,吸得太厉害。”

  明台嘴唇发干。大哥是怎么用那张道貌岸然的脸说出这种话来的?

  低泣般的吟唤骤然拔高,掺着呜咽的鼻音,拖出一段绮丽而苦闷的音节,带着濒临极限的痛苦,在湿热的空气里播散出仿佛盈满了信息素的波动,荡蚀的煽情。

  似乎可以看到印满吻痕的身体和苦闷的面孔。

  画面自动生成,二哥在大哥身下化成婉转缠绵的潮水,从湿润的唇舌中逸出喘息的模样。

  那么痛苦,又那么可口。

  小腹渐渐地蓄积了热意。

  明台打了个寒颤,驱散掉脑海中冶艳的画面。他想着自己今天怎么会这么倒霉催的,偏偏就提早回了家,撞破了这件事。

  他更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听到的一句话,在沉重的撞击声中,大哥带着分明的喘息说道:“放心,不会标记你。”

  接着,撞击声消失了。显然情事已经结束。

  明台很确定自己听到的的确是“标记”这两个字。

  能被标记的只有Omega。所以,二哥事实上不是Beta,而是Omega?

  不敢再留下来,明台悄然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头栽到了床上,他感觉这一晚是别想睡着了。惊吓一个连着一个。

  濒临死亡的颤栗是意料之外的。明诚知道Alpha和Omega在性上会很合拍,但是没想过在非发情的状态下,双方也能达到这样不可想象的灭顶的快乐。

  始终被推在浪尖上,神智被一遍遍鞭笞,沉溺在仿佛望不到尽头的欲之深海中。

  身体酥软得要化开,连理性也迷失。

  在沉重的撞击中,意识破碎了,只剩下本能,腿紧紧缠住大哥的腰,将自己越发投进了大哥怀中。

  他只在最后意识到了恐惧,大哥有成结趋势的时候。

  但他没有出声。他确定大哥不会这样做。

  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上,可以这样毫无道理地信任的人,只有一个。

  下一刻,那种骇人的压迫感消失了。大哥稍微退出一点,一股灼烫的液体流进了身体,带来了最后的碾磨神经的颤栗。

  登顶后的余韵持续冲刷着身体,他意识到大哥没有出去,仍然存在感分明地埋在里面。

  有点疑惑,这是要再来一次的意思?

  看出了明诚眼中的意思,明楼笑了笑:“不做了。加上昨晚,你太累了。”亲了亲泛红的鼻尖,一双手仍然留在他身上,轻轻抚摸揉捏那两瓣柔软,明楼解释道:“只是你这杯酒的后劲太大了,要缓一缓。”

  “好喝吗?”明诚问道。

  明楼说:“盏里忘忧。”

  性||器一点点滑了出来,里面的液体失去阻塞,随之缓缓流出,沿着腿根淌下来,温热,潮湿,滑腻,荡起一波异样的感觉。

  这波感觉还没散去,就被仔仔细细、一寸寸地亲吻。

  唾液中带着信息素的味道,全身都浸在了这股味道中。

  这感觉很怪异,形似被标记。不过并不觉得不舒服。

  松木的香味,家的味道。

  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哥哥的味道始终是世上最温暖的味道。

评论(66)
热度(587)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