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6.惯常姿势

  明楼将明诚的话做了翻译:“进行生理上的联系?”

  明诚点点头:“我想,对大哥来说,这是效率最高、而且相对安全的方法。”

  明楼目光闪动了一下,接着问了个问题:“如果昨晚不是我,而是其他人,比如明台,你会这样提议吗?”

  明诚不知道明楼为什么会用明台打比方,感觉上大哥似乎对明台存在某种隐约的芥蒂,但他依然很快正面做了回答:“这个假设不成立,因为我不会在无防备的情况下让Alpha进入我的危险距离。”他很干脆地做了解释,“所有人都不行,大哥可以。”

  这一刻的感受很奇怪。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但在除了爱情之外的情感上却是足够丰沛了,是排他的,也是唯一的。当这一点再度被确认的时候,明楼心里起了一阵震荡。

  时间如同流水,稚童成长为青年,单向的引导关系因为各种内在和外在的因素影响,渐渐朝双向的关系演化。因为深度参与彼此的生活,因为相同置身于险恶的环境,因为共同面对一系列的问题和危机,他们的关系从未因为关系形态的变化而淡薄一丝,相反是变得更加稳固。步步诡谲,谁都不能信任,只有面对彼此的时候可以毫无隔阂。即使过程中也会有分歧和争执的时候,但在解决之后便会达成进一步的相互理解。

  明楼忽然明白了今早情热刚结束时明诚说的那些希望不变的话背后的含义,那是因为,他打心底不想要现有的稳定关系出现任何一丝裂痕,因为这桩意外而产生芥蒂或疏远之类的。

  现在这个提议看似违背了初衷,其实是基于同样的理由。如果是纯粹的生理上的联系,不掺杂其他多余的东西,那么就会是从另一个方向增进理解的一条路。它不会有损于他们之间本来的联系,而会更加深入。

  既然开了个头,明诚就顺势把话说得更清楚些:“从我十岁起,大哥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模样,没心思去考虑这个。”他用黑瞋瞋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不过我想,即使有恋爱的自由和时间,能够遇到属于我的那位伴侣,我也不可能爱谁胜过爱你。”

  明楼忽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他知道明诚说的爱他不是爱情,世间的爱有很多种,爱情只是其中经常被人们拿出来说道的一种,远非全部。但这是他第一次从明诚口中听到“爱你”这种陈述,不管这里面的意味是什么,都无法不让人心潮澎湃。

  轻而果决的声音继续穿心而过:“你对我来说,是这世上所有人加起来都无法比拟的。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来到这个家,能够成为你的弟弟,做了十几年兄弟,然后又殊途同归地走上同一条路,成为工作上的搭档。可以预料的,未来的日子里,只要没出现意外或者牺牲,我们会继续这种关系,很多年。我可以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但不可能不在乎你的想法和感受。本能这种事情,经历过之后我才知道它有多可怕。你所处的位置,你所承受的压力,如果还要加上压抑本能的话就太折磨人了。因为压力越大、内心越挣扎的时候,想要排遣的冲动就会越强。所以,你需要我。而且这对我来说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我喜欢跟你做||||爱。”

  他的爱是很明朗的,以亲情为底,再加上时间酝酿出来的林林总总的温柔的心情,不是曲曲折折的各种小心思的爱情。

  听完这番话之后,在意外发生后始终萦绕明楼心头的罪恶感像雾气似的消散了。

  它显得像是水到渠成、毋庸置疑的选择。

  这些年来,他们谈论过方方面面的事情,唯独没谈论过感情。

  为什么不谈论呢?因为在心底他认为弟弟始终是纯洁的,不沾爱欲的,不会走到谁那里去,会一直留在身边。

  为什么会理所当然地这样认定呢?就算是Beta也该随着成长渐渐懂得这些的。

  那应该算是……内心深处的期望。

  打从一开始,他就不想看到弟弟跟任何人发生情或者欲上的联系。

  年深日久的……占有欲。

  信息素只是一个引子,在它背后,是与性别无关的心之所欲。

  

  在夜晚的灯光下,周遭的一切都显得很安宁,摆在桌上的杯碗,还有身边的人。

  室内淡黄的灯光抹在明诚细长的睫毛上,像薄薄的蝶翼,欲飞又止。

  想要抱抱他。

  明楼开了口:“到我身上来。”

  明诚说:“我有好多年没坐你身上了。”

  明楼沉静道:“你会重新习惯的。”

  明诚坐到身上来,明楼张开双臂抱住了他,说了个明诚没想到的要求:“不要散发出信息素。”

  明楼就这么静静地抱了明诚一会儿,嗅着弟弟身上那种没有味道的味道。

  这是绑定他灵魂的气息,即使没有信息素。

  然后,他用嘴唇捉住了对方的嘴唇。

《威风堂堂》及番外集《庭芜绿》预售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4978914992

评论(57)
热度(634)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