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3.消失的鱼

  一个很普通的晚上,在其他人走了之后,他们依然留下来加班。明楼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处理文件,明诚坐在不远处的会客沙发上帮他核对一些数字。

  明楼没有觉出任何不对。他的发情期一向控制得很稳定,他不会在这种重要的事情上计算失误,会掐好日期吃药或者找交际花解决。

  今天并不是他的发情期。他走到明诚身边去确认对方圈出的几个数字的时候,绝没有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不知道是什么因素导致的,他突然发情了。

  即使如此,这本来也不算多大的麻烦,稳住自己回家吃药的一段时间他不可能捱不过去。

  问题在于,坐在身边的人。

  信息素在近到贴身的距离里释放,密度不是普通播散在空气中能比的,诱导出了一丝玫瑰香味。

  仿佛两滴水的相遇,两股信息素毫无障碍地融合在一起。下一秒,融合后的信息素如同蛇毒蔓延进了每一个身体细胞。

  他们本来在讨论的东西在这一刻完全从脑海中消亡了。信息素犹如严丝合缝咬合了的齿轮,开启了命定的运转。

  他们堕入了情||欲的深渊。 

  ……

  “你还好吗?”呼吸稍微平稳下来之后,明诚这样问道。

  白色的身体平躺在宽大的黑色办公桌桌面上,他的眼睛有点红肿,哭得太厉害而造成的后遗症,但是声音已经很平静,只是因为哭太久而显得有些软和沙。

  毕竟是第一次和Alpha做,明楼的精力又不是普通Alpha能比的,两人前后做了十几个小时,不知到顶点了多少次,就连最后的一点清液都被榨了出来。现在他连抬根手指都费力,需要一点时间去调整身体状态,才能从桌上起来。

  如常穿衣服的明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一向不太流露自己的情绪,但明诚并不难猜测他的心思。度量他人的心理一向是明诚擅长的部分,即使在明楼这样心思深沉的人身上也不会失效,甚至还更准确,他们毕竟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

  明诚并不想面对什么愧疚和补偿,这完全没有必要。说得直白点,他们只是出于意外干了一场而已。类似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狩猎Omega是Alpha的天性,不管有意还是无意。

  虽然心理上一直反感这种无关爱情只关乎本能的行为,但一旦将犯事的一方置换成明楼之后,那就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他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包括刚发生的这一桩。

  只要到此为止就可以了。什么都不需要变。他们依然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手足,也依然会作为搭档合作下去。不管情热时刻明楼用怎样浸满了情欲的声调呼唤他的名字“诚”,情热褪了后,他们首先是眼镜蛇和青瓷,然后是毒蛇和吴钩,最后才是他们本身。

  听到这句一如平常的问话的时候,明楼眼神闪动了一下,但没有立刻作答。

  明诚就把话说得更清楚一点:“大哥的情热过去了吗?”

  这句话像锤子一样在明楼脑子里敲击了一下,敲中了事情的核心。脑袋中的迷雾消散了,其实事情抽剥出种种外加的条件之后,其实质就是这么回事,发情的Alpha撞上Omega,那么能做的事就只有一样。只是因为双方复杂的关系和牵扯,而变得麻烦很多。

  明楼简短地回答:“过去了。昨天晚上……” 

  明诚截断了他:“那就好。现在是早上六点半,回家洗漱一下换件衣服还来得及上班。”

  克服了身体中残留的颤栗,忽略了周身的酸软,他坐起来开始一件一件地穿衣服,有意识地采取了侧身面对对方的方式。他身上的痕迹太多了,前后都是红色和紫色的瘀痕,被注意到的话会引发没必要的歉疚。明楼不管是担心还是负责都不是他想要的。

  社会对于Omega的认定就是臣服于Alpha的宠物,只需要待在家里等着张开双腿,负责为Alpha生孩子就好。而外面是那样广袤的天空,没有任何一种可能让他愿意折断自己的翅膀。

  站到地上的第一步,周身的酸软一时占据了上风,他几乎稳不住自己的身体,用手撑住桌面静了两秒才维持住平衡。

  他的声音却很平静:“这是发生在A和O之间的事,很普通,很平常,没有什么稀奇的。而且,大哥也没有标记我,所以事实上什么都没变。”

《威风堂堂》及番外集《庭芜绿》预售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4978914992

评论(60)
热度(572)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