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集火如律令

歌手组合AU,欢乐向

  明台表示:日子过不下去了。

  明诚无情地打算听而不闻。

  明台一脸委屈地开始抱怨:“你今天又打我。”

  明诚冷静道:“剧情要求。”

  明台特意揉起了肩膀:“我肩膀都疼了。兄弟爱呢?在哪在哪?”

  明楼帮了腔:“你还是反省一下。”

  经纪人梁仲春适时地咳了一声:“那个,兄友弟恭还是要的。”

  情况有点诡异,突然被众人一致地按在地上摩擦,明诚想。

  明台不依不饶:“还有你为什么从来不转发我的微博?心里完全没有我对不对?”

  明诚想了一下明台那个没事就发自己今天吃了啥的微博,这种给女友粉看的东西有啥转发的必要么?他随口道:“那我转发一条好了。”

  明台:“敷衍!太敷衍!”

  明诚:“嗯你说的没错。”

  明楼:“不要这么诚实。”

  明台:“老大,他今天也在欺负我!”

  明楼:“看到了。”

  梁仲春发话:“大家简单总结一下今天的工作。”

  明台奋斗在第一线:“明诚拍MV的表现最不好!”

  明楼表态:“同感。”

  梁仲春语重心长:“年轻人要好好努力才行。”

  明诚倔强地走了出去,这要不是隐藏摄像机整蛊任务他名字倒过来写。

  明台看着他的背影:“冷酷,无情,不无理取闹。”

  明楼:“可爱。”

  梁仲春白眼:“你是哪边的?”

  明诚出客厅后做了表态。

  不就是被集体diss吗?不care。

  不就是站在所有人对立面吗?无所谓。

  不就是拍摄摔红了胳膊腿吗?回房擦药就行。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成员爱什么的,不存在的。

  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这段话由助理朱徽茵两分钟后毫无保密精神地传达给其他成员周知。

  明诚真生气是不能的,她很有娱乐精神地陪他一起玩。

  梁仲春表示:“我有事先走了,你们自己解决。”

  明台忧伤了:“他不会真记仇吧?” 

  朱徽茵:“记仇了。”内心的小恶魔欢快地转着圈圈。

  明台焦虑了:“那该怎么办?”

  明楼不厚道:“你的锅,背着。”

  明台徘徊了:“综艺感太好,演得惟妙惟肖怪我咯?”

  明楼:“你可以继续惟妙惟肖下去。”

  明台烦恼了:“不知道现在去道歉会不会有用。”

  朱徽茵:“会被打出来,一定,确定,肯定。”

  调皮!明楼看她一眼,抬脚出了客厅。

  明楼去敲明诚的门:“可以给我开门吗?”

  “不可以。”风平浪静的声音。

  明楼:“为什么?”

  明诚:“在床上。”

  明楼:“在上药?”

  明诚:“在脱衣服。”

  明楼直接扭开了门把手,明诚刚脱完上衣,裤子正脱到一半。

  明诚抬头看过来:“能不能给点个人隐私?”

  明楼一摊手:“我没带摄像机。”

  明诚:“来干嘛?”

  明楼:“来投诚。”

  明诚:“投诚还是投•诚?”

  明楼:“两样都是。”

  明诚点点头:“先帮我脱裤子。”

  明楼帮明诚脱下裤子。

  鼓足了勇气的明台也出现在门口,还有朱徽茵。

  朱徽茵眨眨眼睛,内心飘起了姨母笑:今天也是和谐有爱一言不合就开车的一天,回头发个照片上微博。

  明诚身上只剩背心短裤,白生生的胳膊腿上两块红扑扑很明显。

  明台心虚地表示:“我可以帮你上药。”

  朱徽茵凉凉的:“哎,男人啊,那可是不能相信,刚才还在夸自己演技好来着。” 

  明台:“……”要不要这么伤害我?

  明诚:“呵呵。”

  明楼已经上手抹药。

  明诚:“疼……”

  明楼:“忍着。”

  明台还想挣扎一下:“相信我,我手法比较轻。”

  明诚笑一笑:“好啊。”

  明楼凉飕飕扫了明台一眼:“你确定你知道怎么做吗?”

  明台莫名抖了一下。 

  明诚:“让他试试。”

  明台举手:“保证不做任何不好的事情。”

  明楼语气冰凉:“我是不是好几年没打你了?”

  明诚很有道理地:“开明的大家长不会限制成员的自由选择。”

  明楼一脸慈祥:“你还是个宝宝。”

  明诚礼貌地:“爸爸,你好。”

  明楼:“别玩了。”

  明诚:“要是还想玩呢?”

  明楼凑到他耳边说:“那我就亲你。”

  明台:“喵喵喵?”

  三个人的电影,为何我总不能有姓名?!

  朱徽茵眯起眼睛。你们天天演这么投入,我都不知道咋给我的微博图片配文字了。

评论(18)
热度(338)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