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83.相遇 END

  明诚和明锐东意外地碰面,是在明楼走了两个月之后。

  碰面的地点在一家艺术纪念馆,某奢侈品品牌赞助的艺术品展览,明诚受品牌的邀请而去。参展的人不乏显贵名流,人到了一定地位有了财力,通常愿意培养些个人兴趣,玩收藏是其中较为普遍的一种。

  明诚对不少展品都是只识其形不解其内核,唯独对画品他能看出些东西。

  比如眼前这副画他就看了很久。这是一张现代水彩画,画面内容毫不出奇,用色也偏薄。画纸上只有溪水,野花,小径,陋舍,流云,简单而平凡,却散发出无尽的意味。

  “太美了。”他自语道。

  “为什么觉得《家园》很美?”

  明诚转过身来,看到不知何时站到他身后的人。

  这个男人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山庭岳峙的气势,两鬓斑白但仍腰背结实,由现在的面貌去推想,年轻时必然是能迷倒无数小姑娘的类型。因为他现在也依旧迷人,哪怕是眼角的皱纹也无损于眼底的深邃。没多少人敢正面接触他的眼神,这是个毋庸置疑的主事者,会吸引员工为之效力的那种领导。

  不过类似的眼神明诚已经在明楼那里看得够多了,自然有免疫力,直视对方的目光,他娓娓道来:“因为这副画所画的,是生命。平凡得可以被忽略的一切在乡间是随处可见的,但是,溪水的活泼,小径的蜿蜒,野花的招展,陋舍的宁谧,流云的变幻,却都透显出了安静而祥和的生命。看来寻常,其实盛大,敛起来要人去发掘的繁茂。”

  冷淡的唇线绽开些许:“明诚?”低沉的声音征询着这个名字的正确性。

  “我是。”脑海中电转了一下,明诚突然明白了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在气势气质上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了,“明锐东先生?”

  明锐东一双锐目审视着明诚。很意外的,在商场识人无数的他看不透这个年轻人的心思,这种历练不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该有的。

  他早就看过明诚的资料,一个出身寒微声名狼藉的明星,不过见面之后他心底就有了判定,那些传闻不是捕风捉影就是有人刻意捏造。这个年轻人有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面没有一点浑浊的底色,这是伪装不来的。

  而且,这么些画里面,明诚居然跟他一样,能看得出这副画的不凡,而其他许多收藏者却只当这是一幅平常的庸品。

  如果不是考虑到儿子的糟心事情,他会毋庸置疑地对他大有好感。

  “不错,我是明锐东。”明锐东一点头,“你比大多数人都要敏锐。像你这么聪明的孩子,居然走错路,太可惜了。”

  明诚语声轻淡:“所谓的对错,是怎么界定的呢?”

  明锐东看着他:“可以做出与众不同的选择,但多少要符合社会的常理、常情。”

  明诚摇摇头,但并没辩解,辩解是没用的:“我想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因为谁都说服不了谁。”

  “我只是建议,青春有限,时光无情,你可以试着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您很确定赌约的结果。”明诚没有用疑问句,而是用了肯定句式。

  明锐东淡然道:“结果很明显,不是吗?嘴犟并没有什么用。”

  没有畏怯,明诚泰然地面对他:“人性的确经不起考验,您几乎立于不败之地。可是,我也不是必输。”

  明锐东轻微掀了下唇角:“你觉得自己还有胜算?”

  “为什么会没有呢?就说眼前的事吧。”明诚大胆地直视明锐东的眼睛,“您本来该厌恶我的,不是吗?但我却从您眼中看到了赞赏和惋惜,这是与厌恶相反的情感。”

  明锐东着实惊讶了,他的情绪连商场那些老狐狸都不敢轻断,却被这个年轻人猜了个正着,这无疑需要一颗非常敏锐和善察的心。

  他的心中终究是多了一抹不确定。美人易得,然而精致的灵魂却难寻。这世间固然姹紫嫣红,但这样的人却几乎不会复见。虽然有三年的时间腐蚀,但儿子真的能放得下吗?

  

  “报告做得不错。”明楼从文件上抬起头,不吝啬地表示嘉许。

  “这个领域我比较熟悉,之前做过不少相似的。”助理得体地表示出谦逊。

  “即使如此,以这样的质量来说,时间效率也相当高了。”

  “我希望能尽力做到最好。”美丽的眼流露出些许恋慕。

  “我期待着。”明楼浅笑了下,“路遥知马力。”

  既是天之骄子,又能力卓越,这样的男人永远都不会缺少仰慕者。

  明楼手下有四个秘书两个助理,不知是这里原本的配置如此还是父亲的刻意安排,她们个个年轻貌美,环肥燕瘦都有,但又绝非花瓶。从她们的态度上看,他也不难察觉对方对他的期许。

  不过在他眼里这算不得什么问题。只要不因私废公能将事情做好就行,无非是量才使器物尽其用罢了。

  来到波士顿后他很忙。华人要在国外立足不太容易,所以分公司规模有限,业绩也只能说是普通。但这反而更有挑战,他是个有野心的人,总想试试自己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一个男人的价值构建在他的事业上,没有人要求他非得做成怎样,但他会自己要求自己。他想要而且必须做出漂亮的成绩,这种为了某个目标而尽力的状态令他感觉愉悦。

  在他工作的时候,他甚至不会想到明诚,是全然专注的。至于环绕身边的美女则更加不会在意。

  不过,工作之外,他仍是常常被撩动。

  当今社会网络资讯这么发达,即使隔着一个太平洋,也不难知道对方的各种报导。

  这些消息让他确知,他们都在成长,没有谁因为孤独而停下脚步。

  如果太寂寞,就用更多的工作去排解。

  明诚有时候会刷他的卡,大多用来买机票,他去过的地方在地图上已经可以连缀成线。偶尔也会买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比如砚台和毛笔,让他想着他是不是又多了新的兴趣;比如铁观音和毛尖,看来是开始试着品茶了……总而言之,从账单中能窥见一些外人不得见的微小的生活点滴。像是他们共有的小小的秘密。

  第二年明诚接了一部美国片。亚洲人在美国市场很难得到合适的角色,所以他参演的是一部独立制片的小成本影片。他为此专门练了英语。

  明楼去电影院看了这部片子。

  这是部反战片,明诚演一个战地记者,为了工作而深入常年内乱的地区。然而电影并无控诉,整个影片基调沉静哀婉深邃,没有大道理和说教,只是映现出乱世的迷局,让观众自行去思考。

  印象最深的是记者面对一个小男孩在他眼前死亡时的表现,原本是该哭的,但静静凝望了尸身很久之后,他却在右唇角挑了一下,居然笑了。却让观者更觉得悲恸。

  第三年这部影片在水城影展获奖,对方也拿到了最佳男主。波士顿的分公司到这时候利润也比三年前翻了三番。

  都像是不可能的事,然而他们都做到了。

  这三年不是受难,而是成长,谁都没有荒废。

  在这个辽阔的空间,为了准确地相遇,只有一条路。*

  不停息地……雕琢自己。

  那么,也到了该见面的时候。

  见面的地方谁也没想到,居然是在机场。

  当期限来到,他们不约而同地打包了行李,要奔赴对方所在的地方。

  等待飞机的时间里,明楼经过了机场的免税店。一家珠宝店的橱窗里陈设着“比翼双飞”主题的对戒,点缀着的微型翅膀惟妙惟肖。

  莫名被蛊惑,他走了进去。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主题对戒,琳琅满目。

  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过来:“我觉得,还是‘比翼双飞’最好。”

  明楼转过身,就看到了明诚。

  阔别三年,明诚已经三十岁了,身上多了成熟和知性,然而黑白分明的眼睛仍是亮晶晶的,似乎什么也无法污染。

  时间很公平,然而又不公平,有人被日复一日磨成了粗糙的砂纸,有人却被洗练成了光可鉴人的瓷器。

  这是他久别重逢的恋人。

  曾经渗透进骨血的一切在一刹那归来。

  通过了不可能的考验,便可以得到最珍贵的奖赏。

  有缘会,长相守。

  可以慢慢儿的,在这个落满灰尘的世界,讲一个干净的故事。

END  

*处引用自饭岛耕一的诗

后记:

摸鱼三个月,写完了戏文的故事,要干点正事了。大概会间断性地更《植物园》。

《戏文》计划出本。同时,打算年前再刷一次《威风堂堂》,另出一本威风全番外小册子《庭芜绿》(单刷)





评论(130)
热度(94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