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82.摊牌

  和家里摊牌,是在半年之后。

  起因是家里打算安排一次相亲,静静地听完了之后,明楼很平和地说:“我不会再相亲了。”

  明锐东抬眼看过来:“理由呢?”

  “和门当户对的人家联姻的确是比较有保障和稳妥的做法,但是,因此也会受到岳家的掣肘,做一些决策的时候不得考虑多方利益,束手束脚。公司做得越大,这一套越会成为发展的阻力。我相信我能撑得起自己的天下,不需要加上一个会对我指手画脚的岳家。”

  明锐东脸上看不出喜怒:“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是的。”

  明锐东一针见血地指出:“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对吗?”

  明楼没有退避,他说:“是的。”

  “你是我的儿子,我有什么看不出来的?”明锐东盯着他的眼睛:“你干的那些事都是我年轻时玩剩下来的。你说得再天花乱坠,主题思想其实只有一个,你想要对一个人忠诚。我说的可对?”

  并不意外于父亲的老辣,明楼坦然承认:“之前说的原因并非虚假,但后面这个的确是更重要的原因。”

  “你觉得自己考虑清楚了?”

  明楼明白他的意思:“我当然熟知您和母亲的往事。”

  当年爱得一片丹心,转眼间事过境迁恩爱不再。

  “你觉得自己能保持不变?”

  “为什么不行?”

  “不变,不是嘴上说起来这么容易的事。”

  “我想努力。”

  “姑且假定你能保持好些年不变吧,还有更实际的问题,他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有什么麻烦是绝对不能克服的?”

  “子嗣。”明锐东冷冷地说:“你是我的继承人。你现在年轻,有些事不在乎,可是当你年纪大了,需要人接班的时候,却没有自己的血脉可以承担。那时候,你就会抱怨和后悔。这就是人性。”

  “这一点我也已经想过。我并不认为接班人非得是我的儿子。明家这么大,人口众多,子侄辈里不会没有优秀的。我可以将他过继到我名下,即使是他的父母,为了儿子的前程也不会拒绝。”

  “你倒是真的都想过了。”明锐东淡然道。

  “想过了,而且不会变。”

  “如果我取消你的继承权呢?”

  这也是预想到的一种可能性,明楼说:“如果明家要突破目前的发展障碍,变成更庞大的帝国,您应该清楚,只有我能做到。”

  “这就是你挨了半年才向我摊牌的原因?你做出的业绩就是你的筹码,再清楚不过地向我表达出你的能力。”明锐东手指在桌面上叩了叩,“我的确舍不得剥夺你的继承权,不过,也没有放任的道理。你既然坚持自己是对的,那么,不若我们打个赌。”

  “赌约的内容是?”

  “以三年为期。你去波士顿的分公司工作,这三年里面你们不得见面,也不能联系。一旦被我知道违规,赌约立刻作废。如果三年后你还是保持今天的想法,那么,我不会再说什么。”

  是很明显的陷阱了。波士顿是多么灯红酒绿的地方,美色的诱惑无处不在。再加上不能见面不能联系,撑不住的可能性太大了。

  父亲显然是以为他不可能撑得过去,必然会验证那个论断:世上没有长开不败的花朵,特别是在缺乏雨露浇灌的情况下。

  那么,就证明吧。

 

  明楼是在做完爱之后才说出这件事的。

  他感到明诚的身体在他怀里僵了一下,继而慢慢松弛下来。

  明诚说:“你父亲是个厉害人物。”

  对于明锐东采取这样的处理方式,他稍有意外,但并没有很惊讶,甚至很快就认同了这位素未谋面的商界大佬的情商。

  明锐东要对付他很简单,这是一个金钱当道的社会,汪曼廷都能给他制造麻烦,以明锐东的地位,能做到的更多。他可以很轻松地损害他的名誉和事业。

  但这无疑会激起对抗,明楼会跟他这个父亲交恶。

  明锐东放弃了这种极端的做法,只以赌约的形式来更改事情的走向,态度是中立的,甚至是平和的。这种情况下,另一方很难抗拒。

  兵不血刃,用和缓的方式去考验人性。而人性往往是经不住考验的,假以时日,无需战争就可以得到理想的结果。明锐东一定是这样想的。

  他的儿子是个精力充沛的男人,要禁欲三年近乎天方夜谭了。迟早有投降的时候。这样的话,闭幕了的舞台就没有再拉开的机会。

  明楼点头:“他一直是。”

  明诚说:“不能见面不能联系,确实是挺现实的问题。”他的声音里没有忧虑。其实不是完全没有,但他把它隐藏起来了。

  他的身体慵倦地窝在明楼怀里,但头脑却因为这个严峻的事实而一分分清明了起来。

  明楼的手指拨开他的头发,在他前额上慢慢抚摸着:“你觉得我会输吗?”

  明诚思考了一下,目光温柔:“我不会让你输。”

  也不会让自己输。

  这个事态里面,是有努力的空间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不管对方的生活怎样充实和丰富,都要让他无法忘记自己,经意或者不经意的,要时常想起来。

  这一点很难吗?有点难。但不是全然做不到。

  演员是公众职业,一举一动都会被外界关注。如果成绩亮眼到让人无法忽略,自然而然会有各种想要和不想要的曝光。

  这是公众层面上的展现。除此之外,还要加上私人层面上的。

  他抬起手,抚摸了对方的脸:“能帮我办张信用卡吗,以你的名义?”

  不需要违背赌约的联系,但每一笔消费都会有记录,人在哪里,买了什么,而且每个月会生成账单,定期发给卡主。

  “不用那么麻烦。”明楼从床头柜上把衣服拿过来,从里面抽出皮夹,取了张卡递给他,“我恰好也认为有这个必要,所以去办了张我的副卡。”

  明诚没有接,而是挑了下眉头:“这样合适吗?”

  明楼把卡放到他手上:“签名是空白的,只等你加上自己的签名。”

  像明楼这样注重安全性的人,会这么做就代表着极度的信任了。那么,为什么要拒绝这份信任呢?

  明诚收下了信用卡。

  这样会不会显得像被包养?这点考量很快就被他置之脑后了。摆在眼前的困境是显然的,为了能够通关,需要用一些相应的手段。而且,他并不会用这张卡去买任何贵的东西。

  接下来,他诱惑了明楼。

  不过,并没有做到最后。

  他骑到他身上,抱着脖子甜蜜地接吻,他的舌像一条最灵巧的小鱼。

  舌尖的挑引之外,他轻轻摇晃着腰,用两瓣圆润徐徐揉按对方腿间的东西。

  温湿的入口被微微戳开了,微妙地吸夹着浅浅入了个顶端的器官。

  如果进去的话,就会被紧而热地纠缠,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柔润的唇舌软软舔过了明楼的耳朵,吐息温热:“你是我的。”

  情绪不可能不被他点燃。

  明诚移换了位置,做了休止。

  干这种事,双方都会受到影响。闭上眼睛轻喘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无声的爱意化在眼睛里,他说:“这件事……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再继续。行吗?”

  很多人分手前会最后做一次,原因很简单,做完了,也就没了念想,可以轻装上阵开始新的生活。

  所以,不能再做下去。

  以前,明诚并不想用这种心机,但事态严重,明诚决定还是对明楼破例一次。

  做出诱惑和煽动,给他最美好的呈现,但不能让他满足,要在临界点上嘎然而止。这样的话,他会始终怀念。

  求而不得,贪欲越甚,那么,也就无法断了念想。

 

PS,下一章结局

评论(79)
热度(68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