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81.生日快乐

  明诚所说的这些里面,有些是明楼早已知道的,有些是头一次听闻的。但不管是哪一种,它们拼合起来,是比想象中更加美好可爱的人。

  明楼自嘲般的笑了声:“我的感情起点比较浅薄,你很美,而我比较视觉系。当然,除此之外,你的言语、举止、性格都符合我的趣味。不过,如果没有外貌的话,这些便都没什么用。你一开始给我的,就是很直接的身体上的吸引力。我想占有你。这是我提出那个建议的原因。”

  明诚没有生气,而是点点头:“很实际。”

  “我不清楚这是否算是因性而爱,并没有类似的经验让我去分析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只知道,我越来越离不开你,因为你太可爱了,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可爱。到后来,我觉得,即使你长得不够好看,我也不会介意。不过,我还是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因为我认为好聚就该好散,也认为自己还可以回头。”

  明诚安静地听着。

  “事实是我忘不了你,也不能够再和别人上床,我甚至会对着你的海报自渎。但我依然不愿放弃自己既定的人生规划,我去相亲,相信时间会淡漠一切。然后,就发生了那场事故。它让我意识到,即使我的人生再成功,如果没有你,那就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我食言了,我不能错过你。”

  人哪,总要到快失去时才知道后悔。

  幸好,那是一个还来得及挽回的十字路口。

  “我以为自己已经挺用心了,但是昨天这件事却给我提了个醒儿,一直以来都是你在低头,而我则有些不自觉的傲慢。这是不平衡的,代表我的方式有问题。所以,我觉得该向你表态,如果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请你及时让我知道。因为我真的不想对你有半点不好。”

  明诚心里一时有了很多想法,百味杂陈。

  这一番话里所蕴含的力度和退让让人惊讶,还有对方开诚布公的坦诚态度也是。

  时间不停息地前行,对每个人做出雕琢。

  八年前,第一个吻的时候,那时候的明楼冷酷、傲慢、对爱不屑一顾。而现在他会放平视角,愿意去反省和修正,把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展露给他看。

  曾经的自己不喜欢钻牛角尖,认为不行便也就罢了,不喜欢去争去抢。目的性太强,最后导致的结果就会很失望,何必让自己失望呢?而现在他觉得,如果有一个人你无论如何都想和他在一起,就不能将他让给任何人,必须去争取,不能放手。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对方一路呈现的点点滴滴,是一切变化的催化剂。因为知道被人珍惜和爱重,而愿意变成更好的样子。

  彼此之间的感情因为有了时间的打磨,去掉了想像的虚妄,多了现实的思索,而变得更加确定。

  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一笑。他附身过去轻轻吻了自己的恋人。须臾一触然而温柔至极的吻。

  “谢谢你爱我。”

  谢谢你,穿过我人生的逆旅,把世界变成温柔的模样。

 

  他从放在椅子上的袋子里拿出一个纸盒,说:“我想提前给你过生日。”

  明楼想起来,的确几天后是他的生日。

  “蛋糕本来是我做给一个朋友的,不过听到你来了,我做了点改装,作为生日蛋糕吧。”

  明诚把纸盒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型圆蛋糕。

  那确实是只能给特定的人的蛋糕。蛋糕上面用奶油画出了红色的太阳和白色的月亮,日月为明。还绘有一枝枝叶饱满的曼陀罗,花瓣栩栩如生。

  明楼笑了笑:“其实三十岁以后我就不太过生日了。”

  年纪愈长,对生日的向往就愈低,每一次都仿佛在提醒着时钟滴答的脚步声。

  “不过,我想和你过。”他这么说。

  想要和对方做所有的事情。

 

  插上了蜡烛,点亮。鲜艳的红色跳动着,暖融融的光亮。

  明诚问:“许愿吗?”

  明楼说:“好。”

  其实不怎么认可许愿这种行为,任何事情的实现都得靠自己的双手,而非虚妄的神明。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设法去拿到就好。

  然而,他想起他们有过分歧的“永远”。不能承诺永远,因为心知有太多变数,不想食言,也不愿毁诺。但是,作为愿望是可以的。

  他终于愿意确定地开口说永远。

  “许了什么愿?”

  “永远留在你身边。”

  话出口的时候,心中倏然动了一下,恍惚了一瞬。他觉得自己仿佛在某个异时空里说过类似的话。

  他对同一个人请求:“留在我身边。”

  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吗?没有人能解释。

  不过,这也并不重要。不管是否存在不同的时空,不变的是,他爱上他。

 

  喝着白兰地葡萄酒,明楼站在落地窗前。宾馆房间在77层,窗户里映出整座城市华彩的灯光,还有漫天的星辰。

  明楼是站在这里当模特。明诚说,想给他画一幅肖像画,作为专门的生日礼物。

  以前演过一个街头画家,为了贴近生活,明诚专门去学了三个月,而且平日里也会偶尔拿起画笔,并没生疏了技艺。可能是有天赋还是怎样,他觉得自己画得还行,不至于很拿不出手。

  要说生日快乐,还是隆重点好。

  那人身后是万家灯火,星河璀璨,他站在那里,就像是奇迹的闪光。

  明诚倏忽又想起了多年前,第一次所看见的,他立在舞台中心的模样。

  天生的聚光体,万众归心。

  始终为他心跳,想把最好的都给他。

  怀着这样的心情,完成了一幅画,然后说:“生日快乐!”

  于是最后明楼看到的成品就是这样:他在一片光华的簇拥中,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并不是不耐烦,而是放松的状态,想着一些事情,眼中漫着薄薄的光。

  一笔一画绘出来的心意。

  画者的技巧不能说多么成熟,但却震动了他的心弦。

  明楼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温柔如水的姿态。那是自己在明诚心里的模样,因为被深爱而映像出来的形体。

  画眼诗心。

  明楼俯身吻住了他,低沉的声音里燃动着莫可名状的火光:“你让我疯狂。”

注:所谓的异时空其实就是《威风堂堂》的世界,意识到自己很早以前就爱上明诚之后,明楼承诺不会再欺瞒,并请求“留在我身边”

评论(38)
热度(585)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