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80.剖白

  明楼这么一说,他背后的潜台词明诚就完全get到了。

  明楼的日程之紧张他是想象得到的,要抽身过来不可能是说走就能走,得特意调整行事历匀出时间来才行。然而即使麻烦,明楼还是选择这么做了。

  明诚嘴角弯了一下。

  他预测得到他们昨晚沟通之后大概的走向,但无法精确到细节。所以,面对这个结果,他瞬间被甜到了。

  明楼意识到了自己方式中的问题,但是没有用相隔两地的电话来表达态度,而是选择了来到他面前这种更鲜明的表达,给了他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喜。

  他充分感受到了这份抱歉和诚意。

  “等你回去又有得忙了。”

  “无妨,不过你想补偿我也可以。”

  前半句是正经的。当一个人真心想要见另一个人,便没有任何可以推诿的理由导致见不到。何况只是未来几天稍微繁忙一些这点小困难。

  后半句是不正经的,算是情趣。

  “嗯,好啊。”明诚这么说。

  他的确准备了一点东西,不过现在还不是揭晓的时候。


  菜上了桌,飘出热腾腾的香气。

  明楼从汤里舀了两颗鹌鹑蛋到他碗里,说:“瞧着你像是又瘦了点。”

  “没办法啊,我躺床上吃巧克力都不胖。”

  “这话说出来知道会有多少人想捏死你么?”

  “没事,他们捏不到。”

  明楼眉毛略微挑了挑,轻轻捏了一下明诚的脸:“我捏得到。”

  用淡定有余的表情干了幼稚的事。

  骤然被这么一捏,明诚鼓了一下脸颊。

  这一分钟两人都挺智商低下的。

  明楼切了话题,淡淡开口:“今天拍了什么戏?”

  “成亲戏。”

  “戏服是中式礼服还是西式的?”

  “你猜。”

  “年代戏,又是老式家族,中式吧。”

  “是啊,特别齐整的一大套。”

  “你喜欢中式还是西式?”明楼很随意地问了这么一句。

  明诚心跳快了一拍。这个问题有些暧昧了。就算他是比较冷静的类型,在心底也不可能不生一丝波澜。

  不过明楼眼神沉定,泰然自若,看着不像是存心暧昧。

  所以明诚也没钻牛角尖去想多,就还是把它当成普通问题来回:“都差不多,这事不关键是看对象是谁么。”

  是对的人,穿再普通的一身也会温暖幸福。

  是不对的人,再怎么华丽庄重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比如今天演的这出戏,场景是美轮美奂的,身上穿戴也是红彤彤得很有格调的那种,可是成亲的两人完全谈不上啥感情,未来是注定的悲剧。

  明诚突然很想把所有的事情坦白出来。关于这些年的那些事。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说:“有些事,我还是想从头跟你说一下。”

  他语气中的轻快消失了,变为较为端凝的一种。

  “其实我从上学那会就喜欢你,准确地说,是刚读表演系那会。”

  这件事情太意外了。明楼转过头,等他说下去。

  “那会儿我还什么都不懂,对自己究竟要走什么路也不确定,只是有人说我适合表演而参加了艺考。入校后我经常待在实验剧场,所以看了你回校排练的那场话剧,看了挺多次,看它一点点变样、成型。就像打开了一扇窗户,我很清晰地看到了一部作品是怎样诞生的,也看到了演员在其中能做到的事情。就像一种具象,一种坐标,演员原来可以做这样的事情,能够通过自身的诠释,呈现出一个另外的世界。因而,我确实想做一个演员了,想做一个有呈现度的演员。”

  明楼斟酌着说:“这种感情该算是向往,而不是喜欢。”就算现在是恋人的关系了,他也还是会实事求是。

  明楼看问题还是挺一针见血的。明诚点点头:“本来是这样没错,可是,你吻了我。那么,事情就是另一种走向了。”

  “吻?”明楼疑惑了一下,然后想起来的确有这么回事,“原来,那个孩子是你。不过,并没有真的碰到吧。”

  “正因为没有碰到,所以心中的本能才更清楚。心情还挺明显的,怎么说呢,有点失落,是希望被碰到的,想要真的和你接吻。”明诚抬起眼睛:“所以,我知道了,我喜欢你。”

  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理由,或许,就像某首歌里所唱的:只因阳光太好,你走过我身旁。

  不过,一旦喜欢了,就想始终喜欢下去。

  “然后,就一直挺想和你合作的,可是好几年没碰上。直到《今生今世》,我跟梁仲春说,你很适合那个角色。虽然这是事实没错,不过也不是没有私心,隐情是,那种剧情……我只想和你演。”

  明楼没有插话,专注地听他讲下去。

  “要不要跟你表白?我想过这个问题,但答案是否定的。直掰弯太罪恶了,你的生活会变成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方向,我不能光顾着自己。我想,安静地喜欢你就好。你提出那个建议,我很意外,但又在意料之中。因为期限明确,我的存在就不会是负担,一切都来得及归原,不会产生什么损害。这就是我答应你的原因。”

  明楼沉默了,然后说:“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明诚笑了笑,“如果没有这种给出退路的方法,以你我的性格,根本就不会开始。我真的很想给自己留一份回忆,未来太长,有回忆总比没回忆的好。” 他垂下眼睛,“后来的事情该算是对自我的一种再认识吧。我太自负了,自以为自己很冷静很拎得清,其实根本做不到。你太诱惑了,每一次接触都让我陷得更深。然后,我也想明白了,为什么采取主动的一直是你。因为,事实上我并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我认为,你迟早会离开我。所以,我在有意识地保护自己。”

  明楼等他的结论。

  “其实,没有什么好怕的。”他的表情安宁而认真:“即使以后,最糟糕的情况发生,我也不会退让,我会争取你。因为,我绝对不想错过你。”

评论(52)
热度(610)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