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ABO】植物园ch1.夜晚比白天更干净

前言:

最大路货的设定,楼A诚O。

加入三个角色:

毕忠良,76号特别行动处处长;

唐山海,76号特别行动处二队队长,实为军统特工;

高木寅次郎,上海特高课课长。

南田洋子不会出现。

  就是个普通的宴会,毕忠良设的宴,算是76号和特务委员会的一场小型聚会。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这两部门里面好斗人群密集,杀气腾腾是日常。酒桌上清一色的Alpha,连Beta都欠奉,Omega更是绝不会出现。

  明诚从心底里反感这种场合,餐桌上的内容充斥着各种冠冕堂皇,抒一抒志向,吹一吹剿延安党重庆党的功绩,表达一下对汪主席的仰慕追随之情之类的。

  总而言之就是就是林林总总漂亮的谎言和无耻的吹嘘,一群乌鸦扮百灵的表演。场面话个个说得好听,然而全无实际价值,还不如讨论一下《Omega保护令21条》的合理性。

  毕忠良自然是对明楼这个特务委员会主任兼新政府财政司顾问心存怀疑的,他对谁都要鉴别和甄别。然而两人都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明面上绝不会剑拔弩张,反而是一副宾主尽欢的和蔼模样。

  毒蛇遇上虎狼,没争夺食物,而是一本正经地研讨着喝花雕的十八种方法。

  明诚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毕忠良尽量亲切了的面孔,他不需要这时候跟毕忠良搭话。他去接近这位未免太刻意了点,这是明楼的工作。

  他主要走副处这条线。给身边的梁仲春夹了一筷子凉拌猪腰,他随口般问道:“听说你们又抓了几个人?”

  “八个共党嫌疑分子。”

  梁仲春在这个问题上没啥激情,八个人全是毕忠良去舞厅抓的。遇上太能干的正处是每一个副处的悲哀,意味着基本没啥晋升空间。

  明诚垂眼一笑:“这么多?共党大集会啊?”

  其实谁都知道这可能性很低,宁抓错不放过而已。

  梁仲春不好直接承认,只说:“集不集会不好说。共党的事谁说得清楚?”

  “有人招了没?”明诚用细软修长的手指剥开一只嫩红的虾壳。

  梁仲春把菜塞进嘴里:“我没负责这事。”

  明诚端起瓷青色的酒杯浅浅泯了一口:“哦,还是毕处审的。”

  明诚话只说了半截,然而梁仲春自然品得出后半截:依然没你的份。

  梁仲春看了他一眼。

  明诚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要称兄道弟就得说些体己话,这种无伤大雅的挤兑正是其中一种。他要是正面说“我挺心疼你的”这得多恶心。

  他没事人似的又转为轻快含笑的口吻:“嫂子还好?”

  梁仲春知道他问的不是明面上那位。

  别人都以为梁仲春只有一位夫人,然而明诚知道他在外面还有一个。一个Alpha可以标记多个Omega,梁仲春是家庭主义者,但不是守身主义者。这是社会法则赋予Alpha的特权。

  不过梁仲春也没那个机会坐拥两位Omega,他家里和外面有的都是Beta。

  社会人口的绝大多数是Beta,Omega越来越成为稀缺品。Omega的出生率太低了,而且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还在逐年递减。Alpha跟Beta结合是无法诞生Omega的,一定要是Omega才有一定几率。

  为了尽可能鼓励Omega生育,为了让Alpha不至于找不到Omega,才出台了21条。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就是禁止抑制剂售卖,美其名曰天性不该被强行扼杀,而且抑制剂会损害健康云云。这是最让Omega不满的一点。以保护为名的戕害。

  “她还算听话,只是老想让我陪着。”梁仲春说。

  “那就多陪陪嘛。” 

  “你以为我不想?哪来那么多精力啊?”要对付两个呢,又不是一个。 

  明诚又夹了一筷子红烧猪脚给他:“多吃点。修身养性的。”

  修的什么“身”养的什么“性”,注重养生的梁仲春略微一想就明白了,他前后两筷子夹给自己的菜全特么是壮阳的。

  这位损友就是三不五时招他,还好是个Alpha,要是个Omega,嘴这么欠怕不早被操得哭爹喊娘。

  明诚依旧笑吟吟的,好像他什么都没说过一样。

  他嘴唇勾起来的时候是一个诱人亲吻的弧度。

  梁仲春拿他没办法,长得好看的确是有特权的。人总是乐意和迷人的人相处,即使性别相同也一样。


  明诚找了个空子出来上洗手间。

  他没想到里面会传来一股香气。来自于Omega的、会让Alpha难以抗拒的香气。

  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他快步走了进去。

  希望还来得及。

  稍微有点晚了,除了隔间里不断飘散出香气之外,洗手间中已经有了一位Alpha,而且双眼发红,正死死盯着瑟瑟发抖的少年。

  很巧,这个人他认识,不仅认识,还相当熟悉,正是他的小弟明台。

  明台将眼睛转过来,认出来了人,然而很快又转了回去,只能关注那个Omega。

  这是生理中注定的本能,本能让他想扑过去。

  “快点,关门。”明诚朝那个少年低喝了一声。

  待在封闭隔间里,至少能抵挡一时。

  说完这句,他强行把明台拖了出来。随手关了洗手间大门,放上一块“打扫中”的牌子。

  离开了香气密集区,明台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

  然而也只是恢复了那么一点,生理本能已经被激发,任何一点微小的触碰都能让Alpha觉得难以忍受。而明诚是拖着他的手出来的。

  明家人内部都知道明诚是个Beta。

  明台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Beta也可以。

  跟任何感情无关,就是一种纯粹的本能。

  想要更多的接触,不管是谁。

  想把他按在墙上,更多地去摸他。

  甚至……

  明诚一偏身体躲了过去。

  他最厌恶的就是性别赋予的这种生理特性,只要本能被引发了就能六亲不认,与动物几无差别。

  如果没有爱情,就不该干这事。

  即使一辈子找不到恋人,也不能仓促苟合。

  这想法大概偏于幼稚,基本没人会这么想,本能上来了跟谁滚一发都不算事。可他就是很认定。

  明台要哭了:“你欺负我……”

  明诚一挑眉头,有点无语了。

 

  他回去的时候在走廊上遇见明楼。

  明楼眼睛沉了一下:“明台来了?”

  “嗯,他跟几个朋友过来玩,顺便吃饭。你闻出来了?”

  “当然。他又闯什么祸了?”

  “洗手间里有个Omega发情了,他刚好也在,控制不住。”

  眼睛色彩微妙地变化了一下,明楼说:“你帮他解决了?”

  明诚活动了一下手腕:“嗯,手酸死了。”

  明楼看了一下他的手,手指纤长,骨节分明,手腕隐隐浮现淡蓝的脉络。

  无比美丽的手。

  用这只手吗?

  视线往上移,明察秋毫的观察力让他又发现了一点。耳根上一点淡红色的痕迹。

  不动声色地抿了一下嘴唇,明楼转了话题:“电话打了?”

  “打了,会有人过来帮助那个Omega。”

  “好,你先回桌上去。”明楼这样说道。

评论(132)
热度(765)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