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79.飞渡

  明楼去了剧组所在的城市。

  他的特助帮他调整了行事历,硬是挤了两天空档出来。鉴于上司是个工作狂的本质,特助还将该城市的一场本来不必他亲自出面的会谈放进了行程安排。

  特助陪他飞过来,忙前忙后地开完了会,订好了饭店,然后谨守本分地自行回宾馆整理资料,半个问题都没问。虽然的确很好奇上司突如其来整这一出的背后含义,但她自有自己的准则:把事情办好,不擅自窥私,才能做得长远。

  上司这样避人耳目,多半是要私下见什么人,然而这不是她该关心的。

  明楼满意她的态度,懂规矩的人才有留用的价值。

  他进了饭店,在开好了空调的恒温包间里等人。他感觉自己似乎踏入了跟前半生截然不同的生活,长久所习惯的一切在悄然无声发生着改变。

  比如他以前不会觉得等人是件愉悦的事儿。然而现在他乐于去想象,阔别一个月的恋人会以什么形象出现在面前。

  只不过,一切想象都敌不过真实。

  包间的窗户注重私隐性,是里面能看到外面而外面看不到里面的配置。

  外面厅堂里有个长椭圆形的水池,有流水从墙上帘子似的细细铺下来,里面漂浮着仿真莲花,养了十来尾锦鲤,自在悠游其中。一条青石筑成的路就贯在水池上。

  当等待的人涉水而来,如同画中之人,修长身影,挺拔姿态,秀丽眉目渐渐分明,厅堂里其他的人明楼便都看不见了。

  室内偏暗黄的氤氲光影垂落在他身上,正是无数人在梦中求而不得的模样,旧不掉的恋慕。

  明楼再一次感觉到他们能够相遇和相爱是件多么奇妙的事情。世界上有六十亿人口,你怎么偏偏就爱上我了呢?

  也在这一刻,他明白了自己犯错的原因。

  一直以来,他喜欢凡事都切实地控制,不喜欢意外,那代表潜在的不可察觉的危机。

  他起初觉得对明诚挺有把握,可随着时日渐长,他越来越不觉得自己能掌控明诚。

  明诚太好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一直拥有他。

  面对无法掌控的事情,他产生了隐约的焦虑。

  在过去的青春里面没有谈过的恋爱,没有体会过的少年人的患得患失在心底深处浮蔓。

  想牢牢拽在手心里,拽得太紧,就出现了偏差。


  明诚打开门,接着又关上,把大衣脱下来挂到椅子上,坐下来说:“还是这里面暖和。”

  明楼把他的手拉过来,包住,说:“手这么凉。”

  “没办法呀,今天刚好降温。”柔和的低音笑着说道。

  明楼低头亲了一下他的手,又往里面呵了几口气。

  明诚眼尾微微弯了一下。

  即使这样微小的表情也觉得很美。明楼凑过去吻了一下他的眼角。

   “怎么有空过来?不是挺忙的么?”

  “这边有个会要开。”先是习惯性地这么说了,接着明楼又改了口:“开会是幌子,其实不必我亲自来,主要是想来看你。”

  一年前的试戏,他拒绝不了他的吻,他就该知道那是个征兆。

  一年后的现在,他已经不能自主地要向他坦诚。他从来不是个喜欢坦诚的人,逢人只可说三分话是印入骨髓的习惯。

  所以,有些事其实一开始就注定了。

  以《今生今世》为媒介,一切开始变得不同。他一步一步地脱离了原来的自己。

  飞渡万里浮云,只为与一个人相见。可以说出真实,不再伪装。

评论(44)
热度(605)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