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78.得舍

  明诚把手机放了,去洗手台刷牙。 

  对着镜子里的人影笑了笑,他开始挤牙膏。

  他对明楼说的话都是真的吗?确然是真的。可要说全无水份,那也不尽然。

  两个人隔得这么远,明楼在灯红酒绿的地方,跟他所不知道的人逢场作戏,这事确然会让他有些失落。有那么一段时间,他陷在了不必要的情绪里面。人嘛,就难免有情绪低落的时候。

  可是挂了那个电话之后,他想的更多的是明楼做出这种呈现的理由。然后推断出,明楼因为他之前疏漏了的一件事而不满,因而采取了这种不太对劲的方式。

  效果是达到了,他知道了自己的失误。可是,他依然不认可这种方式,这样的处理明显是有问题的。想要让他自省到自己的轻率,明明是可以用别的方式来告知的,不必非得刺激他。

  他会补救自己之前的失误,但在同时,他也需要告诉对方,不要这样,可以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他不是自虐狂,不喜欢冷暴力。

  那么,问题聚焦在了这个点上,怎么让人不抗拒地接受自己的意见。

  他先把自己的情绪说出来,他说自己是“难受”的。

  这个词是加了夸张色彩的,他确实被刺到了,但他的“不快”准确地说应该是“失落”,没有到“难受”的量级。

  把自己摆在稍显弱势的位置上,会比较容易让听者卸除防备愿意倾听。

  包括接下来说自己“嫉妒”也是继续示弱。

  情绪是真的,选择一开始就说出来是为了让谈话更顺畅。

  他已经被刺到了,那么,对方就不太可能继续保持针锋相对的心态,很大可能是会软化。 

  谈话果然往这个方向走去,明楼变得比较愿意说些真话。甚至,开始一句一句地向他解释。

  在情绪缓和之后,再提出期待就不显突兀,也不会让人抵触。

  明楼进一步说了真话。

  他没有揪着对方不当的处置不放,而是借势做了自我反省。

  自我反省是会引起共情的。他虽然没有直言对方的做法不对,但明楼自己又岂会毫无思虑呢?

  他不喜欢硬碰硬,那样没意思,也难以收到成效,比较喜欢用平和一点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这样会不会显得姿态太低?也想过这个问题。经历的事情那么多,他一向不太纠结这个。

  先退一步并不一定是坏的,死犟到底也并一定是好的,得看是什么事。别人觉得是“舍”,在他这里,却可能是“得”。

  “得”与“舍”其实没有清晰分明的界线。



  明楼放下电话,也想了很久。

  他预知到自己的做法会刺到对方,而当他真实地感受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难受了。

  他怎么能这么做呢?

  如果说明诚是无意识地戳到了他,他却是有意识地戳回去了。

  双方的认识不可能完全同步,在这时候,便应该把问题摊开来,而不是只考虑着自尊,用冷暴力去回应。

  刚刚结束的这个电话里面,他们都把自己内心的感受说出来,这件事就自然而然得到解决。

  这样……才是更健康的处理。

  他又从头撸了一遍明诚在这事上由头至尾的态度,然后,也就自然而然地体会到了其中的温柔。

  这正是令自己爱上他的那种最本质的东西。

  比较起来,自己的行为显得那么不合适。

  因为拥有的很多,无形中就把姿态摆高了。

  说着爱他,却不懂得怎么去爱,居然忍心去刺伤他。

  心里通透了之后,明楼不自禁用手扶住了额头。

  没有人能一直正确,不管多么老练的人也无法保证。

  爱情这门陌生的功课,需要学习和成长,才能延展出交付和信赖的未来。


  诚……

  对不起,我错了。

  对自己的心情想得太多,对你却想得不够。

  虽然很讨厌承认自己错了,但这一次,却不得不承认。

  如果你可以不介意地对我低头,我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会对你低头,就像你对我一样。

评论(55)
热度(554)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