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76.易地而处

  床戏拍得很顺利,如同之前的每一场戏一般。

  虽然事实上只有接吻和轻抚而已,但旖旎的气氛做得很足,看回放足可以假乱真。

  拍这种戏,两个人之间有没有感觉基本上是无法隐藏的,身体比语言诚实多了。

  朱徽茵再一次确认,自己的对手演员对她毫无兴趣。在亲密接触的时候,明诚的表情和肢体呈现都到位,但身体上没起一点反应。

  其实,也并不是还抱有什么期待。被拒绝后,她就把自己的念头给掐灭了。没必要啊,谁要去苦逼兮兮地演求而不得的戏码,自虐吗?世界之大,选择这么多。

  不过,虽然放弃了,演床戏时,也依然会心跳。

  结束了,居然想再吻过去。简直不像个正经人了。

  等到心思平定了,她却是由衷同情起对方的女朋友了。这男人放在外面怎么能叫人放心呢?即使无心去做花花公子,也能无意识地招蜂引蝶。

  所以,她私下里问道:“绯闻的事,你那位有啥反应?”

  明诚不太明白:“寻常小事,该有什么反应?”

  “如果是我的话,一想到你有可能跟我之外的人在一起,不光要你发誓保证,恐怕还会忍不住要杀过来看个究竟,否则无法安心。”

  “我就这么不让人放心?”

  朱徽茵凝视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说:“是的,没法放心。世界很大,你可以做的选择太多。”

  “我不是西门庆。”  

  朱徽茵噗嗤一声笑了:“我是挺相信你会守身如玉的,毕竟,从没见人面对表白一下子就完全把话说死的,一点余地也不留。你一定非常爱她,才会断然拒绝一切可能。由此可见,你比我想象的更好。”

  朱徽茵话头一转:“她一定也知道,也应该会相信你。不过,这种事不是相信就能泰然无事的。爱上你的话,肯定得不顾一切地守着你,谁让你是难得一见的幻想体质。”

  “幻想体质?”

  “就是容易激发人的幻想,想跟你来一段那种。”

  “真不知道你说话这么大胆。”

  “那是你不了解我。”


  这场谈话之后,明诚自己想了一会儿。

  明楼会担心吗?他之前没这么想过。

  先爱上的人是输家,他觉得对方应该挺有把握的。甚至,连把对方套入到“爱得不能自拔”模式里,他都觉着好像有点大言不惭。

  出了绯闻,就需要去发誓保证?这是不是自视太高了?

  至于杀过来片场看个究竟就更不可能了。“不顾一切”这四个字从来就不在明楼的字典里。

  朱徽茵说的不是全无道理,虽然跟明楼的性格不太相合。

  不管怎么样,打个电话吧。

  他拨了手机。

  明楼的手机没有用什么花哨的彩铃,就是原始的默认设置,非常单调的“嘟”音。

  等待接听的声音连绵地响了数声之后,才被人接起来。

  明楼在一个很喧闹的地方,声音颇为放松随意,先是问了声“怎么打电话来了”,跟着声音就偏离了手机,笑着说道:“喝不了了,再这么灌真得醉了。”

  看来是在酒吧、会所之类的场合,语尾略微上扬,逢场作戏的意味显明。

  明诚挺确定他这句话肯定不是跟男人说的,因为口吻不够正经。八成是在什么声色场所,有酒国丽花伴着陪酒。

  明楼说完这句,声量接着又在话筒里清晰起来,仍然是句平淡的话:“在喝酒,有事?”

  背景音里一片嘈杂,听得出同行的几个人玩得挺high的,男女之间可以玩的把戏那么多。

  明诚突然就明白了朱徽茵的话。

  有些事不是相信与否的问题。他相信今晚的事是出于应酬的需要,而且不只是今晚,很多个晚上都会是这样。作为一个商人,需要做一些事情。

  可是,心情不可能毫无波动。

  明楼知道这样会让他心里不快吗?肯定知道的。想要规避这个问题很简单,走出房间接电话就可以了,就不会听到一些额外的声音。

  这么容易的事情没有去做,那就代表着,对方是故意的。

  明诚没有流露出情绪:“没什么事,你忙吧。”

  明楼很干脆地说:“好,回头再联系。”

  这个电话挂得太快了。明楼捏着手机想着,明诚应该是有情绪了。 

  易地而处,这滋味不好受,是吧?

  所以,你怎么会以为,你不需要向我解释呢?

评论(81)
热度(629)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