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72.OFF

  天降一口飞锅,明诚有点懵。

  “我说了什么吗?”他脸上透出些茫然。

  那种不明所以的无辜的表情。

  这样的目光像一股莫名的热气,可以腐蚀意志。

  他思考的时候就会不自觉搓自己的手指,右手前三个手指捏着另一只手的中指,由指根开始,沿着又细又长的手指慢慢往上抹,抹至指尖。

  心脏咕嘟嘟冒出了气泡。

  喜怒不形于色是没有问题的,精英教育不是白上的。可心跳是另一回事,没人能训练。

  明楼面不改色地考虑了一下在船上推倒他的可行性。

  碧水长天,湖心生波。

  暮色渐渐四合。在昏暗的光线里,在逼仄的空间里,在摇曳的水波里……剥下衣服,抚摸,亲吻,进入他的身体。

  思维走得有点偏了,往歧路上越走越远。

  大概本质上就是个贪心的人,近日来,越发过分了。

  不过,也不算什么错。甩锅的理由稍微一理就能迸出来。

  乳白色的毛衣怎么能随便穿呢?太甜了。

  不管到了什么年纪,吃糖都是人类的天性。

  

  明楼把开关档位打到了OFF档。船不再转圈,推开了几道长长的水纹后停了下来。

  这状态暂时不适合继续开船。控制不好的话是会撞边的,那就太糟糕了。

  但面上是一点不显的。

  “在这停一会吧。”明楼一派淡定地说。辅以微微一笑。

  明诚觉着自己似乎看到了巨蟒腥膻味的信子下面隐藏的毒牙。

  下一刻,鲜红的信子几乎舔到他鼻尖上。

  当然,这是意识里的感觉,事实是,明楼探身过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平静地说:“怎么能不系安全带呢?”

  “没必要吧,无风无浪的。”

  “下着雨,还是小心一点。”明楼将邻座的安全带长长地拉了出来,慢慢在他身上做调整。

  看起来慎重其事,实际上,如果真的认为有这种必要的话,掌舵者本人为什么不系呢?

  分明是在耍流氓了,若无其事地,道貌岸然地。

  心知肚明的一场往来,没人点破而已。


  “这个长度可以了吗?”低沉的声音这么问道。

  “要再长一点。”明诚说:“会勒到我。”

  “嗯,我知道了。”折叠的黑带部分又被拉出来一点:“这样呢?”

  “可以了。”

  搭扣的部分发出“咔”的一声,安全带将人拘禁在里面。

  维持着手肘支在座位上的姿势,明楼低头审视了一下完成态。

  被束缚着,挣脱不能的状态。


  手指像是想要抚平一般,在宽大的黑色带子上面徐徐地抹过去。

  “把你绑起来好吗?”轻声地这么问道。

  明诚抬起眼睛,睫毛轻轻扑动一下:“你觉不觉着自己越来越坏了?”

  耳朵痒酥酥的,似被一只小手轻轻拧过。市井里面,听恋人说“你好坏”大抵是这等滋味。

  “有吗?”无辜的语气。

  “怎么突然想这么做?”

  “想对你试试。”

  明诚略微想了一下:“今天晚上吧。”这么说的时候,他神色淡淡,只嘴角微微弯起。

  他将手伸向明楼。

  仿佛玉石雕成的手,手指骨感而修长。

  手腕特别纤细,用一只领带就可以轻易绑起来。

  他说:“想怎么来……都行。”

  没有一点挑逗的意味,平淡而轻巧的口吻。

评论(47)
热度(55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