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71.船

  明楼挑了个日子,是一个天气不太好的雨天,工作日,黄昏时分。这是有针对性的选择,因为在这些条件综合下的月湖比较清净,没什么人。

  一应的手续事先都安排好了,包括门票、船票、饭店、宾馆这些。虽然见面总要以上床来做结束显得了无新意,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这样做是没法满足的,尽管做了也不能完全满足。

  将工作领域完全转移之后,事务一下子繁忙起来了。要做出漂亮成绩不付出大量心力是不可能的,而且也需要进一步培植和稳固自己的嫡系势力,无论是哪一方面都不能掉以轻心。

  以后也会很辛苦,为了将权力切实地掌握在手中,也为了站到更高的位置去。

  硬性的、现实的东西越多,人就会越渴望软性的、非现实的东西。

  “秀色可餐”这个词能从古至今流传,自然有它实际的道理。需要美人悦目,需要感官满足。在这上面,更上一层的则是心灵的慰藉。觉着有个人跟自己贴心体意,见着了,便忍不住从心里感觉欢喜。

  这是理智控制不了的。而理智不能解决的事,往往就常常得以另一种语言去说。

  身体语言自有其不可言说的奥妙。


  租了条带顶的电动船,能容纳四人的那种,从岸边向湖中心去。

  月湖跟享誉盛名的秦淮自然有差距,但四百多亩的水域在本城已算是首屈一指。再者,还有这么一句话垫着:只要能相见,自然哪里都好。

  两人很快就决定了由谁控制方向盘,明诚一副懒洋洋的模样,略微鼓了一下嘴,明显是不会做这个的。

  在演员这一行,他是浸入式的演法,就是把自己当成角色那种。这不是一蹴即就的,往往需要提前找戏感,提前进入角色。

  面对讨人厌的小少爷,戏里的男主会怒气腾腾,戏外的人却有点正中下怀的意思。

  明诚穿乳白色的毛衣、蓝色牛仔裤配一双小白鞋,看上去像一个学生。做出这表情时,双颊鼓鼓的,眼珠子黑黑的,叫人忍不住想用手去戳那张脸,不知会有怎生感触。

  明楼几乎一下子理解了戏中的女主为什么会含辛茹苦地为他挣钱养家。

  有的人……即使作恶,也能恶得一派无辜。

  游手好闲只知玩乐放在成年人身上是讨厌没错,但放在小动物身上,就会想要养起来了。

  明楼在心里默默想了这么一会儿,评价说:“我觉着,你这感觉找得不错,是这么个意思。”

  等到电影上映,他家粉丝的画风大概就会由现在的“大佬娶我”变成“姐姐养你”了吧。

  想到此处,有点捧腹。

  “笑得有点诡异啊。”明诚说。

  明楼但笑不语,没有做出解释。


  有顶棚护着,人坐在船里,头顶一片清宁,小雨在船外淅淅沥沥。

  船打着圈往湖中心走。

  明楼开惯了车,开船却不怎么样。原因很简单,这方向盘的灵活程度跟车子差距太大,远没有那么如意。不是过了,就是不及,而且反应还奇慢。

  明诚开玩笑:“这是要翻船的节奏。”

  “翻不了。”明楼气定神闲地:“实在有问题,我救你。”

  明诚笑着睨他一眼,拒绝道:“我怕冷,穿这么多衣服,一浸了水,还不冷死人。”

  沾衣欲湿杏花雨,其实可以是含笑的一瞥和随意的笑语。

  明楼手扶着方向盘,默然想着,是自己自制力减弱了,还是对方太撩人了,统共也没说几句话,怎么就又忍不住想欺负他了呢?

  推倒在船上的话,也委实太过分了一点。

  想了一想,还是按捺住了,但却甩了一下锅:“控制一下你自己。再这么说话,可能我们就真得落水里了。”

评论(36)
热度(511)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