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70.贿赂

  在进组前又约了一次。

  是由剧本中提到的一句诗引起的:风流江令倦游归,惟见秦淮依旧碧。

  明诚提了句自己还没去过秦淮,不知现实中是什么样子。

  明楼说:“其实本地的月湖也还不错。”

  “什么时候去的?”

  “去年秋天。”

  “嗯。”

  “嗯什么?”

  “想起来,去年我们还说不上几句话呢。”

  “人生的际遇是说不清的。”

  生命会是什么样子,再精于规划的人也无法做出断言。因为,事业可以看出走向,而生命中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感情则不能。它是河里面的暗流,没人能预知它会流向何方。

  譬如说,如果没有《今生今世》的合作,他们只会毫无疑问地错过,各自走在自己原来的那条道上。

  而他会认为一切都很正常,并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缺失。

  就像一首歌里唱的:从未想到此生能与你相见,茫茫人海滚滚红尘还不算太晚。

  因为他的沉默,明诚问道:“有事吗?”

  “没有,只是在想你。”

  “想什么?”

  “想着,能遇见你……是多么奇妙的事情。”

  原来,声音挥发在空气里,也会变成像酒一样的东西。

  身上的温度升高了。

  不自觉地用手贴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明诚说:“我们去月湖吧。”

  “很想去吗?”

  “见面的话,就可以面对面地说话,在什么地方倒是不太紧要。”柔和而平淡的声音这样说着,纯粹的陈述,并没有什么强调的意味。

  在浅浅的呼吸声中,明诚轻声说道:“我想见你。” 

  明楼微妙地感觉到了被他撒娇的气息。

  “最近比较忙,你贿赂我一下。”

  为什么不受控制地开始耍流氓呢?明楼没有去想这里面深层的原因。

  它就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好像变得年轻了,会去做一些幼稚的事情。

  明诚说:“我刚吃了柑橘。”

  这句话的意思是?

  没等通话另一端的人琢磨出个所以然来,明诚对着手机轻轻地“么”了一声。

  甜蜜的声音。世界仿佛都混杂了淡淡的甜味。

  结合前面那一句,这是个柑橘味道的吻。

  有时候看到粉丝小姑娘在网上嚷嚷着被甜哭什么的。好奇怪的一个词,怎么可能被甜哭呢?

  然而,其实是可能的。因为太可爱了,而想不出别的词去描述的时候。

  明诚说:“好了,贿赂完了。找好时间的话,call我。”

  他干净利落地切了线。

  以酷酷的方式快速结束似乎显得有点无情,不过,明楼所想的是,他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怎么想都觉得可能性很大的样子。

  一只湿漉漉的小狮子大着胆子撒完了娇,然后,尾巴尖儿不听话地红了起来,它就甩着尾巴跑开了。

  明楼想,按照明诚前头那句话的设定,如果他不是太害羞的话,怎么着也该加上这样一句收尾:“柑橘味儿,甜吗?”用他那种特殊的低而软的声音。

  明楼在心里默默模拟着他的声音想了好几遍。

评论(50)
热度(563)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