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68.可怕

  明诚从床头柜上将剧本拿过来,翻到某一页,口中介绍道:“这些天,我一直琢磨着这个人物该怎么把握。他把许家败了个精光,最后自己也流落到了街上,可是男主偶然撞见他狼狈地坐在巷落,不管心里多么讨厌憎恶,还是把他捡回了客栈,照顾他。还有他妻子,即使一直受欺压不被重视,也始终含辛茹苦地设法养家挣钱,填补漏洞。如果说纯粹因为这两人太圣母的话,不太说得通。所以,我觉得这个人物身上应该存在某种特殊的东西,才使得这些不合理的事情发生了。”

  一说到剧情和人物,他就精神抖擞,语调没有明显的上扬,但眼睛里闪闪发光,脸上表情形似正在倾吐对恋人的倾慕。

  电影确实是他倾心所爱的东西

  明楼把该页的脚本读了一遍,有点称奇:“即使单单从被人捡回客栈这场戏来说,这个角色的讨人厌和不知悔改就可见一斑了,可男主仍然看在他妻子的份上照顾他,没把他丢下不管。”他想了想,说道:“这侧面说明了,许霖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跟一般那种恶不太一样。”

  明诚接着他说下去:“一旦碰到的话,就无法丢下不管。类似这样的气质。”

  明楼归纳了一下:“虽然会觉得讨厌,但内心深处其实是隐隐受到这个人物吸引的。”

  明诚细细咀嚼了一会,然后说:“嗯,是这样。人的感情常常是很奇怪的。”他看了明楼一眼,说了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话:“其实,有时候我也挺讨厌跟你在一起的。”

  “啊?是吗?什么时候?”

  “做爱的时候。到后半段,会血液逆流,神智不清,感觉皮囊仿佛被异生物所占据,完全不由自己控制。”

  “就是……超限满足的感觉?”

  明诚思索着说:“差不多吧。其实这种事跟谁做理论上应该没有什么不同。”

  你还想跟谁做啊?知道不可能,明楼的嫉妒心还是不合时宜地冒了个泡。

  明诚仍是认真地说下去:“明明都是一样的构造,差不多的步骤。但是,私下里跟朋友交流了一下,他们做这种事时,会觉得释放、满足之类的,并不会有这么可怕的感受。”

  “很可怕吗?”

  “嗯,会觉得除此之外不再需要世上所有的一切。想要被你杀死,或者跟你一起死。”

  明楼忍不住亲了他一下。

  明诚的自我剖析还在继续:“还有一段比较可怕的时间,就是到达高潮之后。我会不由自主地抱着你不放。”

  是这样。一般人会因为消耗了体力而疲惫不堪地只想休息,但明诚反而会变得特别粘,像小宝宝一样紧紧贴着。也会用各种方法延长这段高潮之后身体相连的时间,比如软软地唤“哥哥”之类的,直到在他身体里的东西因为完全失去硬度而滑出来。在快感的余韵中,他脸上会出现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

  “那时候,身心都会比较脆弱,是特别留恋的感觉吧?”

  “比这可怕。那一段时间里会性格大变,任性,不讲道理,即使你只离开一秒钟也不行。会想要发脾气。”

  曾经看到的难以名状的表情是什么,明楼现在知道了,那是失落和寂寞的表情。

  除去他对自己深切的着迷外,这样的情绪恐怕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一切停留在当前一刻的话,那就是定格住最美好的时光。什么都不会改变。

  不会背叛,也不会反转。

  唯有现在是最可信的,因为它正实际地发生着。

  伸手抱住身边的人,爱抚着后背,明楼听见自己开始发誓:“我会永远爱你。”

  他不愿意发誓,也不以为誓言会有实际的效力。

  即使当前的感情是真挚的,可是五年后、十年后是否还是一样,没有人能保证。即使保证了,也是不真实的。人只要活着,就会发生形形色色的事情。

  理性的认定没有改变,可是嘴已经不受控制。

  甚至,在内心深处有一个更可怕的念头:不择手段也好,要把他永远禁锢在自己的牢笼中。

评论(38)
热度(584)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