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66.蟒

  颁奖礼那天明诚从明楼手里仔细端详过奖杯,对上面那条金龙印象深刻。那龙的造型如粗壮的蟒。

  然后呢,人在灵肉合一神智不清的时候,往往神魂虚浮,仿佛坠入悠远迷梦。

  这一晚的梦是,他错觉自己似乎被一条披着金色鳞片的蟒缠得死紧。

  倒不算妄想症,只不过演员这行当要扮演那么多七情六欲,很多时候要靠想象,思维触觉往往格外分枝散叶。

  该种生物的捕猎方式似乎有种难以言说的魔力。在耐心等待后骤然突袭,咬住猎物用庞大的身体紧紧缠缚,直至猎物因心脏压迫而心跳停止血液断流,彻底死亡。

  想至深处,有点走火入魔。

  等他们终于能静下来好好说话后,他把这感觉说了出来。

  明楼一愣,继而笑了:“蟒,巨蛇也。这么喜欢蛇?”

  “不算多喜欢。”

  “那么,觉得它是与众不同的杀手?”

  “正解。”

  它的捕猎像一场盛大的交欢。一旦叼住了,就像落了网,猎物不管怎样在漫长的缠缚中挣扎都毫无用处,翻不出去。死亡在一开始就注定了。

  

  “我当这是褒奖。”

  “可以这样想。”

  “直接说一声‘做得真好’怎么样?”

  明诚笑了。

  略微吐出一点舌尖,舔舐了对方的嘴唇,他轻轻地说:“做得真好,快被你弄死了。”

  沾衣欲湿杏花雨。这是这个吻的味道。

  很自然地做了第二次。

  如果说头一次是疯狂地耍流氓的话,这一回该算是和缓地耍流氓。

  “这时候,倒真希望是蛇。”

  这样的话,就可以整个吞进去。

  明楼低喃着在他颈项上落下一串碎吻。

  “蛇是不用牙的。”

  “你真希望我不用牙吗?”

  “会有印子。”

  晨光中,红色的瘀痕会显明出来。

  “在你身上留下痕迹,不好么?”

  低声这样说着,蛇类径自持续着吸吮和啃咬的动作。

  因为皮肤太薄的缘故,稍微一用力,就很容易出现瘀痕。

  “容易露馅。”

  “天转凉了,该多穿高领的衣服,毛衣、打底什么的。”

  “让季节来背锅,真是用心良苦。”

  “你这一身牛奶味儿,这么甜,叫人不下嘴,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

  “我记得你不喜欢甜食。”

  “甜食是你的话,是毒药也得吃啊。”

  “吃坏了怎么办?”

  深深浅浅地顶入,明楼说:“那就……死在你身上。”

评论(55)
热度(628)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