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宠攻虐受。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64.送别

  温柔动人的歌声灌进耳朵。

  仿佛原野里盛开了鸢尾。

  彩虹色。

  每一种颜色都在太阳下闪耀。

  飞过来的时候,像是裹挟了日光。

  灯火通明的舞台,在光华流转的中心,明楼只能看见明诚。

  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这么多人里面,唯有他知道,这是唱给他的歌。

  只唱给他的歌。

  是祝福,也是送别。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可既然有缘相见,未必不能隔海相望,秘密牵挽。

  人生的路还有很长,会有很多的困难和挫折,然而,山长水迢也好,每一程都想陪伴。

  不是光鲜的部分,而是糟糕的时候。


  表演完之后,明诚从舞台侧面台阶下来,重新落座。

  根据主办方的安排,他们的座位是挨着的。

  明楼略微侧头瞄了他一眼,青年波澜不惊的眼睛里沉着无垢的光芒。明明只穿了一件青灰色的晚礼服,颜色素淡得过分,但离了舞台灯光的笼罩,依旧有种低调的华丽,闪闪发光的动人。

  他一直这么好看。因为背脊始终挺直,不为任何外物所压倒的姿态,无论面对的是好的还是坏的。

  明楼压低了声音说:“唱得不错。”

  明诚也以不会打搅到他人的音量回道:“好歹练了两天,主办方也找了乐队的老师做指导。”

  “还以为你会唱《初雪》。”

  “因为这首是我想唱的歌,我喜欢它。”

  想在所有人面前,大大方方地表白。

  明楼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温暖的小太阳,这种形容多么俗套。

  可是,真的非常可爱,忍不住想抱抱他。

  当然,只能是想想而已,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互动。

  毕竟是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的人了,不让人抓到可发挥的把柄是最基础的修养。


  越重量级的奖项放在越后面,最佳男主是倒数第三个奖项。

  颁奖嘉宾报出提名名单,大屏幕上开始播放提名片段。

  在那些画面中,他们彼此注视,犹如凝望深渊。

  那些起承和转合。

  那些抗拒和挣扎。

  那些试探和沉迷。

  那些诱惑和覆灭。

  不管有多少种不该成立的理由,爱……众水不可熄灭。

  颁奖嘉宾拆开信封,念出得奖人的名字。

  一束白光适时地打到明楼身上,近镜头也切给了他。颁奖礼是现场直播,电视机前的无数观众同时注视这一幕。

  并不意外,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

  多年夙愿,终于达成。


  离开座位上台领奖前,明诚微笑着对他伸出手来,说:“恭喜。”

  他们友好地击了一下掌。

  普通的一触即分的那种,但是,稍微多了一点细节。

  掌心相贴。

  食指和中指的第一节指节弯起。 

  他的指尖扣住他的掌心。

  类似手指交缠的姿势,温度湿热。 

  仅仅一秒或者两秒,分开。

  在最荣耀的时刻,有些东西没有喷薄满溢,却无声泛滥。

  快乐的不舍的心情,只有一个人可以明白。

  梦想实现,不能不喜悦。

  但是要彻底离开,也不是没有怀念。

  在引退之前可以遇见,真的太好了。


  明楼走过过道,踏过舞台台阶,站上颁奖台,接过有一条金龙盘踞其上的奖杯。

  接下来,就是发表获奖感言。

  按照惯例,这就是感谢辞大派送时间,明楼也不例外地感谢了一堆人,他很小心地把涉及明诚的部分夹杂在一堆套路化的说辞里面。

  “感谢我的搭档,我的师弟,给了我最美好的时光,最美好的表演体验。很幸运能够有共演的机会,能够遇到这样的对手。”

  这两句话从外现的意思上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从内置的涵义上来说,也并不虚假。

  ——感谢你,给了我最美的时光。

  ——感谢你,让我可以遇见你。

  最后,他说了一句不套路的话,宣布了自己的决定:“能得到肯定,对我来说心愿已偿,我将退出娱乐圈,不再从事任何演艺活动。”

  坐着的人们一阵哗然,记者席更是骚动起来,要不是碍于会场秩序,简直恨不得要冲上去采访。

评论(53)
热度(618)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