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衡

极端攻受洁癖患者。谢绝转载

【楼诚】戏文ch59.登堂入室

  明诚的睡意完全消失了。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的脸不可抑制地热了起来。

  他埋下了一个引子,而之后的发展却是不可控的。

  预想了两种走向,在盖棺论定前,并不能完全确定会是哪一种。

  他的确不会在别人不要的情况下去强求一份感情,但在对方不打算继续平行线的状态之后,他不介意去纠缠得更深。

  享受当下,是个挺好的词。过去的无法挽回,未来的又不好捉摸,好好把握现在是最实际的。

  当然,不是强按牛头喝水那种。

  无需去试图掌控谁的心,那样太束缚。但是,如果对方想要靠近,便会穿过有形和无形的障碍,去解出谜底。

  在下意识的状态下。

  那么,对方就会知道,有时候,不以理性为行为准绳,仅仅依靠本能做驱使,会有怎样的回馈。

  是不可预期的喜悦,身心无法控制的酸甜。就如同他现在感受到的一样。

  恋爱里面,怎么可以缺少费洛蒙呢?

  有五天没见了,他不打算再等下去。

  埋下这条线,同时也是透露一条讯息:五天,够长了。我想你了。你呢?


  晚上,听到门铃声的时候,明诚一点也不惊奇。

  明楼早知道他的住址,同时也不难从经纪人那知道他今晚没有工作安排。

  打开门,果然就是预想中的人。

  站在面前的人真实存在,不是隔岸观火。是思念落了地,有了实体。

  明诚的嘴唇没有挑起弧度,但笑意却漫进了眼睛里,如同一场桃花流水。

  他说:“刚好,煮了你爱喝的蓝山。”

  反手关上了门,明楼没接这句话,而是问道:“沐浴露换了?”

  刚洗了澡,换了件浴袍,明诚身上是一股湿漉漉的沐浴露香味,牛奶味儿的。

  甜丝丝的、被体温薰热了的芳香,好闻得过分。

  “一家厂商送的体验套装,在谈它家的代言。”

  明楼伸手抱住他,低头去闻他颈上的味道:“哪个牌子?”

  明诚说了个名字出来,那个名字从明楼耳边轻飘飘滑了过去,没留下什么痕迹。

  跟什么牌子没有关系,仿佛有实体的甜蜜芬芳之所以能这么美妙,只是因为它印在某个人身上。

  明楼柔声说道:“带我去你的卧室,好吗?”

  这些字句本身堪称有礼和客气,但被他用气声说出来,却只有另一种含义:你跑不了了。

  明诚稍微琢磨了一下,便大致能明白他那种微妙的心态了。

  仪式感。

  先登堂,继而入室。

  可能是因为,他们的第一次委实有些草率,所以,需要用新的记忆加以修改。

  明楼似乎想跟他说这样一句话:“以前……是我错了。”

  明诚抿了抿嘴唇。

  其实,错与对又有什么紧要呢?这些事他早就想透,对方挣扎过,也抗拒过,但终究对一种名为爱的东西低了头,并且已经不吝于去承认这一点。

  所以,不需要明白地说出来了。并且,以后也不用再说。

  重要的只有一点。

  ——你回来了,回到了我身边。

  那么,就把仪式完成吧。

  他把卧室的方向指给明楼,然后堪称镇定地说:“抱我。”

  尽量把身体深处的紧张感隐藏起来,他把要求说得更清楚一点:“抱我进去。”

评论(94)
热度(676)
©眉衡 | Powered by LOFTER